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沈子安翹著二郎腿,進來手機就冇離手過,一直捧著手機在玩遊戲。

傅衍衡忍了幾分鐘,這才把他的手機從手裡搶過來,隨手扔到沙發上。

沈子安哭喪著臉,“衍衡你乾嘛你知道不知道,我現在連玩遊戲的時間都分不出來,苦透了!”

沈子安對自己的“忙碌”苦不堪言,懷念他前花天酒地,嫩模網紅廝混的日子,哪裡會想到,有一天能可憐到,連玩遊戲的遊戲的自由都冇有。

娶冷青檸,就跟娶了個祖宗差不多,那是折磨人的活祖宗。

“我跟溫淼淼求婚了。”傅衍衡坐到沈子安對麵,白色的煙霧籠著他的臉晦暗不明。

沈子安震驚又意外,在他眼裡,溫淼淼這種攻擊性不強的女人,就不適合傅衍衡。

這是給傅衍衡下了什麼降頭,竟然會讓傅衍衡動了婚姻的念頭。

沈子安好半天都蹦不出一個字,一雙狹長的桃花眼,緊緊的盯在傅衍衡身上,想不通,怎麼也想不通。

半晌她纔開口,“動真格的了溫淼淼是不是幸福的要死,覺得自己終於苦儘甘來了”

傅衍衡薄涼的唇角笑容輕佻: “她冇同意,說了幾次,她都冇同意。”

平地一聲雷在沈子安的心口窩炸開,“不同意她瘋了吧,多少女人想要的位置,你都遞到她嘴邊了,她不張嘴”

傅衍衡把淩雪的事情告訴了沈子安,處理感情問題上,他是不比沈子安那麼遊刃有餘。

沈子安聽後變得嚴肅,從淩雪生病開始,他就覺得可惜。

上次見淩雪也是很多年前了,他記得很清楚,那天應該是她們學校開運動會,運動會開一天半。

第二天中午放學。

他陪著傅衍衡去學校門口接淩雪,穿著白藍校服的淩雪在人堆裡,絕對屬於那種一眼就能吸引到人目光的女孩。

淩雪很靦腆拘謹,和她說話的時候,她都會紅著臉躲在傅衍衡的身後,傅衍衡對她也很好。

這種少年少女時代的感情,充滿著青澀,熾熱…

一轉眼,已經過了那麼多年。

“這就難辦了!淩雪年紀輕輕的得了這個病,紅顏薄命啊。”沈子安傷感用手揉了下鼻子,哭嗎…肯定是哭不出來。

“我要是溫淼淼,我就算這樣也嫁給你了,傻啊!跟一個要死的人計較,心胸一點也不開闊。”

沈子安很共情的站在傅衍衡這邊,覺得溫淼淼是小題大做了。

傅衍衡能娶,她就嫁,彆再矯情的,過了這村冇這店,有她哭的時候。

傅衍衡捏了捏眉心,女人的事情攪的他心思不寧,淩雪還在那兒等著,見一麵少一麵,他如果去了,又覺得對不起溫淼淼。

“不如就晾著她,女人就不能太慣著,你越表現的很在乎,她就越蹬鼻子上臉,得寸進尺,把淩雪安心送走,彆給自己填那麼多孽債,就這深情的主,死不瞑目了,做成女鬼也不帶放過你的,上次楚明玥的葬禮以後,你生病那麼久。”

沈子安替傅衍衡條條是道的分析,哪怕他自己現在還身陷囫圇。

男人天生的憐香惜玉,就是見不得可憐女人。

傅衍衡深吸一口氣,暗色的眸子清冷如寒潭,“算了!我答應過溫淼淼,不會讓她受委屈,這些日子委屈也受的多了,人生難免會有點遺憾,誰死了又能確保死的瞑目。”

沈子安說的口乾舌燥,合著半天說了個寂寞。

他重新撿起手機,有點生氣的幫腔,“當初我記得你挺喜歡淩雪的,隻要空閒的時候就找她出來,要出國讀書之前,還準備帶著她一起,以前的喜歡不作數了”

“如果我現在單身,可能就在醫院陪她了。”傅衍衡強硬的開口。

沈子安緊閉上嘴巴,傅衍衡跟他可比不了,他的心比誰都軟,如果這種兩難的選擇發生在他身上,就不會讓淩雪那麼可憐孤單的走。

冷青檸打電話過來,沈子安看到螢幕上跳動的兩個字,紮心口的疼。

什麼時候,她是把自己的名字改成老婆了,不要臉!!

沈子安晃了晃手機,“我去陪她產檢,嬌氣的要死,每次產檢都必須我陪著,冇見過哪個女人天天需要老公陪的。”

“嗯…”

沈子安怕了冷青檸,還不如回最開始的時候,冷青檸不待見他,結婚以後才發現徹底變味了。

冷青檸越來越黏著他,佔有慾強到變態,每天還會查他的手機,恨不得一雙眼睛24小時黏在他的身上。

這種讓人窒息的壓迫感,誰又能承受的住。

冷青檸在公司樓下等著沈子安,沈子安見到她臉就繃不住的垮下來。

“誰讓你過來的,不是說好在醫院碰麵嗎還是怕我騙你,來這裡抓人。”

冷青檸冷聲道,“好心當驢肝肺,我是來接你。”

沈子安拉開車門,不願意和冷青檸坐在一起,坐到了副駕駛上。

大著肚子的冷青檸動作粗暴的一腳踹在車門上,“你下來!!坐到後麵去。”

沈子安閉上眼睛,一拳頭打在裝著防彈玻璃的車窗上,“我連坐在哪裡的資格都冇有”

冷青檸也不慣著,聲音拔高了幾分,“彆在這兒跟我耍橫,沈子安你是誠心吵架呢吧。”

沈子安不情不願的從車上下來,長腿邁進後座,冷青檸這才滿意。

“我現在是為你生兒育女,女人懷孕了不容易,大著肚子,孕激素影響,心情也跟著不好,你要遷就我。”冷青檸看出沈子安今天氣不順,故意往前挺了挺肚子。

沈子安揉了揉凸起的太陽穴,腦瓜仁子像錘子盯到腦門上一樣疼。

他放棄抵抗,冷青檸變態的佔有慾和控製慾,折磨的已經心力交瘁。

在傅衍衡的辦公室裡,話還在耳邊熱乎著,挑剔溫淼淼的不是。

如果淩雪的事發生在他身上,沈子安想想就後怕一身寒氣,冷青檸如果知道了,她肯定會跑去醫院裡大鬨,把那個纏著她老公的女人,氧氣管子給拔了。

她什麼事情做不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