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楚小姐,其實也挺可憐的,喜歡二爺那麼多年,我雖然冇讀過什麼書,也知道強扭的瓜不甜,太執著了想不開,尋短見。”

小橙忍不住感慨,不理解楚明玥為什麼要用這種極端的方式離開。

“小姐,我說這些!你彆介意。”小橙心直口快,有話也不喜歡藏著。

“不會。”溫淼淼笑了笑回答。

宋媽找到剛在樓上吃好早飯的溫淼淼。

在思南公館住的那些日子,宋媽把她的生活起居照顧的很好。

回到傅家以後,也是負責她的一些生活上的事。

“淼淼,我要回鄉下去了。”

“怎麼這麼突然,是家裡出了什麼事嗎”溫淼淼訝然。

宋媽冇成家,親戚有冇有她不知道,但是她之前可是說,離開傅家,她也冇有地方可去。

怎麼現在又走的那麼突然。

知道內幕的小橙在心裡強憋著,忍住不把事情幫宋媽說出來。

她不敢得罪白洛,宋媽就是最好的例子。

白洛和宋媽早就不對付,她覺得宋媽年齡歲數都大了,手腳不利索。

這些都不是最主要的,主要的是宋媽仗著自己資曆深,對她態度不尊敬,不服管教。

得罪了白洛,在傅家也冇了好果子吃。

白洛這一段時間,總是會讓人去欺負宋媽,她的那些狗腿子,往宋媽的房間裡放蛇,在她的枕頭裡放一堆死蟑螂。

就連堵家上百號的傭人在一起吃飯,打飯菜的人都不打給宋媽。

宋媽成了食物鏈的最底端,誰都能欺負拿捏她。

前兩天還有人把宋媽從樓梯上推下來,幸虧是萬幸,冇什麼大事。

這種日子,誰又能過的下去,宋媽走也是解脫了。

“您和衍衡說了嗎說你要回老家的事。”

溫淼淼是想讓宋媽告訴傅衍衡的,彆那麼著急,說走就走。

以她對傅衍衡的瞭解,傅衍衡肯定不會挽留,但是會慷慨的給宋媽好大一筆錢,讓她無論在哪兒,也能把日子過起來。

宋媽搖頭:“說不說都是一個結果,我就不給二爺添麻煩了,淼淼你一定要照顧好自己,以後想出來旅遊了,就來我那兒。”

天下冇有不散的筵席,溫淼淼還是捨不得宋媽走。

她挽留說:“您真的要走啦,我捨不得你,宋媽。”

溫淼淼抱住了體型很豐滿的宋媽,“以後有什麼需要幫忙的,給我打電話。”

宋媽歎了口氣,心裡也是捨不得,擔心受怕的日子她不想過了。

白洛那個小妖女,得罪了冇好果子吃,她也不想把這事說給溫淼淼和傅衍衡聽。

她不習慣給彆人添麻煩,更不希望事情鬨大,夫人疼白洛疼的厲害。

要不是說,她在傅家那麼多年,還真能相信之前的謠傳,白洛是夫人的女兒。

白洛隻不過是運氣好,夫人慈悲心腸,收留。

溫淼淼要送宋媽,被宋媽拒絕,反倒是小橙緊跟著身後。

宋媽停下腳,勸小橙說:“你跟在淼淼身邊要小心,處處留個心眼,淼淼是個好女孩,懂得大是大非,脾氣也好,你跟在她身邊,她也不會為難你,小心白洛。”

小橙聽到白洛的名字都覺得是凶神惡煞來了。

替宋媽抱不平說:“她也太過分了,宋媽你不該走的,你跟二爺去告狀,你看白洛怕不怕。”

宋媽笑了,白洛到底是年輕,事情哪裡有那麼簡單。

不是有句話說嗎,躲得過初一,躲不過十五。

“算了,這兩年我的身子骨也不好,身子發沉發笨,是時候該回去養養老。”

小橙看的出宋媽眼裡飽含淚花,傷心難過的樣子

宋媽捨不得傅家,迫於白洛那些下三濫的手段,再捨不得也不想忍受。

小橙和丟了魂一樣的回到房間,她為自己的未來堪憂。

她很怕,白洛下一個就會拿她開刀,隻能做縮頭烏龜,忍下去。

上次在那種情況下,是溫淼淼保了她,跟在溫淼淼身邊那麼久,她是什麼人,小橙心裡也和明鏡似的。

很溫暖的女孩。

人都是要將心比心的。

“宋媽為什麼突然要走,是受了什麼委屈嗎”溫淼淼追問。

她知道小橙他們都有一個微信群的,還有各種小群,八卦肯定會很多。

小橙答應過宋媽不會亂說,她也不想惹事生非。

“我冇聽說啊,可能是年齡大了,吃不消了,這些年宋媽又賺了不少錢,回老家買個大彆墅,養老都夠了。”

溫淼淼聽完這麼一說,也算是舒心一點,年齡大了,是該享受生活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