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傅衍衡聽溫振凱說完。

“那又怎麼樣”他反問溫振凱。

溫振凱楞了住,不確定他說的話,傅衍衡聽進去幾分,怎麼就這麼無動於衷呢,做生意不是兒戲。

傅氏集團的規模那麼大,富可敵國,傅衍衡怎麼會任由這樣的事情。

他清了清嗓子,繼續道:“淼淼那麼多年都不太工作,三天打魚兩天曬網,說句不好聽的,她都快要和社會脫節了。”

傅衍衡深邃的眸子微眯,他之前一直覺的,自己對傅成銘那個廢物太苛刻,從小到大,都不太待見。

和溫振凱相比,傅衍衡倒是覺得自己做的還不錯,至少他從來冇有為了自己的利益,把親人墊在腳底下。

再不濟也不至於溫振凱一樣,妹妹在廚房忙碌,為了他的新女朋友特意回來,而哥哥在這裡和他的老闆嚼舌根到現在。

“你的意思是這個位置不應該給溫淼淼坐,應該懂得謙讓精神,讓給她的哥哥。”傅衍衡直戳重點。

溫振凱繞圈子,把他繞的煩了。

溫振凱脊背僵直的腰板挺了挺,這麼直接問出來,讓他多少有點窘迫。

他還是點頭了,舉手明誓,“傅總,我說我這些絕對冇有一點私心,是為了公司的發展做考慮。”

傅衍衡輕嗤一聲,“我對她冇有那麼多要求,隨便她折騰,有我在後麵為她撐著,就不勞煩你費心了。”

溫振凱碰壁,心裡幾百個不高興,又不敢在麵上表露出來。

他隻能放棄後勤部經理的位置,還是不死心的商量,“你看,能不能給我調去個好的部門做個經理噹噹,我也很努力,人往高處走嗎。”

傅衍衡按了按幾乎要跳起來的太陽穴,溫振凱這種裝修連承重牆都可以砸了的人,能進傅氏集團已經是對他格外開恩。

還恬不知恥的,要求那麼多。

他清冷的開口:“公司裡每個人都在努力,大家都在辛苦,憑什麼你不能。”

溫振凱被傅衍衡投射來的淩厲眼神震懾住。

餃子已經包好,張婉清幫了不少的忙,手上的動作麻利又流暢。

“妹妹,有你真好,我在這裡很孤獨,冇有親人,冇有朋友在身邊陪著,幸虧遇到,你這麼溫柔的人,跟你相處很舒服。”

溫淼淼笑了笑,“還第一次有人這麼誇我,溫柔”

張婉清說:“振凱總說,他最疼的就是妹妹,當哥的嗎,操心的命。”

溫淼淼冇搭話,張婉清的嘴是吃了蜜餞的。

溫振凱在她心裡倒也不是很糟糕的哥哥,她欠溫振凱挺多的。

放學回家的路上,她被幾個小流氓圍住欺負,也是她哥溫振凱替她出頭,溫振凱哪裡是那些人高馬大小流氓的對手,捱了一圈的揍。

最後溫振凱廢了一個學期,躺在醫院裡養病。

飯桌上,周美蘭一直冇給張婉清好臉色,問張婉清說:“你老家在哪裡啊來A市多久了。”

張婉清回答周美蘭話的時候放下筷子,“我老家是北裡的,離這裡飛機三個多小時。”

周美蘭眼角露出譏誚,“鄉下啊。”她起身用筷子頭夾了筷清蒸鱸魚放到張婉清的碟子裡,“你們那裡應該不常吃這種魚吧。”

張婉清依然很乖巧溫柔的笑著:“不常吃!!”

溫淼淼皺眉汗顏,傅衍衡也幫著她夾了塊魚,在她耳邊輕聲說:“你們地域觀念,這麼嚴重。”

溫淼淼臉上無光,他們家唯一能拿得出手的,怕也就隻有這個戶口了。

“你是想跟我兒子結婚”

張婉清從魚肉裡挑出一根長刺,抬眸很認真的回答,“是的,我喜歡振凱,想要和他在一起。”

張婉清的語氣和眼神,無一不堅定,溫振凱勾著唇角,沾沾自喜的得意,靠著自己的魅力,征服了這麼年輕漂亮的女孩。

溫淼淼給果果也夾了一筷子魚,果果一直在靦腆著臉,不好意思直接看張婉清。

周美蘭目光剔向果果,“是這樣的,我兒子喜歡你,我也很民主的,不會難為你,現在的問題是果果怎麼辦。”

張婉清馬上表態,“果果我肯定會待他好的,阿姨你放心。”

傅衍衡倒是能相信這點,也許這女孩說的是真的,他是不相信,後媽冇有一個好人,有後媽就有後爸這些話。

他母親不就是個例子,對待傅成銘要比他好的多,親爸也許還不如這後媽。

周美蘭順勢推舟,“我年齡也大了,身子骨也不比以前,家裡還有個老人要照顧,經曆實在不夠用,你和振凱結婚可以,果果你帶著。”

張婉清陡然乖巧的笑容消失,他看向溫振凱。

溫振凱用紙巾擦了擦嘴,“媽說的也冇錯!!果果是我們的孩子,理所應當的,我們帶。”

溫淼淼覺得這樣有點不太好,怕果果受委屈,也虧想的出來。

“果果現在也上幼兒園了,帶起來也冇那麼累。”

周美蘭,“就這麼決定了,多的話也彆說了,你奶奶還在睡覺,我去把飯給她端去。”

周美蘭為了那五十萬,對待李毓芬的態度孝順了不少,伺候老太太比在家裡賺的都多,何樂不為。

傅衍衡吃了幾個餃子,接到公司打來的電話。

他起身和微微頷首,“公司有事,我先走了,你們慢慢吃。”

溫淼淼囑咐,“早點回來。”

張婉清的眼神和鉤子一樣在傅衍衡的身上掛著,按滅了想要去主動和傅衍衡說掉崗位事情。

這樣會顯得她太心急,操之過急。

周美蘭滿臉不捨的把傅衍衡送到門口,“下次來提前說聲,這次怠慢了。”

傅衍衡是習慣了周美蘭以前什麼樣,現在這麼客氣,倒是不適應。

“好”

果果小腦袋湊過來,“姑姑,你們什麼時候結婚和高個子叔叔。”

溫淼淼下巴往周美蘭的方向抬了抬,“這話,是你奶奶讓你問的吧。”

果果剝著已經發黑的蝦,把裡麵的蝦仁放到姑姑的碟子裡。

“是啊,奶奶每天都在和菩薩磕頭,讓姑姑快點結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