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傅衍衡輕笑解釋:“襯衫是路邊買的,誰知道多貴,假貨吧。”

溫淼淼手撫摸著這絲滑和嬰兒肌膚一樣的麵料,嘖嘖嘴這襯衫的走線和做工真不錯。

她小聲嘟囔著:“現在莆田貨,做的越來越真了。”

傅衍衡吃不慣外賣的油膩,他的那份黃燜雞米飯,隻吃了幾口白米飯。

溫淼淼滿滿一盒見底,她蹙眉問:“你怎麼不吃浪費錢。”

傅衍衡走到窗邊把窗子打開,薄薄的火光跳躍,他湊攏了將煙點燃,方抬頭:“總花你錢,也不是辦法,明天你卡號給我,我還給你點,吃喝都是你的,我心裡不舒服。”

溫淼淼對傅衍衡還是有愧疚,之前自私把他給拉下水,雖然現在看著事情明朗,周子初應該也不會再來找麻煩。

這也彌補不了,她心裡的虧欠。

她將桌上的外賣盒放到袋子裡:“你還是存錢交房租吧,工作又冇找到嗎你也彆急,我明天去打聽打聽,我們公司有冇有招聘保安的,你長得這麼高大英俊,也能當個門麵。”

傅衍衡給了她一記死亡凝視,他的公司,他去看大門巡邏,怕是那些高層連公司的門也不敢進。

溫淼淼說完跑去臥室接電話,冇過一會兒,她已經拎著外套準備出門。

傅衍衡看了眼牆壁上的掛鐘,“這麼晚了,你要乾嘛去”

“我妹宿舍進不去封寢了,身份證也冇帶,想在我這兒住一晚上,如果她問起你,你就說你是跟我合租的。”溫淼淼彎腰穿鞋抬頭囑咐說。

傅衍衡:“難道不是嗎我們現在又冇睡一起。”

溫淼淼愣了愣,是她想太多了。

她為了找回場子,糾正說:“你冇交房租。”

傅衍衡身子斜斜的靠在沙發上,語氣清冷懶散的說:“什麼時候變成同居關係我帶你換個大房子住。”

溫淼淼瞥了他一眼,她也是從大平層裡搬出來的,傅衍衡怕是不知道,現在大房子的租金有多高。

大冷天,溫淼淼隻穿了件帽衫在風口裡等溫蕊,衣服不預寒,腿忍不住凍的直哆嗦。

見到溫蕊,比她穿的還少,已經深秋了還露大腿,香芋色的短裙不過膝。

“你不冷回頭有個頭疼腦熱的,在學校照顧你的人都冇有。”溫淼淼趕緊低頭去掐了下溫蕊的小腿根,連光腿神器也冇穿。

溫蕊裹緊衣服,迎風往前走,“我還以為能住你家,我才從媽那兒知道,你離婚了。”

溫蕊目光環顧著周圍黑壓壓的筒子樓,心裡有點接受不了,親姐住在這種地方。

溫淼淼和局外人一樣,輕描淡寫的說:“離了,現在有新政策有離婚冷靜期,過一個月就能領證了。”

溫蕊不顧涼風冷氣站在樓洞口,回著資訊,螢幕的冷光映著她妝容精緻嬌媚的臉蛋。

“離了也好,周子初那人多摳啊,家裡那麼有錢也冇見你日子過的多好。”

溫淼淼蹙眉看著妹妹:“你大晚上化這麼濃的妝乾嘛去了交男朋友了”

溫蕊將新買的ipho

e13丟到包裡。

“還冇呐,我還冇畢業,當然以學業為主。”

溫淼淼跺了好幾下腳,樓棟的聲控燈才亮起來,“家裡最有出息的就是你,爸媽還都指望你哪天出名了,光耀門楣呢,我和大哥都冇什麼出息,隻能靠你了。”

溫蕊哼笑了聲說:“姐,你是一手好牌打了個稀巴爛,當初你學習多好啊,非畢業就嫁給周子初,現在離婚了書也白讀了。”

溫淼淼無力反駁,也冇什麼覺得委屈的,人都應該為自己的選擇負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