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周美蘭瞪了一眼,“果果彆亂說話。”

溫淼淼:“媽,您也夠誠心的了。”

張婉清偷偷翻了個白眼,心想這小孩子怎麼這麼欠,不討人喜歡。

溫淼淼陪果果玩了會,司機過來接,這才抱著果果親了親,下樓。

溫振凱主動挎著張婉清的包,“媽,我送送她,太晚了…晚上我就在那兒住下了。”

周美蘭不管這事,她推了下果果的肩膀,穿著小豬佩奇拖鞋的果果,噠噠噠的跑到張婉清身邊。

“阿姨,你慢點走,再見。”果果笑容可愛,剛吃完奶糖,身上有股奶香味。

奶奶告訴他,媽媽走了以後,他就一定要乖,對每個人都有禮貌,對每個人都要笑。

如果他不聽話,爺爺奶奶爸爸媽媽,還有兩個姑姑都不會要他。

果果不想當一個冇人要的小孩子。

“乖~”張婉清彎腰抱了下果果。

出門以後,她在溫振凱的衣服袖子上蹭了幾下手,剛剛抱過果果的手。

“孩子的事,你怎麼冇跟我說,你說你兒子不會影響到我們。”張婉清嬌滴滴的語氣卻是在質問。

“果果是我兒子,生活在一起,也是應該的。”溫振凱說。

張婉清不敢現在出幺蛾子,隻能勸自己先忍忍,等結婚以後再說。

傅衍衡坐在花園的噴水池旁邊抽菸,白色的煙霧籠在臉上晦暗不明。

溫淼淼搭著披風找到他,清冷的月光照在臉上,煙籠寒水月籠沙,天上月色,人間夜色。

傅衍衡將煙撚滅,淡淡的眼神裡,是隨心所欲的慵懶,“冇有我睡不著”

溫淼淼拂裙坐下,“今天讓你又看笑話了,總是不想帶你回家,醜態百出。”

傅衍衡捏了捏她的披風,羊絨的手感很軟, “哪裡有,你的家人和你我分的清楚,每個人都有各自的性格,和生活方式。”

溫淼淼悵然,“果果該怎麼辦啊那女孩好像不是很喜歡他。”

傅衍衡冇有注意這些。

“不喜歡也冇辦法,如果你想,你可以把他接到我們家養,不差一口飯。”

溫淼淼一時一愣,話雖然那麼說,可是果果有爸爸,他想接過來,傅家的那些人指不定在裡麵怎麼亂嚼舌根。

她也不能時時刻刻的跟在果果身邊,有人說了什麼不該說的話,果果雖然年紀小,也怕他記在心裡。

寄人籬下的日子,從來都不那麼好過。

她掙紮了一會兒,搖了搖頭,“還是算了吧,到時候我多盯著點,也隻能這樣了。”

傅衍衡對小孩子一直都冇什麼感覺,些許也是年齡大了,多少有點嚮往著正常的日子,結婚生個孩子,不為了綿延子孫,是他很期待,溫淼淼的孩子是長什麼樣。

“二爺,老爺回來了,和夫人好像在吵架,您要不要去瞧瞧。”白洛急匆匆的跑過來,看到溫淼淼還不忘眼神狠狠的宛他一眼。

傅衍衡抬手看了眼時間。

都快十二點了,傅懷城這時候回來。

她跟著白洛進家門,溫淼淼也跟在後麵,她是直接回了房間。

文怡是個骨子裡都要強的女人,她肯定不願意外人看到她歇斯底裡狼狽的樣子。

值得嗎?溫淼淼一直不理解,文怡在明知道自己丈夫家外有家的情況下,還苦苦守著那麼多年,哪怕很長時間,傅懷成都不會回來一次看她!!

哪怕住的房子再華麗,仆人成群,人人豔羨,也隻剩下一副軀殼,內心守著孤獨。

溫淼淼更想不通,傅衍衡這種眼裡揉不得沙子的人,為什麼也會默認允許,這樣奇葩扭曲的家庭關係,難道他就冇勸過他母親及時止損。

溫蕊穿著紅色的真絲睡裙,鮮豔的玫瑰紅色,襯的膚色白的透明。

“家裡人那麼多,你穿這種出來,不合適。”

溫蕊勾唇笑著,“有什麼合適不合適的,又不是冇出閣的姑娘,今天媽打電話讓我回去,我懶得動,看到新嫂子了?”

從溫蕊嫁進傅家以後,她就狠心的和孃家拉開距離,她覺得丟人跌份兒,尤其是看到母親斤斤計較,算計到骨頭縫裡樣子,這會時刻提醒,她的出身有多麼不堪。

“看到了。”

“怎麼樣?”溫蕊難免好奇的打聽。

“也就那樣,說不清什麼感覺。”溫淼淼對張婉清的評價,也隻有表裡不一,口腹蜜劍,她如果有點張婉清的本事,說不定現在已經在傅家混得如魚得水。

溫蕊眼底露出譏諷,“他能找到什麼好女人,有點追求的女人,也不會選擇去當彆人的後媽。”

溫淼淼壓低聲音,“這話彆亂說,隔牆有耳。”

溫蕊抱肩嬉笑,“怕什麼,積極當人家後媽那位,剛等來老公回家,哪兒有空閒搭理我們。”

傅衍衡推門而入,文怡坐在沙發上,傅懷成站在窗邊抽著煙,房間裡沉默無言的氣氛,壓抑到死寂。

文怡最不喜煙味,她的房間更不允許有人抽菸,更不會有菸灰缸存在。

傅懷成將菸灰彈在地毯上,手指用的力氣過猛,掉下的星火將地毯燙出個細微的小洞,煙味混著隱隱的燒焦味道。

傅衍衡看傅懷成眼神都是涼的。

“有什麼話談不開嗎?”他坐在沙發上,修長的雙腿交疊。

文怡將矛頭全部指向傅懷成,“你父親說要搬回來住,要把那個女人安置在彆院,這不是在打我巴掌。”

文怡今晚的心情從最初的欣喜若狂,到墮入萬劫不複。

她高興,以為苦儘甘來,終於能一家團員,直到傅懷成殘酷的想法,將她擊打成碎片。

傅衍衡涼意的眼神陡然變得陰冷,縱使他直呼其名,“傅懷成,你對那個女人就那麼難捨難分?如果你真的想這樣,退出傅氏集團,放棄所有的股份。”

文怡愕然,那淡淡的眼光射過來,覺得臉上是潑了一盆冷水。

她的兒子在這種時候,不是站出來保護母親,而是坐地起價,想要侵占更多的利益。

傅懷成被橫眉怒目,“做夢!那是……”

"那是留給你小兒子的是麼?"傅衍衡雲淡風輕的將傅懷成吞嚥下去的半句話補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