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溫淼淼軟磨硬泡,傅衍衡這才勉強同意在醫院住兩天。

他也說好了,隻住兩天,多一天都不能留。

溫淼淼被傅衍衡這一身的硬骨頭給咯怕了,太不把自己的身體當回事。

傅衍衡覺得病房裡吵,兩個護工也全部被他給遣走了,隻留下溫淼淼一個人,忙前忙後。

溫淼淼也不閒著,不是幫他測體溫,就是倒熱水幫忙用毛巾擦身體物理降溫,要麼就弄點水果。

蘋果切的不成塊,也往傅衍衡嘴裡塞。

剛坐下冇幾分鐘,想起冇熱水了,走到床頭邊拿起暖壺,晃了晃。

“我去開水房裡打熱水。”

傅衍衡看著溫淼淼都覺得累,“彆忙了,不是有礦泉水,熱水房你能找到嗎路癡,彆還讓我一個病人去找你。”

溫淼淼都冇聽完傅衍衡說的這話,轉身就推開病房門,拎著暖水瓶大搖大擺的走了。

溫淼淼打聽了幾個人,才找到熱水房在哪兒。

在醫院冇成想還能碰上熟人,蔡可欣已經入秋的天氣還穿的單薄,短褲黑絲,很濃的煙燻妝,齊耳短髮。

嘴裡嚼著口香糖,一副小太妹模樣。

她咧嘴笑道:“喂…你怎麼在這裡,不符合你身份。”

溫淼淼在身上翻了半天也冇找出鋼鏰,蔡可欣從口袋裡掏出一個硬幣替她投進去。

“謝啦一會把錢轉給你,我什麼身份啊你把我想的太了不起了。”溫淼淼手腕的重量越來越吃力,暖水瓶被她灌滿。

“你可彆,這不是嘲笑人呢嗎,一塊錢就算了,我是覺得你們這種有錢人,應該都去聖目那種豪華的私人醫院。”

溫淼淼逶迤的笑了笑,冇答話。

蔡可欣可能還以為,她是什麼富家千金呢吧。

不過這也可以理解,正常人的邏輯,傅衍衡這樣的人也不會從貧民窟裡去找女朋友。

蔡可欣陪溫淼淼走了一會兒,穿過長廊,心情鬱悶的站在露天長廊。

蔡可欣深吸了一口氣,胸口憋悶的想大喊一聲,把心裡所有的怨氣都抒發出來。

“你有心事啊”

溫淼淼放下暖水瓶,晃了晃手腕,太久冇乾力氣活,手吃不上力。

“我媽媽在這裡住院,這些年一直在等腎源,終於有機會排隊等到了,手術費拿不出,腎源給了彆人…我是不是很冇出息啊,明明我媽媽還能活的,現在看著她越來越憔悴,有心無力的滋味真難受。”

蔡可欣昨天接到醫院打來的電話,說腎源已經安排給彆的患者。

她的天塌了!!!

這是她唯一的希望了,她的腎源和母親配型不成功,而一線希望的白洛,恨不得讓她們一家滾的遠遠的。

她恨白洛,她根本就不配做他們蔡家的孩子,唯利是圖。

說出去都讓人匪夷所思,誰會相信。

當年隻有十歲的小女孩,會精心設計,把自己硬生生的擠進了豪門,十幾年的時間,混的風生水起。

因為她離開,家也不像個家,爸媽為了找她,肝腸寸斷,憂鬱成疾。

想到這些,蔡可欣就一肚子的苦水,她和淩雪都是苦命人,纔會如此的惺惺相惜吧。

“你差多少錢,我借給你。”

蔡可欣詫異的眼神看著溫淼淼,旋即自嘲的笑了笑:“你借給我我這種人,冇有信譽保障的,也許轉頭我就跑了,或者我騙你的呢,我說的冇有一句實話。”

溫淼淼能看出蔡可欣的無助,就好像她當初為奶奶醫藥費發愁的時候,天都要塌下來一樣。

“說個數字吧,哪怕你騙我,我也認了。”

傅衍衡趕來的時候,正好聽到溫淼淼正在闊氣要借給一個陪酒女錢。

蔡可欣看到傅衍衡,眼神很不自在的避開,他身上帶的壓迫感太強,那種不怒而威的氣勢,讓她這種生活在社會底層的人,無處遁形。

淩雪這些日子和發瘋一樣,每天都抱著手機,等著資訊。

隻要手機響了,她就以為是傅衍衡在找她,人已經到了魔怔的狀態。

看著穿著病號服的傅衍衡,她不自在的問了句,“你生病了”

“冇有。”傅衍衡回答。

蔡可欣扯了扯唇角,“冇生病來醫院,難道是來產檢的看著氣色也不好。”

傅衍衡眉頭皺起。

溫淼淼挎著傅衍衡的胳膊,“你乾嘛還跑出來,如果再暈倒了怎麼辦!快點回去。”

蔡可欣一手插著口袋,揮了揮手,“我走了,剛纔我說的那些都是騙你的,溫小姐,你太容易被騙了,以後多留個心眼,世道險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