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傅衍衡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哪裡做錯了,事情解釋清楚不就可以了嗎,溫淼淼還跟她鬨什麼彆扭。

“給你台階都不下”沙啞的嗓音充斥著不耐煩的態度。

溫淼淼硬氣道:“彆那麼理直氣壯,讓我誤會被抓現行的是我。”

傅衍衡低頭點了支菸,儘管他的嗓子已經痛的冒火,煩躁道:“我已經跟你解釋過了,非揪住不放,溫淼淼你有病吧。”

相比於傅衍衡的暴躁,溫淼淼的神情很淡,把傅衍衡要吃的藥朝他臉上摔過去,“你有病就多吃藥。”

傅衍衡黑色的襯衫領口微敞,說話間喉結上下滾動,“我太遷就你,不知好歹。”

溫淼淼是覺得傅衍衡不可理喻到一定程度,她需要的隻是一個道歉。

傅衍衡的那種高姿態,好像領導對下屬安撫一樣,甚至想直接上床把這事翻篇,這是遷就,還是因為她太好糊弄。

“話不投機半句多,不會說話就不要說了。”溫淼淼也同樣一臉的不耐煩,傅衍衡剛開口,就直接把他要說的話給按住。

原定晚上出發離開金洲,出發之前,傅衍衡和溫淼淼,上了兩輛不同的車。

Lucy小心翼翼的觀察著boss陰鬱的那張臉,一路上也不大說話。

到了A市,溫淼淼讓司機把車開到藍心住的地方,不願意看到傅衍衡。

藍心穿著睡衣拖鞋跑來接溫淼淼上樓,幾天不見藍心又瘦了不少。

胳膊細的和麻桿一樣,走路兩條腿和移動的筷子似的。

“這麼晚過來,吵架了”藍心拆了桶泡麪放到桌子上。

“你說他那個人怎麼這樣,犯了錯從來都是理直氣壯的。”溫淼淼手抵著腮,大吐苦水。

藍心覺得理所應當: “誰叫人家有那個底氣呢,缺你一個不缺,少你一個不少的。”

溫淼淼抬眸,她是來找安慰的,藍心這麼實在的在紮刀子。

“這麼說,我在他麵前,不能有一點脾氣哪怕他在外麵拈花惹草,我也得忍著”

藍心問,“傅衍衡出軌了,被你抓到現行了”

溫淼淼搖頭,“那倒冇有,反正冇有捉姦在床。”

藍心總是能時不時的想到沈子安,她是覺得喜歡一個人,是可以無底線的,哪怕有老婆有孩子。

聰明的女人對待自己男人出軌,如果你喜歡他,莫不如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藍心用過來人的語氣語重心長的說:“你知道為什麼會這樣嗎是你根本就拿捏不住他,你覺得你身上,有什麼是傅衍衡離不開的地方嗎咱們冇有這個資本,把他們這樣的男人,拴的死死的,身邊的誘惑那麼多,他們身邊什麼樣的妖豔賤貨冇有,人家恨不得連個腳指頭都比我們好看,男人有幾個是定力足的。”

溫淼淼越聽心裡就越冇譜,她有一瞬間還真的有很認真的在想過,自己有什麼能拿捏的住傅衍衡的地方。

冇有!!

這次也見識到了曲筱這種勾人心魄的女人,都能緊著能往傅衍衡身上貼。

她和曲筱比,哪裡是一個檔次的,曲筱的長相,就算是她是女人,都覺得喜歡。

溫淼淼惆悵道:“那我該怎麼辦,繼續做鹹魚嘍,翻來覆去都是一條鹹魚,傅衍衡哪怕打我,我也笑臉相迎。”

藍心立馬緊張起來,眼神緊緊的盯著溫淼淼,又捉住溫淼淼的手腕,把她袖子擼起來。

“他打你了家暴了那可不行,就傅衍衡的身板,你能挨的住他幾拳,家暴有第一次,就有第二次。”

溫淼淼抽回手,“他冇動過手,不是那樣的人,我就打個比方,隨口一說。”

藍心這才鬆了口氣,循循善誘說:“你捨不得分手,那就隻能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了,要麼圖錢,多從傅衍衡那兒蹭點,圖人就抓緊時間轉正。”

溫淼淼微微歎了口氣,“要不要這麼卑微啊。”

藍心拋出狠話,“不這樣,也隻有分手這條路嘍,你不要落得我一樣慘,明明是正牌女友…算了不說了。”

藍心起身去扔泡麪桶,溫淼淼在沙發上看到了產檢手冊。

她皺眉拿起來,心裡一緊。

“你懷孕了”

藍心愣了愣,本來她是冇準備告訴溫淼淼的。

既然被髮現了,她也隻能攤牌,“懷孕了,也是剛發現不久,冇想到都已經在肚子裡成型了,之前我還喝了那麼多酒,心裡也冇底。”

“孩子不會是沈子安的吧”

藍心閉上眼睛深吸了一口氣,“你猜對了,可能是老天看我可憐,給我機會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