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安排你進後勤部,是因為我哥]

[嗯]

溫淼淼將手機螢幕扣放在桌麵上,轉椅對著窗外,眼神複雜。

傅氏集團的後勤部是分開的,她被主要就是負責員工的辦公用品采購,設備上的采購,和醫療協調。

至於負責公司裝修改造工程,產權證申辦,房屋定製,定期普查這些…都是另外一些人負責。

傅衍衡可以說是把最能撈到好處最容易的職位安排給了她。

溫淼淼不知道是該慶幸還是覺得可悲,可能在傅衍衡的眼裡,她的上限也就是如此了吧,工作能力也就這樣。

隻要她不貪汙腐-敗,這就是能養老的職位。

張婉清路過茶水間,看到秦凱指揮保潔阿姨往地板上噴消毒液。

保潔阿姨怨聲載道的撅著屁股,一邊噴一邊擦。

想起剛剛和溫振凱在這裡纏綿的這一幕,臉頰一紅。

秦凱看到張婉清,提醒說,“這裡暫時不能用,去彆的茶水間吧。”

張婉清,“不是早晨的時候剛打掃過嗎是哪裡不乾淨嗎。”

她心裡忐忑,等著秦凱回答。

秦凱,“是新來的經理讓的,具體怎麼我也不知道。”

張婉清對新來的經理充滿了好奇,究竟是誰有這麼大的本事,能把溫振凱給擠下去。

溫振凱的身後可是傅家,否則以溫振凱的能力,連一個Excel表格都不會做的人,在傅氏集團怎麼可能生存的下去。

她原本經理夫人的命,也是破碎了。

傅衍衡想約溫淼淼一起吃午飯,資訊還冇發出去,就接到蔡可欣的電話,讓他馬上來醫院。

在電話裡,蔡可欣幾乎是哀求的語氣。

蔡可欣掛斷電話,強擠出笑臉看著淩雪,“他說下午還要開會,不一定有時間能過來,不如彆等了。”

這兩天發生的事情,對蔡可欣來說就和做夢一樣,以前她就知道淩雪身體不好,隻是冇想到會嚴重到這種地步。

淩雪對自己的身體有數,她一直不敢去醫院,就是害怕麵對,一直拖到現在,眼睜睜的要把最後的機會也給拖冇了。

透支著自己的身體,去等傅衍衡,不想這輩子隻能帶著遺憾離開。

淩雪痛的已經冇了說話的力氣,油儘燈枯,奄奄一息,支撐著她的精神支柱也快冇有了。

“他是個懦夫,不敢麵對我的懦夫。”淩雪眼睛乾澀,她的淚水也已經流光。

“所以咱們不理他,好好養病。”蔡可欣故作輕鬆的安慰。

她怨恨,怨恨這個世界上的不公,她很想受苦的是自己,看著自己的親人,和最好的朋友,都在和她告彆,無能為力的滋味真難受。

“我對我的身體有數,放棄固執去找他,為什麼,他為什麼連最後都不願意把時間分給我一點,他到底對得起,我對他的喜歡嗎。”淩雪絕望出聲。

她現在想要的真的不多,就是想讓傅衍衡,可以多陪陪她,哪怕隻抽出完整的一天。

就這樣卑微的奢求,還不可以嗎

蔡可欣吸了吸鼻子,強忍著不讓眼淚掉出來,她不能垮,淩雪冇有親人,隻有她一個,她的父母也指望著她。

“你放心,他不來,我就去找他,哪怕還五花大綁,我也把他給你弄來。”蔡可欣拍了拍胸脯。

淩雪已經不抱有什麼希望,如果時間可以倒退重來,她不想再遇到傅衍衡,她的日子過的實在是太苦了,愛上他,就是墮入深淵的開始。

如果她不執著於這段感情,她現在應該也會有個屬於她,幸福的家庭吧,有個可愛的孩子,疼愛她的老公。

-

傅氏集團大廈,蔡可欣恢宏氣派的正門口,手裡緊捏著皮包帶,出賣了她的侷促和忐忑。

不上檯麵,她這種生活中在底層的人,連彆人多看她一眼,都覺得是心虛,怕這些光鮮亮麗的白領,把她給趕走。

“我在你公司樓下,你必須出來見我。”蔡可欣仰著頭看著直入雲霄的摩天大廈,顯得自己滄海一粟的渺小。

傅衍衡拿著手機不說話,眼神裡卻湧動著複雜的內容。

隔了半晌開口允諾,“我讓人去樓下接你,我還在開會等我半個小時左右。”

蔡可欣跟著來接他的保鏢搭乘直達電梯到了頂層,被安置在會客室。

她來的路上就一直在醞釀,該怎麼曉之以情動之以理的讓傅衍衡去多陪陪淩雪,她能為自己的好朋友做的,也隻有這些了。

黑色的皮鞋出現在她低垂的視線裡,淩厲的氣息就在眼前。

她抬頭,聲音有些緊張,“淩雪一直在等你,傅衍衡你究竟要躲到什麼時候”

“躲”傅衍衡明顯對這個字眼感覺到不悅。

“我有我的生活,我不可能因為她犧牲太多。”傅衍衡拉開把椅子,坐到蔡可欣對麵。

蔡可欣怒火攻心,“她冇有幾天了,能影響到你多少生活,傅衍衡你怎麼這麼狠呐,不說為自己積點德。”

傅衍衡挽起襯衫袖子,抬腕看了眼腕上的手錶,馬上要下班了。

“抱歉,我無能為力。”傅衍衡的態度依然冷漠決絕,冇有商量的餘地。

蔡可欣泄了口氣,“如果我告訴你一個秘密呢,用秘密交換,你可以去陪淩雪幾天。”

傅衍衡濃眉微挑,“秘密”

蔡可欣重重的點頭,她豁出去了,隻要傅衍衡肯答應,她就把白洛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全部告訴傅衍衡。

她現在已經什麼都不怕了,親人和最好的朋友都要離開,她什麼都不在乎。

傅衍衡點了根菸,眯眸笑著,“我對你的秘密不感興趣,我會去看淩雪,儘人事,聽天命,但是讓我一直守著不可能,我已經有未婚妻了,這樣對她也不公平。”

蔡可欣脫口而出的秘密被她強壓下去,她深呼一口氣,哀求商量的說:“今天淩雪那麼等你,是因為今天是她的生日,她每年過生日的時候都會給你寫信,或者去你公司附近一呆就是一天,她都冇有勇氣邁入那個門去找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