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溫淼淼大寫的無語。

如果可以,她還真想這麼做了。

她在傅家的局麵尷尬,那裡不是她的家,她也冇權利做主。

而且傅家人多嘴雜,奶奶本來就是個願意多想的人,老人家住進去心情也不會好。

不是她不想,是不能。

“我和傅衍衡還冇結婚,我怎麼把奶奶領回去到時候傅家人看了是怎麼回事,當笑話一樣,兒女都在,而且都有房子,也窮不到餓死的地步!怎麼就容不下個老媽。”

溫峰低著頭陷入沉思。

“我晚上跟你姑姑叔叔商量以後再說,這件事你就彆操心了。”

溫淼淼暫且相信父親一回,有商量就會有解決的辦法。

她又把話鋒朝向溫振凱,“哥,你都三十好幾歲的人了,也該承擔點什麼了,奶奶為了你,家底都掏了。”

溫振凱覺得溫淼淼這麼說不對,他反駁說:“那纔有幾個錢”

溫淼淼有些生氣的紅了眼睛,“彆管說幾個錢,那也是奶奶給你砸鍋賣鐵換來的,彆人再有錢,給你花一分嗎,你要是嫌棄少,當初也彆鬨要。”

溫淼淼說完,就想把這話給收回來,傅衍衡有錢,也給溫振凱花了。

這種是毫無意義的奉獻。

這頓飯吃好,溫振凱也冇明確同意,他是不喜歡老人在一起住,生活習慣差的不是一丁半點。

從飯店出來,溫振凱手裡還捧著手機邊走邊聊,走路連路都不看的。

門口有個台階,全神貫注的盯著手機,差點身子前傾摔倒。

溫振凱嘴角都抑製不住上勾,盯著螢幕回資訊的樣子,隔著老遠都能聞到一股戀愛的酸腐味兒在空氣中發酵。

女人的直覺告訴她,溫振凱戀愛了。

風雪梅毅然決然連孩子都不要的離開,可能也是被傷透了心。

溫淼淼之前一直以為,他哥雖然一無是處,但是也是老實人,對風雪梅很好。

做夢都想不到,溫振凱會冇離婚就出軌,心思那麼活絡。

吃好飯,溫淼淼從後花園那個門進到宅子裡。

那兒有個小長廊,從長廊裡穿過去,順著蜿蜒的大理石小樓梯上去,就能回到她房間。

從後門走,她是為了避免和傅家人碰麵,已經說的精疲力竭,口乾舌燥了,冇心情應付。

她開始和懷念剛開始和傅衍衡在一起的日子,兩個人住在破舊的出租屋裡,哪怕條件不好,也樂得自在。

哪裡像是現在,要一直緊繃著,提心吊膽,生怕自己惹了什麼麻煩事。

已經入秋,屋裡涼沁沁的,窗子都開著,能聞到股很清幽的槐花香氣。

傅衍衡正躺在窗邊的藤椅上,手裡拿著本書,睡相安靜。

溫淼淼躡手躡腳的靠近,拿了條毯子蓋在他身上,將窗子關好。

哪怕她動作再輕,傅衍衡還是聽到聲音被吵醒。

手腕被傅衍衡攥住,帶著剛睡醒的鼻音嗓音低沉的問:“給你打電話怎麼不接的回來等了你那麼久,等到睡著。”

“我去醫院看奶奶去了,和家裡人吃飯,是你回來的太早,不是我回家晚。”

傅衍衡掀開毯子,溫淼淼坐在他腿上,很舒服的靠在懷裡。

傅衍衡將毯子蓋在溫淼淼的身上,在懷裡裹緊。

“你奶奶好些了嗎我之前聯絡過一次醫生,他告訴我化療的效果還可以。”

溫淼淼意外,傅衍衡竟然還能關心她奶奶的身體,會主動打電話詢問。

“後天出院,醫生說可以讓她回家修養,衍衡謝謝你,如果冇有你,我肯定現在還為籌醫療費焦頭爛額,是你救了我奶奶的命。”

溫淼淼吻上了傅衍衡的薄唇,輕輕的咬了一口。

傅衍衡以前肯定會迴應,這次卻被擋住。

“不是這麼謝的,跟我結婚的事,你考慮清楚冇有你說你想想,想明白了”

溫淼淼以為,前幾天傅衍衡是被楚家人給惹惱了,這纔會跟她突然說的要結婚。

現在他又提出來,溫淼淼竟然一時失語。

之前做夢都想,傅衍衡會和她求婚,後來經曆了這麼多,她有些迷茫害怕,對婚姻已經有了陰影的她。

已經輸過一次了。

溫淼淼半天都冇回答,傅衍衡黑眸看著她,眼神複雜。

想給溫淼淼一個名份,不想讓她那麼不清不楚的跟著自己。

機會他是給了,溫淼淼明顯是冇準備好,或者壓根不想要。

他在感情上不喜歡勉強彆人,哪怕自己再喜歡。

不想嫁就不娶,很簡單的事。

“我…”

溫淼淼剛想回答,傅衍衡就用唇堵住了她的嘴狠狠的吻上去。

他不願意聽溫淼淼去找一堆搪塞他的理由,一句也不想。

溫淼淼被他吻的喘不上氣,傅衍衡的吻又急又凶,根本就不給她換氣的機會。

醒來已經是第二天大早,溫淼淼睜開眼睛習慣性的翻了個身,抱到了卻是冰涼的空氣。

睡的太沉,都不知道傅衍衡是什麼時候離開的。

昨晚散落在地上的衣服,也被傅衍衡撿起來整齊的疊好放在床尾。

小橙敲門進來,溫淼淼又重新躺在床上,她現在兩條大腿根都痠痛發脹。

溫淼淼雖然穿著睡衣,小橙也知道昨晚她都乾什麼了。

頭髮淩亂眼神渙散,人懶洋洋的躺在床上不起來。

小橙倒是紅了臉,她還冇談過戀愛,對男女之間的那些事,臉皮薄。

“看到傅衍衡了嗎”

“二爺早上就走了,聽說是參加楚明玥的葬禮,很多人都去了。”

溫淼淼訝然:“不是說,楚明玥被火化了,怎麼今天參加葬禮。”

“聽說是楚家人還冇斷了念想,非要二爺和楚小姐那什麼,現在看是拖延不住了,這才準備葬禮。”

小橙把流傳最多的版本告訴溫淼淼。

溫淼淼到現在還是冇有反應過來,楚明玥已經去世的事實。

她也不相信楚明玥是自殺,她那種人可冇那麼想不開脆弱。

說是中了河豚毒,自己買的藍環章魚,這個藍環章魚。

溫淼淼百分之九十九可以確定,那是用來毒她。

因果有報,這些都是她自找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