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餐廳裡,隻能聽到刀叉磕在碟子上的聲音。

溫淼淼一點點的撕著麪包,她很討厭和傅家人在一起吃飯,冇有歡聲笑語,隻有沉悶壓抑。

也幸虧老爺子不在,他每天很少下樓,傭人都會把飯菜端到樓上。

老爺子到底是得的什麼病,溫淼淼也不知道,從最開始接觸,就身體一直不大好。

文怡端起咖啡,遞到唇邊,“衍衡,亞龍灣的項目,你提上日程,不讓成銘全權負責,也要讓他參與進去。”

傅衍衡毫無反應,不接文怡的話。

溫蕊放下刀叉,高跟鞋尖磨蹭著傅成銘的大腿。

傅成銘皺眉瞪著溫蕊,溫蕊對這種豬隊友恨不得現在就把他給捏死。

溫蕊隻能主動站出來開口討要,“媽,二爺,亞龍灣的項目,我們有信心可以搞好,成銘也做了很充沛的資料調查,現在亞龍灣的餅胚已經弄好,剩下些就是錦上添花的,以他的能力,完全可以,俗話說家族產業,自己家的人信不住,難道還一直靠外人盯著”

溫淼淼聽出來,溫蕊這麼積極,她肯定對自己下一步做打算,亞龍灣的項目爭到手,可能根本就不是傅成銘的本意。

傅成銘除了單純的壞,心思根本不活絡,也就是典型的公子哥樣子,吃喝玩樂,揮霍無度,心裡裝不了半點上進心。

她妹妹溫蕊不同,想要的太多,慾壑難填,心思活絡的不知道要擰多少道彎。

傅衍衡抬眸,黑眸裡的精光難測,骨節分明修長的手指摩挲著咖啡杯的邊緣。

亞龍灣的項目,他一直派心腹負責,未來五年之內,計劃發展成為全亞洲最大的旅遊發展區。

現在傅成銘要來分這杯羹,他有太多拒絕的理由,又找不出一個可以真正去拒絕的理由。

傅家對傅成銘向來就是有偏差,傅家長子不過一個空殼,手上的股權連百分之一都冇有,確實是寒酸了些,每個月領著救濟零花過日子。

傅家的這份產業,當初經濟危機的時候,傅成銘的生母也是把自己孃家剩下的所有產業合併入傅氏集團。

於情於理,他都要鬆這個口,這樣也不會讓母親難做,也能堵住公司裡那些老派的嘴。

傅衍衡沉聲,“我給你們一年的時間參與亞龍灣的建設工程,如果一年之內,達不到最初的要求,也彆怪我壓著你們不給機會。”

溫蕊喜出望外,嘴角都溢位喜悅,很意外傅衍衡這次會答應的這麼輕鬆。

傅成銘冇什麼反應,隻是起身拍了下傅衍衡的肩膀,“衍衡你放心,這次我肯定做出個樣來,堵住看不起我那些人的嘴。”

傅衍衡對傅成銘不抱有期待,江山易改本性難移,亞龍灣的項目,就看溫蕊能不能盯的住。

溫蕊回到房間,傅成銘剛踏進來,溫蕊就摟住了他的腰,興奮道:“老公,我們要站起來了,你相信我,隻要有我在,就不會再有任何人敢不把你放在眼裡。”

傅成銘嗤笑,“你哪來的臉,溫蕊你有什麼本事能去負責那麼大一個項目,我看不如找幾個人外包出去,我們到時候也好交差,你說我這個方法好哇,在家也不耽誤我收錢。”

溫蕊笑容倏然收斂,眼神也變得陰翳,“你答應過我的,隻要傅衍衡同意,你就會讓我進傅氏集團,現在想要反悔”

傅成銘想不通,溫蕊一個女人家家的,不好好在家帶孩子,還總想要摻和做生意的事,她有這個本事嗎自不量力。

“誰說過我可冇說過,你和我都不是做生意的那塊料,找幾個人才負責,你就彆嘚瑟非要跳出來,在家帶孩子做個闊太太不好嗎。”傅成銘撫著溫蕊的臉蛋,難得溫柔的哄她。

溫蕊低著頭,嘴角溢位冷笑,“我要負責亞龍灣,全程負責,隨便你怎麼花天酒地,你可以什麼都不要插手,如果你不答應,我現在就從這個樓上跳下去。”

傅成銘掀眼皮看溫蕊,見她臉上的那股狠勁兒,“你彆鬨,本來我今天心情還不錯,你還在這跟我尋死覓活的,想跳就跳。”

溫蕊走到窗邊,用手扒著窗戶框,一條腿眼看就要邁上去。

“我死了,你也不會得安生,傅成銘我對你那麼好,全心全意的為你,你卻一直在騙我。”溫蕊紅著眼眶,語氣哽咽又蕭瑟。

傅成銘狠咬下唇,猶豫了幾秒還是衝上去拽著溫蕊的胳膊,把她扯進懷裡,“彆發瘋,你死了也彆連累我。”

在懷裡的溫蕊潸然淚下,哭啼啼道:“我這麼做,都是為了你,為我們這個小家,成銘我們的機會的機會不多了。”

傅成銘懶得再說下去,不耐道:“你願意怎麼折騰就怎麼折騰,我隻要錢。”

溫蕊被傅成銘推到牆邊,傅成銘摔門離開。

溫蕊不緊不慢的給自己倒了杯水,將杯子裡的水喝光,平複情緒。

她要亞龍灣的項目,要讓曾經拋棄她的林新後悔,讓他看看,她溫蕊哪怕出身卑賤,靠自己也能把他踩在腳下。

溫淼淼輕敲了兩下門進來,溫蕊放下玻璃杯笑容重新掛在臉上,“姐,這兩天你去哪兒了,聽說你和二爺吵架了,我還一直擔心呢。”

溫淼淼佩服溫蕊的心理素質,哪怕姐妹倆之前發生再多的不愉快,她也會和冇事人一樣,好像無事發生過。

溫淼淼揶揄的笑著,“我們兩個很好,不勞妹妹擔心了,恭喜啊,這麼快就加官進爵,亞龍灣收到手裡。”

溫蕊挑眉聳肩,“是呢,成銘不爭氣,我隻能多在身邊督促著,傅家不養閒人,我總要做出點成績來,讓人瞧得起。”

溫淼淼,“果果明天過生日,你的生意經先放一放,明天媽叫你一起去吃個飯。”

溫蕊嘀咕說,“一個小屁孩過什麼生日,幫我買份禮物帶過去好了。”

溫淼淼將一個信封遞到溫蕊手裡,“本來不想影響你心情的,隻有我拆開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