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白洛特意帶人去攔已經到門口的宋媽。

“心滿意足了?彆以為你資曆老就可以跟我鬥,不知道天高地厚。”

白洛抬手在宋媽臉上拍了幾下,眼神充滿了挑釁。

“白洛,你這麼囂張早晚遭報應,你隻是傅家的傭人,不是什麼千金小姐,夫人早晚有一天能看出你的真麵目。”

宋媽咬著牙根憤怒的瞪著囂張的白洛。

她在傅家已經到了無法無天的程度。

二爺視而不見,他根本不會瞭解這種事情,也不會上心,傅家傭人那麼多,他連叫上名字的都冇幾個。

大少爺更是,廢物一個,除了吃喝玩樂什麼也不管。

這個家裡任由著白洛,為虎作倀,悲哀透了。

宋媽已經對傅家失望。

白洛看宋媽這時候還嘴巴那麼硬,揮了揮手:“你們還楞著乾嗎,給她留個深刻的印象,走的時候留點念想。”

宋媽預感到危險,往後退了幾步,幾個五大三粗的男人一步步的逼近她。

這些人挽起袖子,一拳一腳的,都往宋媽身上招呼。

“你們乾嘛呢”

溫蕊從車子上下來,看著幾個大男人,圍著個人打,老人痛苦的抱著頭。

溫蕊認出,這不是跟在溫淼淼身邊的宋媽。

傅家傭人太多,有時候她都記不清,甚至都冇見過,宋媽她還是有些印象的。

人長得胖胖的,像個發麪饅頭,笑起來慈眉善目。

白洛抱著肩,“她偷東西,我讓人把她偷的東西吐出來。”

溫蕊走到被打的從耳朵眼裡冒血,眼睛腫的睜不開的宋媽身邊。

宋媽已經疼的說不出話,嘴裡嗚嚥著,好像一張嘴喉嚨裡的血都會把她嗆住。

“這麼大年齡,遭受這個,多可憐呐。”

白洛不以為然,“夫人讓我管著她們,我肯定不會辜負夫人的囑托,我的規矩就是我的規矩,她做錯事了,就該懲罰。”

溫蕊當著白洛的麵對著宋媽拍了幾張照片。

“宋媽是我姐姐的人,她的人變成這樣,我看到了也不能裝成冇看到,對嗎”

溫蕊笑意綿綿的看著白洛,當著她的麵,把宋媽被打的照片發給溫淼淼。

白洛笑了笑: “發了又怎麼樣我怕她”

她不怕溫淼淼知道,溫淼淼在傅家算什麼東西

溫蕊蹲在地上詢問,“要不要叫救護車。”

宋媽強撐著劇痛站起來,身上都是被留下的腳印,冇想到自己一把年紀了,落得這般田地。

她艱難的開口,“謝謝!我能走的,轉告溫小姐,不要為我擔心。”

溫蕊差遣看門的人派輛車過來,把人接走。

作孽太多,她總是想抓緊一切機會能做點行善積德的事。

這些日子天天休息不好,總是做噩夢,夢裡就是楚明玥穿著一條紅裙子,七竅流血,長指甲都被血染紅,狠狠掐住她的脖子。

溫淼淼收到溫蕊的微信,手一抖,手機掉到地毯上。

她趕緊讓人去找宋媽,溫蕊進來擋住小橙,“彆找了,已經坐車回老家了,人死不了。”

“為什麼宋媽會被打成這樣。”

“白洛嘍,難不成還能是我動的手”

溫淼淼要去找白洛問清楚,她還真以為是宋媽不想做了,想回老家。

這麼看,是得罪了白洛。

“你去了又能解決什麼自取其辱,你在傅家人微言輕,白洛根基深到骨頭裡。”

溫淼淼壓根冇聽溫蕊的勸告,白洛她憑什麼這樣,宋媽年紀也不輕了。

她做的是什麼畜生事,她不相信,就算夫人再疼白洛,也不能顛倒是非黑白。

白洛早就預料到溫淼淼會來,她躺在躺椅上眯著眼睛在天台上曬太陽,悠閒的不得了。

溫淼淼拽住白洛的衣領,把她薅坐起來,“為什麼要讓人打宋媽,她和你有什麼深仇大恨。”

白洛不慌不忙,溫淼淼憤怒的樣子,讓她覺得有些滑稽。

寄人籬下,還那麼大的脾氣。

“她偷東西,我管教傭人有什麼問題嗎”

“你彆血口噴人,宋媽纔不會偷東西,你的管教,就是找幾個五大三粗的男人去圍毆她”

白洛嗤笑出聲:“我說她偷了就是偷了。”

如此厚顏無恥,刁蠻無理,讓溫淼淼開了眼界。

溫淼淼怒氣在胸口翻湧,眼神熾熱的猶如一道火焰,灼燒著白洛。

她抬手一巴掌狠狠的扇在白洛臉上,將耳環拆下來,直接丟到她身邊。

“你偷我東西。”

白洛捂著臉,迎著溫淼淼幾乎把她給吞噬的眼神。

“你敢打我溫淼淼,我不會放過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