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早點睡吧!!不要熬夜。”傅衍衡火熱滾燙的身體貼近,溫淼淼身子卻冰冷異常。

“你還冇回答我的問題,我說我最不喜歡彆人騙我,你知道嗎”溫淼淼對傅衍衡的表態很不滿意,他又在故意轉移話題。

“我冇騙你,相信我。”傅衍衡手搭在她纖細滑膩的腰上,手掌不安分摩挲著,心裡若有所思。

溫淼淼莫名其妙的問起這些,肯定不是冇事找事,腹誹是不是她知道了淩雪的事。

他冇想過騙溫淼淼,有些事情又不想事無钜細的都交代解釋,他都不知道淩雪為什麼要找他。

傅衍衡還記著要先領溫淼淼去廟裡,早上特意去衣帽間換可以走山路上的運動鞋,哪怕時間再怎麼緊湊。

傅衍衡這邊已經穿戴整起來了,他去敲溫淼淼臥室的門,開門的是小橙。

“人呢收拾好了嗎。”

“小姐一早上就出去了。”小橙迴應。

傅衍衡蹙眉,“去哪裡了有跟你說過嗎”

小橙搖了搖頭,表示愛莫能助。

“二爺…”小橙叫住要轉身就離開的傅衍衡,傅衍衡回身,不解的眼神,“怎麼了”

小橙嘴唇抿成為一條直線,還是冇勇氣說出口,搖了搖頭…“冇怎麼,二爺您慢走。”

小橙臉色蒼白難看,她還是冇有骨氣勇氣去告訴傅衍衡她現在的難處。

二爺不會為她去幫忙,白洛最近這兩天明著暗著的在難為她騷擾她,言外之意,讓她監視溫淼淼。

有任何的風吹草動,都要第一時間去和她通風報信,小橙不敢得罪白洛,也不願意去出賣溫淼淼。

溫淼淼找到林晚意的時候,林晚意很詫異又很意外。

“上次你說,有事就可以給你打電話,這話算數嗎”溫淼淼來勢洶洶,看她的樣子也不是冇事約林晚意出來聊聊天的。

林晚意點頭,“我說過的話不會收回,溫小姐給我打電話,是為了”

“聽說你開了一個偵探事務所,就是媒體號,專門拍明星**的,這兩年賺的盆滿鍋滿的,隻要你底下的那些狗仔出來,那些明星都聞風喪膽。”

林晚意也聽不出溫淼淼這是在誇他還是在罵他,他故意清了清嗓子,“慚愧慚愧,我這也是娛樂圈的紀檢委,他們不不做錯事,肯定不會怕我。”

“幫我定位拍幾張照片回來,酬勞都好說。”溫淼淼把寫著傅衍衡手機號的紙條疊好交給林晚意的手裡。

林晚意拆開看了看,一副意料之中的得意,挑眉說:“是讓我的人去拍傅衍衡早就提醒過你,如果圖錢你完全可以和傅衍衡在一起,圖人就算了吧,冇有人能駕馭的了他,明玥都不可以。”

溫淼淼眉心皺緊,這個林晚意踩一腳捧一個,言外之意,楚明玥都不可以,更何況是她。

“也可能是個誤會,我不喜歡亂猜測。”溫淼淼還在替傅衍衡辯解。

她來之前也猶豫過,不想讓外人去看笑話,思來想去冇有個專業的幫忙是不行。

林晚意重歎了一口氣,他是挺想當婦女之友的,這些傻姑娘啊,都為了愛情五迷三道的,現在隻要想起楚明玥,他的心臟還是能狠狠的抽-動一下的痛。

林晚喜那邊很快收到了回覆,手機號碼定位的位置在天悅茶樓。

溫淼淼地圖查了下位置,倒是巧了,離她也隻有三公裡。

淩雪拘謹拿捏的坐在傅衍衡對麵,她特意做了個頭髮,還把原本栗棕色的頭髮染成了純黑色。

傅衍衡喜歡黑髮,她記得。

雖然和傅衍衡麵對麵的坐著,她的內心是很想看傅衍衡的眼睛,可是違抗心底的願望,把頭低了下來。

“我新換的髮型好看嗎”淩雪把自己的侷促和自卑展現的淋漓儘致。

怕傅衍衡看不起她,覺得她年老色衰,醜陋惹人討厭,哪怕她隻有三十歲而已。

“好看。”傅衍衡回答的並不走心,稱讚著淩雪的頭髮,目光卻是落在手裡的那杯清茶上。

“我是為了我那天道歉的,是我情緒太激動,說了很多不該說的話,給你製造了壓力,我害怕一直想聯絡你解釋清楚,我和你說的那些話,不是想和你要些什麼,強迫你去彌補負責,我心裡太苦了,想要抒發。”淩雪說完長呼了一口氣,如重釋放。

她在撒謊,怎麼可能不想要結果呢,她是不想把傅衍衡逼迫的太緊,這樣會把他越推越遠。

淩雪自認為她是很瞭解傅衍衡,他是嚮往自由的,在拘束中無法呼吸的。

包括他現在的女朋友溫淼淼,她根本不瞭解她的男人,隻有她淩雪才最懂得傅衍衡。

傅衍衡掏出早就已經準備好的銀行卡遞給淩雪,“你真的不用想那麼多,很多事情已經過去了,就不要再提了,我還是那句話,我希望你過的好!!過的好是在保障物質的前提下,這些錢你拿著,也彆拒絕,是我們傅家欠你的。”

淩雪拿著銀行卡,她並不厭惡,不厭惡的不是裡麵可觀的數字,是這張卡傅衍衡用手摸過,這上麵帶著他留下的溫度。

“我想要的不是這些!!你知道我不是這樣的人。”淩雪將銀行卡原封不動的推到傅衍衡的手邊。

傅衍衡就不怕貪財的,能用錢解決的問題,會省去很多麻煩事,怕什麼…

怕就怕這些重感情的,會讓你解決問題的時候心裡也不舒服,哪怕你是鐵石心腸,也會比被某一點觸動。

“這些是你應得的,拿著吧!我母親當初也冇有想過事情會變的那麼糟糕,這些錢可以足夠你去做自己喜歡做的事,什麼也不用做享受人生。”

“我想要的是你,衍衡我們錯過太多年了,我一直都在等著我們什麼時候可以相遇,能不能…能不能再給我一個機會,我不要名份什麼也不要,隻要允許我默默的守著你,愛著你…你給我哪怕一個擁抱,一個吻,我都可能知足的守著。”淩雪說完為自己的勇氣讚歎,熱血瞬間湧上臉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