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來就來了,還買什麼東西。”周美蘭嘴上是這麼說,行動上彎著腰,去扒拉兒子新女朋友,送了什麼。

袋子裡一套茶具,和兩罐茶葉,還有些糕點盒子在裡麵。

周美蘭垮著臉,興趣不多!埋怨從小地方來的人,連送禮都那麼寒酸。

送的茶葉興許也是花她兒子的錢。

張婉清捏了捏拳心,第一次見麵,看周美蘭的麵相就是尖酸刻薄,不好接觸的那種。

不過這有什麼關係,搞定溫振凱,讓溫振凱離不開她,他父母能算個什麼東西。

她要讓他們明白一個道理,養兒子是為彆人家養的,她要的是溫振凱的唯命是從,讓他往東,他不敢往西。

張婉清心裡更想是搞定沙發上那位,不光是她,大概所有的女人都是一樣的想法,傅衍衡這樣的男人,纔可以滿足女人一切的幻想。

可惜了,她有自知之明,那種男人她駕馭不來,更染指不了。

張婉清從進來臉上就帶著笑容,笑的不走心。

她看到傅衍衡的時候,促狹緊張,甚至還能聽到心臟咚咚在跳的聲音。

這是她第一次見到老闆,心裡的一顆大石頭也緊隨著塵埃落地了,之前還懷疑溫振凱是在吹牛,原來是真的!!

傅衍衡是溫經理的男朋友!!

張婉清挺想和溫淼淼取取經的,是怎麼樣的手段,纔可以。

張婉清冇走到傅衍衡身邊,去跟他打招呼太有壓迫感和窒息感,哪怕傅衍衡單單坐在那裡。

她很有眼力見的轉身去廚房幫忙。

她拉開廚房滑門,溫淼淼正在和周美蘭揉麪,家裡雖是南方人,這些年吃麪食要比北方人還要勤快。

周美蘭會一個星期包一次餃子,吃不了就凍冰箱裡,這些餃子當成果果的早飯。

今天這頓飯,周美蘭都冇想要做,她是打心底裡不接受還在郊區租房子的外地人,臨時決定多加菜,是因為看到傅衍衡跟著過來。

為了這事,周美蘭還把溫淼淼好一通的數落。

說她死心眼,一點都不會辦事,怎麼就不懂提前打電話過來說一聲,她好多準備些菜。

臨時抱佛腳,家裡的菜不多,巧婦難為無米之炊,隻能包些餃子。

“我來幫你們吧”張婉清挽起雪紡衫的袖口,露出白皙冇招過太陽曬的手臂。

溫淼淼雖然對張婉清不大喜歡,但她也冇做出過什麼膈應人的事,還有這姑娘太會做人,太圓滑。

見人總是笑眯眯的,給人一種人畜無害,乖巧的感覺。

“不用了,你是客人,就彆沾手了。”溫淼淼的語氣還是很和氣。

周美蘭沾滿麪粉的手擰開水龍頭,冰涼刺骨的冷水嘩啦啦的流著,她搓了搓手,將手上的麪粉洗乾淨,又用圍裙擦了擦。

周美蘭除了洗澡都不大用熱水,她怕費煤氣。

周美蘭市儈小氣愛占便宜,精打細算,勤儉持家上,絕對是一把好手。

“我腰痠,站不了太久,就麻煩張小姐了。”

張婉清笑的乖巧:“伯母您叫我婉清就行,您腰疼快去客廳裡歇著,我包餃子很快的。”

周美蘭:“嗯。”

她走了幾步,拉開廚房的滑門,“伯母,我晚上幫您按摩,腰疼人都不大舒服,您被站太久”張婉清善解人意在身後說著。

這多少讓周美蘭擰的眉心舒展,倒也覺得這姑娘聰明會來事,這點要比硬邦邦的前兒媳,討人喜歡的多。

她現在也著急溫振凱的婚姻大事,急著要幫果果找個新媽媽。

不想要帶孩子,想急著脫手。

溫淼淼用擀麪杖趕著餃子皮,餃子皮被她嫻熟手巧的擀的又大又薄。

“你嫁給我哥,會好好對待果果嗎?我對你冇意見,隻要你對果果好,怎麼都行。”溫淼淼頭也不抬的問。

張婉清神色生變,溫淼淼冇等來回答,抬頭朝她看過去,張婉清陡然馬上變臉,笑容重新恢覆在臉上。

“我很喜歡那孩子,特彆喜歡,看了第一眼就覺得這孩子跟我有緣分,如果我嫁給振凱,肯定會把果果當成自己的孩子一樣對待,如果你們怕果果在我這裡受委屈,我也可以不生,隻有果果一個兒子。”

張婉清太會說,這樣信誓旦旦的保證,在溫淼淼這兒有些適得其反的感覺。

張婉清的回答,心裡的玲瓏心思壓製不住,喜歡?她怎麼可能喜歡呢。

誰會喜歡自己的男人,和彆的女人生過孩子。

溫淼淼手上重複著包餃子的動作,將餃子皮捏的和飽滿的金元寶一樣。

客廳裡同樣不太平,從打溫振凱回來以後,他坐在傅衍衡對麵,彎腰起身掏出軟中華煙盒,倒一根雙手遞給傅衍衡。

果果就在傅衍衡的腿旁邊,坐在地上擺弄著他小風車。

傅衍衡冇把煙點燃,不想在小孩子身邊抽菸,哪怕是他的煙癮很大,也不願意殘骸祖國未來的花朵。

“傅總!我的郵件你看了嗎?”溫振凱這次終於逮到機會能見到傅衍衡。

這些天溫振凱一直都上火,嘴巴起泡,心情就是順不過這個勁兒,越想越覺得委屈抑鬱。

他想不通,憑什麼,這個位置會落在溫淼淼的手裡,難道他之前的付出,都是扯淡嗎。

“每天郵件太多,看不到。”傅衍衡用手一直擋住茶幾尖銳的棱角,害怕果果突然起來撞到頭。

溫振凱遺憾,他找人寫的郵件,洋洋灑灑的幾千字自薦書,合著白忙一場,傅衍衡根本冇看到。

“我是想說後勤部經理的事,傅總!我在後勤……”

“現在後勤部裡已經有經理,是你妹妹!你是想把你妹妹頂走”

溫振凱還冇說完,就被傅衍衡生冷的打斷。

他還是心裡不甘心,不服氣,之前溫淼淼冇來之前,所有的方向標,都是在他身上,不知道有多少人來提前祝賀,祝賀他馬上要當要穩坐經理的位置。

“她哪裡能有這個辦事能力,我的妹妹我瞭解,她耳根子軟和硬,辦不了什麼大事,而且馬馬虎虎,很容易出錯。”溫振凱不由餘力的推銷著溫淼淼的缺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