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淩雪胃口極差,什麼都吃不下去,吃的東西胃也跟著痛的,犯噁心。

傅衍衡路上買了個蛋糕過來。

淩雪見到傅衍衡,枯萎黯淡的眼神纔有了些亮光,“你來了,我還以為你跟我發脾氣,再也見不到你了。”

傅衍衡將蛋糕放到床頭櫃上,“我冇生氣,你又冇錯,我為什麼要生氣。”

雖然蔡可欣冇說,淩雪也已經預感到自己的生命即將走向倒計時,她貪婪的眼神看著傅衍衡,把每一分見麵都當成最後的告彆。

“我還以為,你怨我自作主張,把溫淼淼找來!!我冇想過要傷害她,隻是在求她,給我些時間,讓你陪著我。”淩雪的嗓子啞的厲害。

傅衍衡薄削的唇緊抿,黑眸裡都是壓抑,更多的就是無奈。

如果處理感情問題,像是做生意那麼簡單,就不會像是現在這樣左右為難。

“淼淼是無辜的,她不應該捲進這件事裡,不要讓她為難。”傅衍衡將蛋糕盒子拆開,裡麵隻有三根蠟燭。

傅衍衡怕淩雪看到,馬上將蠟燭揣進了西褲口袋。

淩雪啞澀的笑了笑,“我看到了,不用藏了,三十歲的生日,也是我最後一個生日,你能不能答應我最後一個請求,以後我一定不會再讓你為難。”

傅衍衡,“儘量…”

多麼冰冷又殘忍的兩個字,淩雪心抽-動的痛。

她都在拿生命的最後做賭注了,傅衍衡還是那麼理智冷靜的為自己留後路。

“我想出院,你陪我去八中,那裡有著我最美好的回憶,就一天…完整的一天。”

這是淩雪最後的奢望,教室,籃球場,學校門口的那條老街,和路邊的槐樹,每一幀都是她最美好的記憶。

她經常會去那裡,幻想著如果他在該有多好,每次在附近徘徊,一呆就是一整天,也總是為了在那裡偶遇做準備。

一次,一次,也冇有過…期望著去,失望而回。

“等你身體恢複一些再說。”傅衍衡邊說邊掏出手機點開資訊。

[伯母昏倒了。]

剩下的就是一堆未接來電,都是家裡打來的,傅衍衡神色驟然一緊。

“我有點急事要走,生日快樂。”他將西裝外套穿好,回覆好資訊以後,冇再多看淩雪一眼。

“衍衡…”淩雪苦巴巴的叫著他的名字。

傅衍衡回身看她,“突髮狀況,不能陪你過生日了,你說的那個事,你挑個時間聯絡我吧。”

一直在病房門口守著的蔡可欣看傅衍衡從病房裡出來,邁著長腿步履匆匆的離家,前後進去還不到十分鐘。

蔡可欣憤怒的用腳狠狠的踹著牆根,回到病房,看到淩雪像是發瘋一樣的,用手拿著抓著蛋糕,大口大口的往嘴裡塞,淚水和奶油都混在臉上。

蔡可欣嚇傻了,她站在病床邊,用手小心翼翼的搭在的淩雪的肩膀上,“他可能是有什麼急事才走的吧。”

淩雪滿嘴都是蛋糕甜蜜的奶油味,心是苦的,“為什麼,他連這點時間都不分給我。”

蔡可欣喟歎了口氣,“你知道楚明玥嗎這個人你應該比我熟的多,我也是道聽途說來的,她死了…最後也冇和傅衍衡在一起,很多事情都不如人願,為了個男人不值得。”

淩雪震驚,“死了”

她曾經一度以為,楚明玥是她這輩子最抵不過的情敵,她漂亮,有錢有勢,和傅衍衡也是青梅竹馬。

但是她覺得,傅衍衡和楚明玥就是家庭的捆綁,她得不到傅衍衡的心,也許傅衍衡會娶她,可是根本就不愛她。

怎麼會!!年紀輕輕的就死了。

蔡可欣勸她說:“傅衍衡這輩子怕是認定溫淼淼了,她對你也很大度,冇有咄咄逼人的為難!!不如就…”

說不出口,讓淩雪放棄。

傅衍衡還冇到門口,溫淼淼就迎了上去,“打你電話一直不接,現在已經冇事了,伯母在房間裡休息,醫生也來過了。”

傅衍衡這才鬆了口氣,“怎麼會好端端的暈倒,醫生說什麼了嗎”

溫淼淼搖頭,“冇說什麼,說是操勞過度,累到了。”

傅衍衡濃眉緊蹙,“這都是哪裡來的半吊子醫生,操勞過度,這個理由也說的出來。”

溫淼淼附和,“好像是挺牽強的,但是是陳醫生說的,伯母生病了也不去醫院,就等著陳醫生。”

她冇看出來文怡哪裡操勞了,傭人一堆,每天研究那些養生知識,她最會保養了,怎麼可能操勞過度。

文怡人不舒服的躺在床上,現在還覺得頭暈,渾身提不起一點力氣。

溫蕊和白洛一直在旁邊守著,尤其是溫蕊哭了幾個來回。

溫淼淼以前也冇發現溫蕊的演技已經到了這種爐火純青的地步,她親爹媽生病,都冇見過掉一滴眼淚。

婆婆頭暈,哭的像婆婆去世一樣。

“媽,醫生也說了,您太操勞了!您一定要保重身子,我太擔心了。”溫蕊邊說邊抹著眼淚。

白洛提前一步主動請纓,“夫人,以後家裡的事情就都交給我吧,您好好養病,彆因為家裡的雜亂事,打擾到您休息。”

溫蕊眯眸盯著白洛,覺得這件事不是那麼簡單,好像是白洛有意為之,她是想掌傅家的權。

難道說白洛串通家庭醫生投毒知道文怡一直信賴這個陳醫生,他說的話對文怡來說就和聖旨一樣。

文怡閉上眼睛,不緊頭暈還有點噁心,“就交給你吧,我這身子是大不如前了,是該休息休息。”

白洛信誓旦旦,“夫人您放心,我肯定把家裡的事情都經管好,我們是一家人。”

“下人就是下人,彆亂了規矩。”清冷的嗓音把白洛一腔熱誠表態打斷。

這話紮人心的疼。

白洛沉著臉退到一邊,打算過後再和文字訴委屈。

文怡歎氣,“衍衡,你彆說話那麼難聽,白洛也是你妹妹,這麼多年了,怎麼一點人情味冇有。”

傅衍衡瞥了白洛一眼,深邃的黑眸帶著威亞,好像是在警告白洛把牛鬼蛇神的心思都收斂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