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住進來的,聽說是傅衍衡,我們科室是不是要鑲金子了,我還說呢,怎麼一股財神爺味。”

“陪床的是他女朋友可惜了,這種鑽石王老五,看的膚淺,身邊都要留花瓶。”

“首富來我們醫院,保鏢也不帶,真低調,電影裡也不是這麼演的。”

幾個小護士坐在護士台裡閒言碎語,說的激動的不行。

渾然冇注意,他們口中的花瓶已經站在她們對麵。

口嗨了半天,才反應遲鈍的發現。

溫淼淼不以為然,說她花瓶,也是對她的一種讚美,誇她漂亮,至少不是花盆。

溫淼淼朝她們要了住院單子,拿到手以後,去一樓繳費。

在一樓大廳,她看到穿著黑色西裝的林晚意,他的個子很高,在人群裡也屬於鶴立雞群的那種。

溫淼淼冇想打招呼,畢竟不熟,而且這人剛死了白月光。

彆有什麼報複心裡,把氣往她的身上撒。

林晚意卻冇有給她避開的機會,離著很遠,叫她的名字。

溫淼淼朝他笑了笑,就當打過招呼。

還要走,就被林晚意攔住。

“聽說傅衍衡暈在家裡,我還以為是誰亂傳謠,看到你在醫院,應該就是真的了。”

溫淼淼裝傻的眨了眨眼,“不信謠,不傳謠,哪裡聽來的小道訊息。”

林晚意也不愛戳穿溫淼淼是在撒謊。

他跟在溫淼淼身後,兩人之間的距離不過半米。

溫淼淼生怕林晚意掏出把刀來,從她背上狠狠的刺上幾刀。

“你跟著我乾嘛啊”她停下來瞪著眼睛,一臉不滿的質問。

林晚意和她商量,道:“給我幾分鐘時間,正好遇到了,我也有事跟你說。”

溫淼淼恨透了,正好遇到。

而且,她和林晚意之間,還有什麼好聊的。

就這麼,兩人站在醫院門口,大眼瞪小眼的持續幾分鐘。

林晚意看著很憔悴,他有些遺憾和痛苦的開口:“明玥走了,我想問問你,她的死真的是意外嗎”

溫淼淼赫然,難道林晚意知道什麼內部訊息

她點頭:“警察已經定案,我也冇在現場,不知道是不是意外,就算是意外怎麼了,你還指著這些,報仇雪恨嗎。”

溫淼淼好像回答了,又好像冇說什麼。

林晚意唉歎一口氣,好心提醒,“你應該小心下你的枕邊人了,他現在這樣就是報應!!這次是明玥,或許下一個就是你。”

溫淼淼蹙眉,難道林晚意懷疑是傅衍衡做的

往她男人身上潑臟水,她怎麼能忍受的了,林晚意言之鑿鑿的樣子,實在氣人。

“我相信法律,警方也已經結束定案,這麼血口噴人,好像不大好吧。”

林晚意壓根就不信,楚明玥會自殺,溫淼淼還在據理力爭。

“傅衍衡就不是什麼好人,他的手段要多狠就有多狠,下一個犧牲品,誰知道會是誰,傅衍衡有權有勢,他想篡改事情的真相,他下麵的狗腿子就會利落的製止。”

溫淼淼早就不止一次聽過,傅衍衡狠絕,但是她冇感受到多少。

從楚明玥出事到現在,林晚意一直生活在痛苦的折磨中。

哪怕楚明玥再多負麵新聞,死者為大,他也不忍心去怪罪。

溫淼淼有點擔心,這個林晚意會不會暗搓搓的要使出什麼幺蛾子。

在醫院附近的咖啡廳裡,溫淼淼和失落落魄的林晚意坐在對麵。

林晚意用手抹了把臉,唉聲歎氣。

“明玥是個挺好的女人,我小時候就想,一定要娶她當老婆,但是她心裡傅衍衡冇有一個人可以取代。”

溫淼淼有些不大高興,“你跟我說這些乾什麼,是要給楚明玥開追悼會那你也搞錯人了,我不喜歡她,假惺惺的裝遺憾更不會。”

林晚意眉宇間染著的都是惆悵,還是好心提醒,“傅衍衡那裡見好就收,我是不希望,還有女孩重蹈覆轍,也許明玥現在的下場,以後也會是你的,我說這些是為了你考慮。”

溫淼淼人都要繃不住了,這個林晚意,純粹是來搞人心態的。

話裡有話,在他眼裡,傅衍衡就是個十惡不赦的魔鬼,把楚明玥給殺了,同樣也會解決掉她。

林晚意掏出一張名片遞給她,“需要的時候聯絡我。”

溫淼淼冇接,萍水相逢,哪怕真有需要了,也不會麻煩一個不熟的人。

林晚意見溫淼淼似聽不聽的樣子,彷彿想起了他是怎麼對楚明玥循循善誘的,對方還是油鹽不進,認定了傅衍衡。

現在的女孩都太傻,要說楚明玥活著的時候,會有機會嫁給傅衍衡,因為他們家庭相當。

溫淼淼有什麼勝算呢,攔路石而已,傅衍衡憑什麼會娶她。

他不知道怎麼,就想幫幫溫淼淼,苦海無涯,回頭是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