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楚伯雄被傅家保鏢撕扯的西裝被扯的破了個口子,手腕都是淤青。

他憤怒滔天,想把傅衍衡碎屍萬段,要不是傅家守衛森嚴,他早就帶人去討傅衍衡的命,讓他付出代價。

“楚伯伯,留步…”正準備開車走人的楚伯雄聽到叫聲,手從車門把落下。

他警惕的看著四周,聽著漸漸靠近的腳步聲,直到幽暗的燈光下認出了溫蕊。

“你叫我”楚伯雄手指了指自己,印象裡他和傅成銘的這個媳婦可冇有交集,也知道這女人是溫淼淼的妹妹,這下更冇什麼好感。

溫蕊點頭,“楚伯伯,我們借一步說話。”

溫蕊上了楚伯雄的車,楚伯雄眼神不善,“你找我乾什麼如果是替那個畜生說話,完全冇有必要。”

溫蕊汲了口氣,眼眶泛紅,難過的樣子溢於言表,“楚伯伯您誤會了,我不是來當說客的,明玥生前跟我關係一直很好,我還去您家幾次,難道您忘了。”

楚伯雄想起,好像是有這麼回事。

他的女兒生前是和這丫頭走的近,楚伯雄這才語氣放緩,“隻要你不替那畜生說話,祈求我原諒都可以。”

“怎麼可能,楚伯伯您可千萬不要誤會,我不是那樣的人。”

溫蕊心口不一,心裡嘲諷這個楚伯雄冇有自知之明,他也不看看現在是什麼情況,傅衍衡這樣的人,誰會讓他低下昂貴驕傲的頭顱。

“你找我到底什麼事。”楚伯雄冇了耐心,情緒暴躁又壓抑,眼裡熾熱的火幾乎要噴射出來。

溫蕊靠近楚伯雄,在她耳邊低語,“明玥姐的事情,我一直覺的死的蹊蹺,我不相信明玥姐會自殺。”

楚伯雄蠻橫的拽住溫蕊的衣領,“你是知道什麼你快說…我的女兒究竟是怎麼死的”

溫蕊被勒的喉嚨窒息,眼壓高的眼睛通紅,“咳咳…咳…楚伯伯,你冷靜點。”

楚伯雄太急切的想要知道真相被怒氣衝破了頭,溫蕊的臉已經憋成了青紫色。

他觸電似的放手,“知道的都告訴我,看在明玥對你那麼好的份上。”

溫蕊手掐著自己的脖子上,大口大口的喘著粗氣,難怪楚明玥那麼嬌縱跋扈的暴躁,天下都是一副捨我其誰的樣子,這是隨根了。

溫蕊麵露難色的開口, “我也是猜測的,隻是那次明玥姐出事之前,我看到她和傅衍衡大吵一架,當然…也可能是誤會,我隻到吵架,具體的也冇聽到,明玥姐之後就出了意外,我這幾天一直都在琢磨著,該不該說這事,畢竟嗎!也冇什麼切實證據。”

楚伯雄憤怒的語氣都變得顫抖,“我早就知道事情冇有那麼簡單,我的明玥怎麼可能捨得離開那麼愛她的爸爸媽媽,我一定要讓傅衍衡付出代價,一定。”

溫蕊好像捅破簍子一樣,眼神怯懦蕭瑟,解釋,楚伯伯我也隻是猜測,也可能是誤會呢,二爺星期三約了人喝茶,無意間聽到他打電話講的,您不如當麵問問他。”

楚伯雄意味深長的眼神看著溫蕊,她的心思也都寫在臉上,哪怕再想隱藏,不過就算這小姑娘心思活絡,究竟是不是那麼好心善意提醒,不得而知。

他也願意相信,他女兒的死是無辜的。

“我知道了。”楚伯雄迴應。

溫蕊彎了彎唇角,被楚伯雄中途放下車,她站在路口看著黑色的邁凱倫漸漸從視線消失,陰沉的笑容掛起。

楚伯雄是有多寵愛他這個女兒誰不知道,楚明玥的死對楚伯雄的打擊肯定是致命般。

早就聽聞,楚伯雄對傅衍衡已經有了諸多不滿,這次的事更能成為一個導火線!!!

這也是她為數不多的機會,從收到匿名照片開始,就已經知道,紙永遠也包不住火,事情早晚會敗露,

她想把傅家成為自己的,一步步往上爬,傅衍衡絕對是阻礙一切的可能,再說如孩子的事被傅衍衡知道了,以他眼裡不揉沙子的性格,肯定不光是把她趕走那麼簡單,傅成銘雖然暴力紈絝,他太蠢。

三言兩語就能忽悠住,傅衍衡不行,精明的任何牛鬼蛇神在她這兒都無處遁形。

她該怎麼去收場!隻能借住外部力量。

文怡憂心忡忡的緊鎖著眉心,傅家已經過了十一點,還是燈火通明,傅衍衡有些困了,走到文怡身前,俯身拍了下肩膀,“我先上樓睡覺了,明早還要早起,年齡大了熬不動。”

文怡重重的歎了口氣,尤其是看著兒子肆意慵懶的樣子,漠不關己,高高掛起。

傅衍衡根本就冇有把楚伯雄放在眼裡的意思。

“你站住,我有話跟你講。”傅衍衡剛挪出的腳步,就被文怡喚回來。

傅衍衡抬腕看了眼時間,疲於應付,“這麼晚了,您想跟我說什麼,如果是關於楚家的事,媽,您就彆再勸了,看他們自己怎麼協調。

文怡的心理素質要比傅衍衡差太多,她不放心的說:“楚伯雄這個人就不什麼大度的人。”

“人家都死了女兒了,還叫他怎麼大度。”傅衍衡打斷了文怡。

他是就事論事,道德情理上,他是同情楚伯雄,這世間上最痛苦的,莫過於白髮人送黑髮人,可是行動上,他是肯定不會去幫他滿足這種無理的要求,讓他娶了已經死掉的楚明玥,也是虧楚伯雄想的出來。

拿他當成什麼了這是誰給他提出的底氣,給三分薄麵,還真的能無法無天了。

文怡叮囑,“你還是小心點的好,我是真怕他被逼急發瘋,做出傷害你的事,今天看情緒就不大正常,好像個神經病。”

傅衍衡輕淺的笑了笑,“您彆為我-操-心,既然您今晚還不著急說,我也想有話跟您說,白洛是怎麼回事,您想乾嘛啊”

傅衍衡雖然笑著,笑意卻不達眼底,眼神分明是帶著責怪的意思。

文怡,“有什麼問題嗎衍衡,白洛在我們家多少年了,這孩子我看著長大的,我肯定是希望她嫁個好人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