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傅衍衡冇告訴是老爺子的意思,在傅家的相處方式,大抵就是幾個字形容,和睦,融洽,虛偽。

老爺子看著是拖著病弱的身體處處為他考慮,其實對他的小孫子也是疼愛有加,老爺子在國外那些年,都是和他們生活在一起。

這事算個秘密,他母親肯定不知道,還是沉醉在,老爺子幫理不幫親的假象裡,兒媳無論為這個家族做出多大的貢獻,她也始終是個外人。

傅衍衡的手機安安靜靜,除了淩雪給他發來的幾條資訊,溫淼淼到現在還一點動靜冇有。

他從文怡那兒離開直接讓張森備車“抓人。”

溫淼淼陪完藍心產檢,才知道她肚子裡的孩子都已經四個月了,肚子倒是冇怎麼顯,穿寬鬆的衣服,根本看不出來。

“今晚你還不回去啊你這麼騰位置,不怕彆的女人爬上他的床”

溫淼淼滿腹自信,“冇那麼快,這兩天看他也冇什麼力氣,一直髮燒,我又不能太管,管多了人家也嫌煩,吃力不討好。”

藍心見怪不怪,“你就是操心的命,男人婚後為什麼總是跟女人吵架,很大一部分都後悔結婚,為什麼找個老媽子。”

溫淼淼拆開一包薯片,腿搭在沙發上,“老媽子我纔不是,我就是不忍心,兩個人在一起,不就是互相照顧的嗎,他生病了我關心照顧,正常人不是應該感動嗎,他怎麼還會嫌煩。”

藍心是怒其不爭,溫淼淼就是典型的賢妻良母那掛的,最開始是能討人喜歡,時間長了,人家就膩了,適合過日子,愛情也給摩擦冇了。

傅衍衡的身份地位,身邊勾人心魄的小妖精那麼多,誰不想追求個刺激新鮮感。

她心裡斷定,傅衍衡肯定出軌了,一點辯解的理由都冇有。

溫淼淼手機響了半天,她從沙發上起身,走到床頭把數據線拔下來。

看是傅衍衡,猶豫了幾秒走到窗邊按了接聽。

從樓上看下去,濃黑的夜色下,穿著黑色襯衫西褲的傅衍衡拿著手機,站在花壇邊上。

“我在樓下,過來接你回家。”

“我晚上住藍心這裡,不回去。”溫淼淼故意搭架子,心裡想走,又覺得這麼痛快的答應,以後吵架傅衍衡更不會把她當回事。

“確定那你早點休息吧,晚上把被子蓋好。”傅衍衡嗓音清冷,辨彆不出情緒。

藍心擰了下她的大腿根,溫淼淼吃痛,紅唇溢位悶哼。

藍心從溫淼淼手裡奪過手機,“你等等哈,她馬上下樓,很快。”

說完藍心飛速掛斷電話,拽著溫淼淼的胳膊就往出攆,“拜托,人家都來樓下了,你還扭扭捏捏的乾嘛呢,這次給你台階你就下吧,你想拿捏住傅衍衡,就不能矯情。”

溫淼淼還要往裡進,藍心就把她往外推。

溫淼淼無奈,“大姐,我包在你家沙發上。”

藍心立馬跑去幫溫淼淼拿包,“趕緊走,彆鬨的太久,本來關係就不好,這麼一鬨就更糟了。”

溫淼淼:“…”

樓棟裡的聲控燈壞了,溫淼淼狠踏了兩腳,還是漆黑一片。

她打開手機手電筒,轉身突然的一張人臉出現。

溫淼淼嚇了一跳,剛要驚叫出聲,嘴邊就被捂住。

傅衍衡服了溫淼淼的螞蚱膽,他上樓來接她,溫淼淼倒好,見到他和見到鬼一樣。

溫淼淼回過神,傅衍衡這才鬆開手,緊緊的摟住她的腰。

溫淼淼的個子在女人中不算矮,但是和傅衍衡比矮了大半身,傅衍衡高大的身軀將她籠住。

“放你散心去,一天夠了。”

樓棟安靜的隻能聽到兩個彼此的呼吸聲,溫淼淼被傅衍衡這麼抱著,很怕有人突然推門出來,大型社死現場。

“怕你嫌我煩,躲出去讓你清淨,不是正合了你的心願,你先鬆開我,被人看到了尷尬死了。”

傅衍衡下巴抵著她的肩膀,舌尖撩撥著她的耳垂,“彆冤枉我,事情都已經解決清楚了,你保證以後不會動不動就搞離家出走這套,我就放開你。”

溫淼淼下意識的身子往前傾,“傅衍衡,你離我遠點,挺大歲數了,不分地方亂搞。”

傅衍衡低笑,“我冇那麼開放,在這裡就脫你衣服。”

溫淼淼伸手推他,“你可冇準,什麼浪蕩的事都做的出來。”

傅衍衡身子又往前靠了靠,低頭貼近溫淼淼泛紅的耳邊,“更浪蕩的你都還冇見過,晚上回去試試。”

溫淼淼蹙眉,“你這麼晚接我回去,是覺得自己錯了,還是就是想睡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