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宋媽被打的那麼慘,差點冇了半條命,白洛被罰跪,我還以為日後能收斂點,冇想到轉身她就要成了傅家的千金,多大的笑話。”溫淼淼和小橙抱怨著。

她滿腹牢騷,也冇地方去說。

小橙寬慰,“小姐,咱們看開點,惹不起躲得起,說句不當說的話,夫人偏心嚴重,白洛又嘴巴甜,很會討好夫人,和她犯衝突,我們不值當。”

小橙擔心自己的處境,她很怕自己落得和宋媽一個下場。

溫淼淼輕嗤一聲,嘴角帶著清淡的笑容,“事情哪裡有那麼簡單,就怕我不找事情,事情找上我。”

傍晚的時候,溫淼淼接到傅衍衡的電話,讓她去翠雲軒吃飯。

為什麼會找她,大抵也是今晚傅衍衡答應過會早回來,食言了。

冇有回家,找她出來,也算是陪了。

溫淼淼看著對麵座位上的沈子安和冷青檸以後,覺得大可不必,不能陪就不能陪,傅衍衡是安的什麼心思,明知道她不待見這倆人,心裡犯噁心。

“想吃什麼”

服務員遞來菜單,冷青檸剛想伸手接,就被傅衍衡伸手截胡攔住放到溫淼淼麵前。

溫淼淼隨手翻了翻,“杭椒牛柳,毛血旺,還有…”

冷青檸打斷, “我現在懷孕了,不能吃辣,這兩道菜都太辣,我吃不了…退掉吧。”

沈子安瞄了冷青檸一眼,皺著眉頭明顯不高興,千金小姐嬌縱慣了,唯吾獨尊,她不吃的,彆人點都不可以。

沈子安已經被冷青檸的這種性格折磨的苦不堪言,要不是家裡人步步緊逼,真想直接離婚算了!!

溫淼淼很討厭這類人,卻表麵也冇說什麼,說的多了又怕擔上欺負孕婦的罪名。

“是需要去掉嗎”一直在等著點菜的服務生問。

傅衍衡,“去掉乾嘛冇窮到多點幾道菜就掀不開鍋。”

冷青檸擰著眉梢,她不知道自己哪裡說錯了,感覺到氣氛不對。

溫淼淼笑了笑,“再來一份菜單。”

冷青檸很認真的看著菜單,“佛跳牆,春筍燉雞,海蔘小米粥,紅燒黃鱔…”

她把菜單遞還給服務生,又不放心的囑咐句,“所有的菜都清淡點,我不能吃重口味的。”

沈子安深吸一口氣,對傅衍衡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原本就冇打算帶冷青檸過來,誰知道出門之前冷青檸不知道哪根筋搭錯了,必須要跟著。

“明玥姐在的時候,最願意吃的就是冬筍燉雞。”冷青檸夾了塊雞肉放在碟子裡,滿臉的傷感。

沈子安刹時臉色大變,皮鞋底踩在冷青檸的鞋子上,提醒她閉嘴。

傅衍衡眸色沉了又暗,修長的手指摩挲著茶杯。

溫淼淼滿臉傷感,拿公筷又夾了塊雞肉伸長胳膊放到冷青檸麵前的碟子裡,“她在下麵也吃不到,冷小姐替她多吃點。”

冷青檸蹙眉,多少覺得溫淼淼這話說的太晦氣,詛咒她幫死人吃東西

她錯愕又滿臉不可置信,“溫小姐,我還懷著寶寶呢,你跟我這麼說,多犯忌諱。”

溫淼淼無辜的眨了眨眼,“怎麼會,我是看你們姐妹情深,你的這份念想,她也會收到的吧。”

冷青檸不依不饒,“請問!溫小姐,我是怎麼得罪你了嗎讓你能對一個孕婦說出這麼惡毒的話。”

沈子安拽著冷青檸的袖子,“你閉嘴,少說兩句冇人把你當啞巴。”

傅衍衡神色淡漠的看著,不發一言,更多的是無話可說。

這種嬌縱慣了口無遮攔,從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富家千金,他見得多了,她們都是被寵壞的孩子,也不會看人臉色過活,學不會什麼場合說什麼話。

冷青檸直接摔了筷子,怒瞪向溫淼淼,“我不知道你今天過來,如果早知道,我也不會過來吃這頓飯,明玥姐想不開自殺,都是因為你,是你搶走了她的愛情!你彆以為你現在得勢了,就肆無忌憚,詛咒孕婦的事也說的出來…”

溫淼淼看著冷青檸有那麼三五秒鐘愣神,她是有點意外,冷青檸會不管不顧的歇斯底裡,當著麵把關係弄僵。

“夠了!!子安,你把她帶走,孕婦不適合情緒激動。”傅衍衡清冷開口。

溫淼淼低睨了她一眼,等著沈子安去處理,不想再和冷青檸爭高低,這樣會讓傅衍衡和沈子安的關係也變得尷尬。

沈子安的一拳頭敲在桌子上,宣泄著憤怒,如果現在有刀,他真想把冷青檸的舌頭給割了。

是誰給她的勇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