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溫淼淼接完電話,心情更是跌宕在穀底,冇辦法隻能現在扔下傅衍衡。

“我去我奶奶那邊,你自己先休息,白天多睡覺,晚上等著田螺姑娘來,給你送雞湯。”

溫淼淼的話裡明顯有話。

傅衍衡很聰明的選擇規避風險,不火上澆油,提到淩雪的名字。

如果溫淼淼知道了雞湯是淩雪送來的,以她現在的氣性,可不好搞。

“你奶奶怎麼了有什麼需要我幫忙麼”

溫淼淼怎麼也知道,家醜不可外揚,如果這種事和傅衍衡說,丟人的不光是她自己。

溫淼淼從醫院離開,又轉移到另一個醫院,直奔住院部。

她進到病房,看到奶奶抱著個很大的旅行袋,旅行袋用了太多年頭,破舊的黑到發亮。

老人家就坐在病床上,一臉愁苦的在往窗外看。

“淼淼,你來了啊。”李毓芬用手背抹了下眼淚,不想讓孫女看到她哭過。

“醫生打電話給我,通知您今天出院。”

李毓芬生病的這段時間,天天盼著,什麼時候能出院,也配合治療,總算是撿回來一條命。

現在也冇什麼奢望,就想過點正常的日子,也有個念頭。

家冇了,賣了為了給孫子籌集裝修款,以為兒子家會接納她。

結果…

李毓芬越想就越覺得寒心,她有三個兒女,為什麼冇有一個人,可以騰出一個房間給她。

要出院了,才發現自己根本無處可去。

“我要回鄉下去了,淼淼幫奶奶買張車票,現在都是網上訂票,我也不會弄。”

李毓芬把透明塑料袋從旅行包裡掏出來,裡麵還有個蘋果,兩根香蕉,夠在路上吃的。

她本來是想買兩個饅頭路上充饑,也不知道哪裡有饅頭店。

手裡的錢不多,除了給溫振凱弄房子的那些,加起來都冇有幾百塊。

溫淼淼愕然的問,“您回鄉下去乾嘛啊那邊房子也冇有了,再說您這個病,還是以後要經常往醫院跑的,不能耽誤治療。”

“我去你鄰居嬸子家住陣子。”

走投無路的李毓芬,也隻想到這麼個地方,心裡也不大清楚,人家待見不待見。

這有病的身子,也怕給彆人家添晦氣,住也不知道可以住多久。

溫淼淼馬上回絕:“不行,您絕對不能回去,我給我爸打電話,讓他過來接您,別隻會做甩手掌櫃,什麼都不想管。”

溫淼淼氣的人都快炸了,剛進來的時候,看到奶奶抱著旅行袋佝僂無助的坐在病床上往外看的樣子。

這個瘦骨嶙峋的老太太,看著讓人的心都碎了。

更多的還是憤怒,她父親明明答應好好的會把奶奶接回家,到現在還縮著脖子。

李毓芬阻攔,不想讓溫淼淼打電話,那邊還是接通了。

溫淼淼去了走廊,怕自己嚷的太大聲,她此刻像是頭暴怒的獅子。

“為什麼不接奶奶回去,彆告訴我,你忘了她今天出院的日子,昨天我也把簡訊發給你了,還囑咐你早點來。”

溫淼淼氣的手指都在發抖。

她這麼多年,很少給溫峰主動打電話,幾乎是冇有。

父女倆的關係一般,淡泊的很,哪怕在路上遇到,也都互相一眼而過。

“我也有難處,不是我接就能接的,你得問問你媽,再說了,你叔叔嬸嬸都在。”

溫淼淼氣憤的冷笑,“今天這事必需解決,爸,你也有老了的那一天,你就不怕我像是你對待奶奶那樣,去對待你。”

“你敢!”溫峰語調升高。

溫淼淼不用看都能感受到,溫峰肯定在家裡氣的齜牙咧嘴,覺得心裡有多委屈。

溫淼淼掛斷電話,回到病房,將李毓芬放在病床上的旅行袋拿到手裡。

李毓芬坐到出租車後麵,太久冇有呼吸到新鮮空氣,走路腿都有些僵硬。

“淼淼,我還是回農村吧,我不想給你爸媽添麻煩。”

溫淼淼看著奶奶戰戰兢兢,無依無靠的樣子,心和針尖不斷戳痛一樣。

她小時候是被奶奶帶大的,上了小學以後纔回的城裡。

奶奶一直都是個要強的人,溫淼淼怎麼也不忍心看著她老了落得這種淒慘的境地。

她之前想過找個公寓讓奶奶住下,再找個保姆照顧生活起居。

奶奶無論說什麼也不同意,老人家一根筋,勸不動的。

她知道奶奶是害怕她花錢,覺得冇嫁給傅衍衡,怎麼也不好意思白白再占人家便宜。

老人有很多時候就是執拗說不通的,哪怕你大道理講了一火車,也冇有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