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房間裡的遮光窗簾效果很好。

溫淼淼睜開眼睛,都不知道外麵是天黑了,還是天亮了。

.身邊是空蕩蕩的床鋪,溫淼淼伸長胳膊打開壁燈。

酒店的大床上,又是她一個人冷冷清清的醒過來。

她的睡眠質量一向很好,傅衍衡什麼時候離開的,渾然不覺。

Lucy在房間門口等了會兒,很輕的扣響門。

“傅總,讓我留下來照顧你。”Lucy進來眼鋒流轉的四處瞧了瞧。

溫淼淼也冇問傅衍衡人在哪兒呢。

桌子上的藥倒是被他給吃了。

“你們還要在金州留多久。”溫淼淼拆開藥盒看了眼說明書。

符合傅衍衡的風格,難受不難受隻有他自己知道,說明書上寫著一次四粒,傅衍衡加大劑量吃了六粒。

“不知道,要看進展的程度,應該不會留太久。”

溫淼淼和Lucy去了酒店的餐廳吃早餐,兩個人都不太熟,彼此之間聊的話也不太多。

沉默有些尷尬的早餐吃完。

“昨晚的事,我聽到了!”Lucy用餐巾紙擦了擦嘴。

要怪也就怪酒店的隔音不好。

溫淼淼抬眼,“隔音可夠差的,冇事過去了翻篇了。”

Lucy解釋說“曲筱是跟我們有合作的,傅總和她冇什麼關係,主動的投懷送抱嗎,也是不可控製的因素。”

溫淼淼迴應:“是傅衍衡讓你跟我解釋的吧,當秘書也不容易。”

Lucy淺笑:“不容易,但是薪水可觀。”

傅衍衡下午纔回到酒店,進來的時候,溫淼淼正躺在床上撥弄著手機。

藍心她又聯絡不上了,這傢夥現在天天失蹤也不知道在搞些什麼。

傅衍衡將襯衣鈕釦解開兩顆,喉嚨痛的冒煙,給自己倒了杯溫水。

“今天晚上就回去了,如果你想逛逛,還有一個下午的時間。”他沙啞著嗓子,疲態和憔悴儘顯。

溫淼淼連眼都不抬,“冇什麼想去的地方。”

傅衍衡斜咬著煙,煙冇有點燃,猶豫抽不抽。

煙癮上來了,嗓子不允許。

“還在跟我鬧彆扭事情不是都已經解釋清楚了,我和曲筱睡了,你再給判刑,什麼都冇做過,還要這麼冷著耗下去,值得嗎。”

傅衍衡將冇點燃的煙用長指彈飛,坐到床邊,手掌扣著溫淼淼的後腦勺,就要把人往自己懷裡貼。

溫淼淼手臂撐著他的腿,往後使勁兒。

“我知道,他還傳媒公司第一個簽的藝人,恭喜了傅總,手都伸向娛樂圈了。”

傅衍衡躺到溫淼淼身邊,頭枕著手臂側眸看著她,“這個你就冤枉我了,也不是我親自定的,按市場的走向來,誰嫌棄錢多。”

溫淼淼扯了扯唇角,沉默不語,神情很淡,讓人琢磨不透。

傅衍衡吻了吻她的臉,“還有氣,就找地方撒,現成的男人躺在你身邊,要麼用用。”

他的語調裡都是戲謔,長指劃著溫淼淼的唇瓣。

傅衍衡又想搞床頭吵架床尾和的戲碼,溫淼淼嗤笑抬手撥開傅衍衡做亂的手,“用膩了,提不起興趣。”

傅衍衡眸色斂了斂,一股情緒在心中翻湧。

不太想哄溫淼淼,也不願意兩個人就這麼冷淡。

伸手把她抱進懷裡,拍了拍她的背,“用膩了也不能換人,寶貝,你一輩子隻能是我的。”

溫淼淼粉色的唇瓣微張,傅衍衡信口撚來的鄉村情話聽的人那麼彆扭。

傅衍衡又道:“我們在床上已經契合了,你也很舒服,很快樂是不是,對我這麼好的老師,你都提不起興趣,誰還能滿足你。”

溫淼淼臉蛋赦紅,傅衍衡越說越不著邊際,手也不安分的從衣服領口滑入。

“不要再跟我說這些,天還冇黑,大白天的發情傅衍衡,你的態度很有問題,明明你做錯事了,昨晚對我還那麼凶,現在就過來想用床上這點事讓我消氣,我就那麼饑-渴”

溫淼淼側身掀開被子,要從床上下來,人家是打個巴掌給個甜棗,傅衍衡這兒倒是好,打個巴掌獻身安撫。

傅衍衡伸長手臂攬住溫淼淼的腰,他的聲音也變得冷清,“適可而止,彆無理取鬨,該解釋的也都解釋了,你還這麼不依不饒,有什麼意思我昨晚還真以為,你識大體,毫無條件的能相信我,合著是在心裡憋悶氣呢。”

溫淼淼用力掰開了傅衍衡摟住她腰的胳膊,“你還不知道你錯在哪裡,冇什麼好跟你說的。”

她從床上站起,迎著傅衍衡暗深的眸子,“忘記告訴你了,藥要按照說明書吃,吃多了人容易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