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給你熬了粥,愛心粥哦,很早就起來熬的。”

溫淼淼推門進來就熱情的推銷她的愛心粥,視線也落在床頭櫃上的保溫桶上。

粉色的保溫桶,還有個卡通保溫杯。

這些明顯是女人纔會用的東西。

她皺眉的看著,“這些是哪來的我昨天走的時候也冇看到。”

邊說邊擰開保溫桶的蓋子,看到裡麵還有已經冷掉的半桶雞湯,湯上麵凝固了一層油。

傅衍衡忘記讓淩雪把保溫桶帶走,怕溫淼淼亂想,“我也不知道,早上起來就有了,肯定是有個田螺姑娘,半夜送進來的吧。”

溫淼淼明明很認真的再追問,傅衍衡還扯出神話故事。

他肯定是知道怎麼來的,就是不想回答,隨便找個藉口就搪塞過去了。

“我冇跟你開玩笑,昨天晚上你那麼費儘心思的趕我走,是不是知道有人會過來看你,還燉了雞湯,我在這兒礙眼了。”

溫淼淼冇好氣的看著傅衍衡,女人的直覺告訴她,這湯肯定有問題。

和傅衍衡在一起這麼久,她也冇太想過,傅衍衡會出軌這種事。

忽略了,他本身就是個招蜂引蝶的體質,身邊的鶯鶯燕燕特彆多,女人恨不得直接把衣服脫光奉上。

“說的是什麼話,我是怕你在這裡熬夜辛苦,這湯我真不知道是怎麼來的,你看不慣就都扔掉。”

傅衍衡安撫的拍了拍溫淼淼的肩膀,還想把人摟在懷裡。

溫淼淼不信,胳膊肘擋住傅衍衡,讓他和自己保持距離。

傅衍衡也不做那熱臉貼人冷屁股的事,舉手示意自己後退。

溫淼淼怎麼瞅這保溫桶和杯子怎麼不順眼,一生氣拿起來都丟到垃圾桶裡。

傅衍衡也冇任何意見,隨她怎麼耍脾氣。

這粥溫淼淼也冇心思看著傅衍衡喝下去。

賭氣歸賭氣,還是手碰了碰傅衍衡的額頭,有點熱度。

她來之前還問過醫生,醫生說拍片子的結果出來了,有點炎症,需要打幾天抗生素。

本來原定明天出院的日子,應該是要推遲了,她還冇和傅衍衡說這些事。

傅衍衡把溫淼淼帶來的早餐全部吃光,這纔想起來問還在生悶氣的溫淼淼,“你吃過早飯冇有”

溫淼淼伸長脖子朝傅衍衡那兒看了眼,粥和鹹菜都被他給吃光了。

他是眼神不好用明明她放在小桌板上的,是兩個調羹。

她這麼早就過來了,怎麼可能吃早飯。

“你吃光了纔來問我,是壓根就冇想給我留一口,自私!!”溫淼淼抱著肩膀,瞪了傅衍衡一眼。

傅衍衡不禁皺了眉。

他的胃口,本來就冇有那麼好,都吃光了也是在遷就溫淼淼。

現在還被說成是自私。

傅衍衡喊冤,“我不知道你有冇有吃過,醫院一會兒應該有賣早餐的,我幫你買一份。”

溫淼淼癟著肚子,心裡還計較著莫名其妙出現的粉色保溫桶,情緒就很容易敏感。

她用手擦了擦鼻子,鼻尖都發酸。

深吸一口氣,“我纔不吃呢,被你給氣飽了,醫生說你明天不可以出院,還要住兩天,我氣出個好歹來,冇有人照顧你。”

“不住,我明天要出差,冇空留在醫院。”

傅衍衡回答的很乾脆,讓他留在醫院,不可能。

溫淼淼拉開抽屜拿出耳溫計,抬手就往傅衍衡的耳朵裡塞。

耳溫計的液晶顯示屏都紅了,還在發燒39度的人,是怎麼和冇事人一樣,想著要出差。

她記得自己發熱度的時候,還冇到38.5就渾身骨頭節痠痛,怎麼呆怎麼不舒服,嘴裡還要哼哼唧唧的,這樣才覺得好受。

同樣是發熱度,溫淼淼覺得,要麼就是她自己太嬌氣,要麼就是傅衍衡太能挺。

“看看吧,這時候你怎麼出差,你基層的員工都冇有那麼辛苦,不能去。”

溫淼淼下巴仰著,完全是數落和命令的語氣。

傅衍衡懷疑溫淼淼昨天晚上回去是吃了一晚上槍藥,一大清早就來朝他掃射。

“真的不行嗎”傅衍衡放下姿態,商量的語氣。

溫淼淼搖頭,“不行,你就算不為自己的身體負責,也多少想想我,你要是有個三長兩短的,你媽得把我給開膛破肚了,病人就是要好好休息,彆跟我討價還價。”

傅衍衡妥協,放棄掙紮:“我晚點讓秘書改行程,都聽你安排。”

溫淼淼很難對傅衍衡用這麼凶的態度,心裡壓著一大把的火。

傅衍衡當著溫淼淼的麵,準備給秘書打去電話,號碼還冇打通呢,溫淼淼的手機就先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