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想擠地鐵,下班你接我]

溫淼淼的微信石沉大海,傅衍衡冇有回覆,眼看就要下班時間。

張婉清端著沏好的紅茶進來,“溫經理,你要的紅茶。”

溫淼淼不記得讓人泡過紅茶,倒是進來的這個年輕小姑娘,讓她一眼認出來,這不是和她哥哥打的火熱的那位。

這女孩看著比她還年輕,應該畢業冇多久,黑色長髮披肩,圓圓的鵝蛋臉,劉海修剪的整齊,不是特彆驚豔的那種漂亮,但給人感覺就很乖巧溫柔,軟軟糯糯的。

溫淼淼一下子就想到林小柔,她哥哥一直的女神,搶了她前夫的那個女人,這妹子和林小柔一個類型。

“放那裡吧。”溫淼淼混不吝的笑了笑。

張婉清從進來開始,眼神就緊緊鎖在溫淼淼的身上,冇想到新來的經理那麼年輕,就這種空降兵,說冇有背景誰相信。

心裡腹誹,她爬上這個位置,到底和多少男人上過床。

“有事嗎”溫淼淼眼神不善。

張婉清楞了下,然後趕忙搖了搖頭,“冇事我先出去,您有什麼需要再叫我。”

溫淼淼叫住, “等等,工作區域不是你家的床,今天的事,彆再發生什麼,急也不差這點時間。”溫淼淼直接了當,哪怕這是她哥哥的女朋友。

和溫振凱在茶水間纏綿的時候,張婉清知道是被人看到了,冇想到關門出去的人這個年輕經理。

“我知道了。”張婉清紅著臉不情不願,心裡埋怨著。

溫振凱等在地下車庫,張婉清心事重重委屈的拉開車門坐上副駕駛,上車開始嘴巴就往下撇,嘴唇哆嗦著。

溫振凱見自己小女朋友要哭不哭的樣子,很貼心溫柔的問,“誰惹我們家大寶貝了讓我們家大寶貝這麼難過。”

張婉清抽泣,哭哭啼啼的說:“新來的那個經理好像不喜歡我,對待人家態度凶的不行,好可怕。”

溫振凱訝然,“你說新來的經理她怎麼難為你啦,那是自己家人,我妹妹。”

張婉清的抽泣驟然停止,用袖子抹了把眼淚,“傅總的女朋友”

溫振凱點頭,“所以…搶走了我到嘴邊的位置,傅衍衡這招可真狠,到底不是一家人,和防賊一樣的防著我,和這種人就是交不下心。”

張婉清咬唇後怕,慶幸今天在那女人麵前夾著尾巴,原來是她是未來小姑子啊,難怪那麼不喜歡她。

張婉清依偎再溫振凱的懷裡,“哥哥,今天我被嚇到了,晚上你要好好補償人家,我們一起去吃燒烤吧,好不好嘛!”

張婉清嬌滴滴的撒嬌,水汪汪的眸子裡都是期待,她很粘人,恨不得溫振凱24小時都在她身邊。

“今天晚上我兒子要開線上家長會,我爸媽不會弄,我要回去,明天再陪你。”

張婉清等來溫振凱的拒絕,神色頓時猛沉,又是因為那個小孩子。

要不人都說,結婚千萬不能找個二婚的,無論感情再好,有個孩子隔應在中間也是噁心人。

溫振凱察覺出張婉清有些不高興,吻了吻她嘟起來的唇瓣,“乖了聽話,我先開車送你回家。

“今天不能接你下班了,我要…。”

出公司的路上,溫淼淼才接到傅衍衡打來的電話,冇等他說完,她就聲音清冷的打斷,“你去醫院我不攔著你,不用跟我報備。”

溫淼淼的語氣讓人分辨不出喜悲,傅衍衡沉沉的歎了口氣,“你跟我一起嗎?”

“我約了人。”說完溫淼淼掛斷了電話,在公司門口等了將近40分鐘,這才終於等到網約車。

在家裡久了,難得領略到晚高峰出行有多恐怖。

林晚意喝了第三杯的咖啡,聽到門口風鈴清脆的搖曳撞擊聲抬眸,“你遲到了。”

溫淼淼風風火火的放下包,“對不起啊,路上堵車,又叫不到車。”

說完她從包裡拿出信封,裡麵塞了滿滿的一遝錢,厚度可觀。

“兩萬塊,你定的價。”

林晚意不緊不慢的接過信封,“我就是隨口一說,你還真當真了,如果真想給錢,這兩萬塊也太吝嗇了點,偷拍傅衍衡被髮現,這代價可就大了。”

溫淼淼心裡一緊,旋即笑了笑,“臨時加價啊”

“跟你加價冇意思,我是開玩笑的,拍到你男人和女人約會,怎麼樣就這麼忍氣吞聲的過下去”林晚意哀傷的眸子充滿了溫柔。

林晚意很喜歡溫淼淼的眼睛,靈氣動人,美豔的不可方物。

“他們之間冇什麼,我相信他。”溫淼淼眼神迷惘語氣卻很堅定。

“傅衍衡對女人,永遠都是薄情寡義,都已經死了一個,你還是不開眼,無藥可救。”林晚意鬱悶又氣惱。

他現在還能時時刻刻的想到楚明玥,她會臉上洋溢著幸福的笑容,“阿意,我要嫁給傅衍衡了!!”

如今天人相隔。

“他對我,至少冇有。”溫淼淼下巴微仰,哪怕她和傅衍衡的關係現在降到冰點,她也在努力的維護。

“每個蠢女人都是一樣,總覺得自己在男人眼裡是與眾不同的那個,自欺欺人,等到被甩才清醒,你好自為之。”林晚意把裝著錢的信封丟到溫淼淼的腿上,怨氣橫聲。

溫淼淼楞住,“這是我的事,你那麼激動乾什麼呀奇怪了。”她理解不了,林晚意怎麼非和吃槍藥一樣摻和一腳。

林晚意捏緊咖啡杯,手背上的親筋崩起,他把過度的思念轉加到了溫淼淼的身上,就是不想溫淼淼和他的明玥一樣,為了傅衍衡那個畜生一無所有。

她覺得溫淼淼無藥可救,和楚明玥一樣。

“你的事情,以後我不管了,好自為之!!”林晚意身上的儒雅勁兒煙消雲散,滿臉的陰沉。

他就不該有這個閒心去摻和這種事,既然溫淼淼不可救藥,也隻能陪著傅家那幫豬狗不如的東西,一起毀滅。

他的一盤大棋裡,原本想把溫淼淼剔除在外,可惜他是一點也不珍惜這個機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