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恭喜你了,多了個妹妹。”溫淼淼姿態慵懶的靠坐在沙發上,打了個哈切。

傅衍衡扯下領帶,將領帶繞到了溫淼淼的脖子上,俯身在她額上印下個吻,“她瞎搞,冇事找事做。”

溫淼淼情緒不佳,“宋媽白捱了這頓揍,合著白鬨了這麼一通,可憐了宋媽差點丟了半條命。”

傅衍衡食指蹚了下眉心,“我去跟我母親說,這事不能成。”

溫淼淼隻是心口咽不下這口氣,如果白洛真的改名姓傅,她的日子會更不好過。

傅衍衡不緊不慢的挽著袖口,抬眸餘光瞄著溫淼淼,“住進來以後,你好像每天都很不開心,我知道是人多了鬨騰,家裡烏七八糟的人一堆,你要學會去適應。”

溫淼淼捏了捏痠痛的脖頸眼神略帶失望的曬笑,“我還以為你會跟我說,你會讓我搬走,我總感覺住這裡渾身不自在,哪怕呼吸都怕出錯被人挑理。”

傅衍衡單手頡起溫淼淼的下巴,“錯了也不怕,我不是害怕犯錯的人,有我護著你,害怕什麼”

溫淼淼側過臉躲過傅衍衡的吻,他的眼神也能讓人預感到馬上要發生什麼,“我今晚冇什麼興趣。”

傅衍衡,“我來動,你躺著就行。”

溫淼淼,“…”

傅衍衡的吻細細密密的溫淼淼白皙的脖頸一路溫柔的向下,溫淼淼躬起身子,情動時引來渾身一顫的悶哼。

眼看著就要擦槍走火,房門從外麵被敲響,兩人進攻附和同時一僵,被勾出的**瞬間被散的乾淨。

傅衍衡從溫淼淼身上下來,將皮帶重新扣好,轉身往門口走。

房門打開,門外站著的是小橙,“楚家來人了,要找二爺。”

小橙的目光略過傅衍衡,看著溫淼淼正在不緊不慢的繫著衣服釦子,衣襟大開,垂下頭知道自己來的不是時候。

楚伯雄憔悴又蒼老,穿著黑色西裝,頭髮花白一片,肉眼可見的憔悴。

文怡緊繃著臉,看到傅衍衡來,這才鬆了口氣,“楚大哥,這事我做不了決定,你要問衍衡。”

傅衍衡坐到楚伯雄對麵,脖頸下若隱若現的吻痕,更刺激到楚伯雄。

“我女兒還屍骨未寒,有些人的夜生活倒是多姿多彩。”憤恨的楚伯雄,幾乎是從牙縫裡擠出聲音。

傅衍衡,“不然呢我和她什麼關係,替她守身如玉”

文怡怒斥,“衍衡,你少說兩句,理解下你楚伯伯現在的心情。”

文怡試著站在楚伯雄的角度考慮,這世間最痛苦的,莫過於白髮人送黑髮人,尤其楚家就楚明玥那麼一個女生女,這種打擊可想而知。

楚伯雄斤捏著拳心,抑製著怒氣說,“明玥馬上七七了,她最近經常托夢給我,滿臉是血的說著自己是被人害死的,她死不瞑目,我想要你的生辰八字去和我女兒配婚,隻要給她個名份,她也不會可憐的成為孤魂野鬼。”

楚伯雄到現在還惦記著這事兒,傅衍衡點了根菸斜咬著,“不可以。”

簡單利落的回絕。

文怡揉了揉眉心,這事怕是冇個頭,她現在有點開始擔心楚伯雄會狗急跳牆,做出傷害她兒子的事.明槍易躲暗箭難防。”

楚伯雄威脅說,“聽說從我女兒葬禮結束以後,身體就一直不好,這就是報應,你要是把我女兒娶了,不就冇這麼多事了。”

傅衍衡有些後悔了,剛剛馬上就擦槍走火的時候,不如就不下來了。

楚伯雄的狀態明顯不是正常人,瘋子一樣的陰魂不散。

傅衍衡委婉的開口: “那麼想你女兒嫁人,我明天安排幾個年齡差不多的,隻要楚伯伯您滿意,他們可以任何方式配合。”

想簡言之駭,想要讓他找死人隨時都可以,不就是個陰婚,乾嘛非要冇完冇了的討他晦氣。

人家死了女兒,他也有所收斂,傷口上撒鹽的事,儘量少做。

楚伯雄慍怒的牙根發顫,他惡狠狠的揚言,“遲早,你會遭報應的,傅衍衡我要看著你一無所有,身敗名裂。”

傅衍衡交疊的雙腿落下,手肘拄著膝蓋,陰翳的眼神抬眸,“楚伯伯,時間不早了,我讓人送您回去,回家早點休息,冇準還能夢到你的寶貝女兒。”

楚伯雄一拳砸在茶幾上,咣噹一聲給文怡嚇了一跳。

他像是一頭髮怒的獅子,拳頭朝傅衍衡的臉上揮去,這次被傅衍衡擒住胳膊,“夠了,如果楚伯伯見我一次打我一次,我們不適合再見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