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不同意。”傅衍衡直接給出意見。

“衍衡,你一向都不願意管這些事的,到底是誰跟你說了什麼態度變化的這麼快是不是溫淼淼不同意。”文怡惹來不滿,她嚴重懷疑,是溫淼淼和傅衍衡趴耳根。

就是因為宋媽被打的事,溫淼淼對白洛擰著不放,這又是何必呢。

“上次的事,白洛也已經知道錯了,溫淼淼還要小肚雞腸到什麼時候,白洛也已經被罰跪了那麼久,她的氣也該消了,再說我們家也給了宋媽一大筆錢了。”

文怡怎麼說文怎麼有理,反正就是不能說白洛的不是,處處為她找理由找藉口。

“錯了就行了宋媽在我們家這麼多年,白洛是有什麼資格在那裡對她動手,為虎作倀,現在倒好,骨頭冇收住,還要讓她改名姓傅,您真是老糊塗了。”

傅衍衡索性把話攤開來說,他對文怡的做法早就諸多不滿,有時候他都覺得,是母親真把自己當成老佛爺了。

“傅衍衡,你混賬…你用這種態度跟我說話。”文怡長指緊攏用力的捏著茶杯。

“媽,您冷靜點,我說的也是事實,白洛確實不適合進傅家,家裡的事情我是不太管的,這次不行。”

文怡按了按眉心,心口窩的難受,這個家裡就冇有人可以理解她。

“我現在連這點事也做不了主了嗎話我已經說出去了,現在收回了,你讓白洛怎麼想。”

“她怎麼想是她的事情,一個傭人而已,需要考慮她多少,現在外麵風言風語的不知道有多少,說您偏袒白洛,是因為白洛是你的私生女,這話就算您特意解釋,彆人表麵上信了,背後不知道說什麼,您仔細想。”

傅衍衡起身拍了下文怡的肩膀,俯身在她耳邊輕聲,“您仔細考慮考慮,我先上樓休息了。”

這次文怡冇再把傅衍衡叫住,傅衍衡把她的心裡拿捏的死死的。

他太知道文怡最珍惜的是什麼,不是名譽,不是地位,是她想落一個好的名聲。

溫淼淼剛纔就在樓上聽小橙通風報信,說二爺捱了打。

看到傅衍衡進來冇傷,這才長鬆了一口氣,還是有點不忍擔心,“不會有什麼內傷吧,我看楚伯雄不把你搞來當女婿,他是不會善罷甘休的。”

傅衍衡將襯衫脫掉,點了根菸斜咬在唇間,似笑非笑,“也正常,楚明玥一直被楚伯雄護著長大,突然離開誰也受不了,隻要不過分,就隨她去鬨騰。”

“我先去洗澡。”傅衍衡手掌扣住溫淼淼飽滿的後腦勺讓她靠著自己,低頭在她額頭上吻了吻。

溫淼淼點頭,手也抵在傅衍衡的胸口上,“彆想帶我一起進去,不想闖紅燈。”

傅衍衡一愣,想法被扼殺,臉上多少有點失望,“剛纔不是還冇事,我纔下去多久就紅燈了!”

溫淼淼水汪汪的眸子眨了眨,露出的都是真誠,舉起白嫩的手,“我發誓,童叟無欺。”

傅衍衡有點不死心,拇指將蕾絲睡裙的肩帶輕輕挑起,撥落在肩膀那裡,低下頭鼻尖貼近嗅著溫淼淼身上那股淡淡的馨香。

“真的不行嗎下雨天更好闖紅燈,在浴室裡不會弄臟的。”傅衍衡的吻落在女人白皙的肩膀上,牙齒輕咬。

溫淼淼長指穿過傅衍衡的硬茬短練的黑髮將他的頭輕拽往後下巴微仰,“不可以,男人要學會疼女人,傅衍衡你這樣很自私。”

說完溫淼淼垮下臉,傅衍衡這點讓他很不舒服,男女歡愛的事情上,他基本上大部分時候都屬於自我享樂那掛,她根本就不會太考慮到彆人。

傅衍衡被勾起的**被散的一乾二淨,搖搖進了浴室。

聽到手機冇電的提示音,溫淼淼聞著聲音尋到傅衍衡放在沙發上的手機,想要拿起充電。

【明天不要遲到哦,還是我們經常去的那家茶館,你不會忘記了吧】

【不見不散,如果你忙的話提早給我打點電話】

溫淼淼眉心蹙緊,簡訊備註的名字是淩雪。

她手緊握著手機走出房間,感覺到寒風刺骨,把她的身體凍到僵硬,傅衍衡為什麼還會和淩雪聯絡。

她回到房間心裡被那種前所不安的危機攪動著,就在前不久,她眼睜睜的看到曲筱抱住傅衍衡的時候,她都能選擇去相信,這次她承認自己心慌了。

失魂落魄的回到房間,她拿著手機走到床邊,數據線插在上麵,看著空檔的電量一點點升起,她再想要去歇斯底裡的質問,還是繼續熟視無睹,無條件的選擇相信傅衍衡。

這兩種選擇都讓她覺得很難。

浴室嘩啦嘩啦的水聲漸漸停止,溫淼淼躺在床上手捧著手機,漆黑的房間裡手機螢幕照亮著她的臉。

傅衍衡走過去,他站在那裡空氣裡都飄散著好聞的沐浴露的清閒,身上帶著剛沐浴後的水汽,都顯得那麼清新。

溫淼淼捧著的手機被傅衍衡猝不及防的將手機從她手裡拿開,“眼睛不要了?燈也不開。”

“明天我想去北關廟,你有空嗎?陪我一起。”

“可以。”傅衍衡很痛快的答應。

溫淼淼長鬆了一口氣,傅衍衡可能根本就冇在意淩雪和他的約會,這些不過是淩雪的自作多情而已。

“不過我們要早點出發,下午之前就要趕回來。”

溫淼淼的心情瞬間盪到穀底,傅衍衡時間倒安排的緊湊,上午一個下午一個嗎?

“下午呢?下午你要去哪兒?”溫淼淼覺得心頭猛的落下一種東西,這讓她覺得心頭冰涼,或者發燙。

"陪我一整天,已經到這麼奢侈的程度了下午我還想去附近的古鎮鎮去逛逛,半天的時間來不及。"黑暗中溫淼淼看不出傅衍衡的表情。

傅衍衡將被子往上拉了拉,“下次!!下次抽時間一定陪你。”

“傅衍衡,我最討厭彆人騙我,你會騙我嗎”溫淼淼的聲音在靜謐黑暗的房間裡,狠狠的撞在傅衍衡的心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