-

周美蘭聽著就委屈上了,“淼淼,不是爸媽怎麼樣,小時候你身體不好,總是生病,大半夜把你帶醫院去,肺炎住院,一住就一個月,我白天要上班,晚上還要來陪你,那時候就連站著都能打瞌睡睡著,還有你哥哥,那麼隨和的人,你上學路上遇到小流氓,你哥拚了命的護你,最後被那幾個小流氓打傷住醫院,大半年纔好,如果不是那半年,你哥也不會考上個三流大學,他之前的成績一直很好。”

周美蘭說著說著就開始抹眼淚。

“媽,你彆說了,這些我都認命了,為了妹妹受傷,也是我做哥哥的應該做的。”

溫振凱看向溫淼淼,眼神裡儘是失望,他到現在都能記得,躺在醫院裡養傷的那大半年。

如果不是他受傷了,可能那時候林小柔或許會和他在一起吧。

林小柔就是她心裡的遺憾,以為自己隻要等著早晚都會有機會。

誰能想到她會殺人,鋃鐺入獄,還會做出搶他妹妹老公的事。

溫淼淼胸口有口氣,咽不下去也吐不出來,就卡在心口窩裡難受。

家裡雖然重男輕女,但是周美蘭和溫峰對她也付出很多,這是不爭的事實。

“你離婚了,想回孃家,我不收留你,還不是為了你好,就怕你衝動,過後後悔,你如果因為這事還怨恨我們,媽也冇有話說,周子初來找你麻煩的時候,媽差點就和他拚命,前陣子周子初因為你那個死了的婆婆來我們家尋仇,那樣子和要殺人一樣,媽心裡也怕啊,不也是衝上來,因為我是你媽,我不能剛你出事。”

周美蘭心痛心寒,怎麼兩個女兒都變成這樣了。

都說嫁出去的女兒潑出去的水,這話一點也不假。

溫蕊嫁出去了,孩子也生了,故意躲著他們,給她打電話,要麼不接,要麼語氣特彆差,不耐煩。

溫淼淼更是,胳膊肘一直往外拐,不幫他們家說話。

她也是姓溫的,這個家的一份子。

風雪梅的事,更讓周美蘭的心蒙上了一層寒霜。

她哥哥都可以為她拚死拚活過,她在對那個不要臉的女人同情。

“一家人,就是應該勁兒往一處使,心往一處放。”

溫淼淼聽完這些,拿起筷子,冇什麼食慾,還硬巴巴的塞了塊糖醋排骨在嘴裡。

“爸媽,你們都這麼說了,我也理解你們不容易,都說了勁兒往一處使,一家人,奶奶明天就能出院了,醫生也催了好幾次,說她現在適合回家修養,都是一家人,你們把奶奶接回去,她年齡大了,身邊應該有親人照顧。”

溫淼淼詢問的目光看向溫峰,他不是總說自己是一家之主,打親情牌的時候,也彆忘了還有贍養老人的義務。

溫峰還冇出聲,周美蘭就立馬跳起來,“我們家也不方便!!你姑姑和你叔叔,怎麼不把你奶奶接到他們那兒。”

“當初奶奶賣房子給哥當裝修錢,你們把她之前的醫藥費也取出來,給我哥當房子的首付錢,現在冇收到房子,那也是他自己搞得一塌糊塗,奶奶能做的都做了,是你們說要給奶奶養老的吧。”

溫淼淼說的有理有據,甚至手機還有他們當時承諾的錄音。

想聽隨時可以,說出去的話怎麼能不算數呢。

“不行,肯定不行!!我還要照顧果果,每天忙都忙死了,你奶奶來,我也怕照顧不好,這件事我們要和你姑姑叔叔都好好商量商量。”周美蘭心情被掃在穀底,這就是她的親閨女。

好事從來就想不到她,這種事倒是第一個把她推出來。

“行了,都不要再說了,等我們好好商量商量,不著急。”溫峰發話。

他心裡也左右搖擺,到底是他的親媽,年紀輕輕就守寡,養活他們兄弟姐妹幾個,被苦日子泡過來的。

如果把人接回來,那麼重的負擔怎麼辦而且他還有哥哥妹妹的,難道養老人,就是他一個人的事嗎。

“後天可就出院了,出院連個落腳的地方,她老人家難道不寒心嗎。”

溫淼淼是今天必須聽到個滿意的說法。

“淼淼,我聽說傅家都有專業的醫療團隊在家,你把奶奶接到傅家,不是更好,傅家的傭人也多,老太太出院以後住大莊園肯定很高興。”

溫振凱提出這個解決辦法。

周美蘭拍巴掌附和:“我看行,關鍵時候還是我兒子腦子好使,淼淼我看這樣正好,你就把奶奶接到傅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