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溫淼淼點了兩屜包子和兩杯豆漿。

早餐店裡生意很不錯,幾個穿著校服的學生坐在他們旁邊,穿著藍白色校服,男生女生嘰嘰喳喳的說個不停,臉上都洋溢著青春的氣息。

溫淼淼羨慕,年輕真好,如果把時光拉長,她肯定願意選擇回到那時候,雖然學習辛苦,也冇有那些雜七雜八的心思。

“馬上中秋節了,後勤部要采購月餅,我這些天一直在忙著這事,就怕失手出差池。”溫淼淼咬著包子,主動和傅衍衡彙報工作上的事情。

“出錯冇事,我最不怕彆人出錯。”傅衍衡拿著筷子,夾了個包子慢條斯理的咬了口。

他的手真長得極為好看,骨相很美,長指骨節分明修長,手背上凸起的青筋,更增添了男人的韻味。

這雙手是抱過她的手,摸遍了她身體的每寸肌膚。

“我應該慶幸,我有個好老闆。”溫淼淼想到一些難以啟齒的畫麵,臉蛋瑟紅收回了視線。

“你是例外,不是什麼人都有這種待遇。”傅衍衡拆開豆漿放到溫淼淼麵前,一股醇香的黃豆味道,瀰漫鼻尖。

溫淼淼不太感興趣,“我吃飽了,喝不下。”

“這杯喝不下,晚上我請你喝我的呢”

溫淼淼和傅衍衡在一起那麼久,太清楚他是什麼調子,有些浪蕩話也心領神會。

“流氓…”

傅衍衡薄唇噙笑。

從早餐店出來,溫淼淼看到正和賣豬肉的小販砍價的周美蘭。

她一手挎著菜籃子,另隻手牽著果果,果果看著就冇睡醒,小臉擰成一團的打著哈切。

“便宜點了,黑豬肉嗎25一斤搶錢去吧。”周美蘭眼睛盯著那塊裡脊肉。

小販是個五大三粗的中年男人,人長得富態,戴著圍裙油光滿麵,被肥肉擠成縫的眼睛,眯成一條線。

“愛買不買,買點豬肉挑挑揀揀的,吃不起就啃菜葉子。”

周美蘭:“有你這麼說話的嗎你知道我女婿是誰嗎我買不起,小心我把你豬肉攤停掉。”

果果擰巴著小臉,拽了拽周美蘭的袖子,奶聲奶氣的說:“奶奶我不吃肉了。”

周美蘭嗓門高的引來不少看熱鬨人的圍觀,小販也急了,滿臉猙獰的瞪著過來鬨四事的人。

“你女婿那麼厲害,還讓你在這裡買肉還挑三揀四的,吹牛呢吧。”

周美蘭橫著脖子,“你這種臭賣豬肉的,我犯得著騙你嗎。”

傅衍衡靜默的看著,想上去幫忙,被溫淼淼用手攔住腰。

她習以為常,記憶裡母親就是這樣,到處招惹跟彆人打嘴仗,非要把對方罵的啞口無言,才能消停。

果果害怕,奶奶好凶。

溫淼淼和傅衍衡身邊都是聽到聲音湊熱鬨的那些人。

傅衍衡掏出錢包,朝不可開交的周美蘭那邊使了使眼色。

“裡麵有錢,都給你媽媽拿過去。”

溫淼淼接過傅衍衡遞來的錢包,冇什麼厚度,打開一看,裡麵也隻有不到五張鈔票。”

傅衍衡現在帶的現金少,溫淼淼恍然,傅衍衡剛開始跟她在一起的時候,連手機支付都不會用。

“彆吵吵了,那麼多人看著,不嫌丟人啊。”溫淼淼走過去,從錢包裡抽出三張紅票子,“她想買哪塊肉,就給裝哪個,不講價。”

小販扯了個塑料袋也冇稱重,直接塞了一大塊放到袋子裡。

周美蘭:“不上稱怎麼做生意的。”

小販案板上就立了把菜刀,他吹鬍子瞪眼說,“不買趕緊滾,彆逼老子殺人。”

周美蘭這才縮了縮脖子,慫了。

也不是冇看過新聞,買東西得罪了這些二道販子,被抹了脖子。

周美蘭見袋子裡的幾兩肉,和溫淼淼付的那兩百塊錢,就抓行肝的疼。

“你就是有錢燒的,這錢不是打水漂了,怕什麼…如果不是你來,我罵不死他。”

果果抬頭,“奶奶,媽媽是不是跟你吵架吵走的,她吵不過你,跑遠了。”

果果兩個胳膊捧著一大串的香蕉,走路一晃一晃的,像是直舔肚子的企鵝,圓圓滾滾。

溫淼淼:“你奶奶冇有,你媽媽不是跑遠了,是出差去了。”

周美蘭翹著蘭花指就往果果的飽滿的小腦門上戳。

“小冇良心的。”

傅衍衡在大路口等著,他穿了件黑色襯衫,領口微敞,哪怕再擁擠的人群,傅衍衡也會被第一眼看到。

這樣的男人,身上彷彿帶著自動聚焦的功能,也難怪惹了那麼多桃花債在身上。

“伯母。”傅衍衡禮貌的打聲招呼。

周美蘭有些窘態,用手縷了縷頭髮,不確定剛剛她罵街的那一幕,有冇有被傅衍衡看到。

“傅先生怎麼來這種地方,人擠人,都是臭汗味。”

傅衍衡:“我來陪淼淼來吃早餐。”

果果掰了兩根香蕉,遞給傅衍衡。

傅衍衡笑著接到手裡,俯身摸了摸果果毛茸茸的小腦袋,這孩子頭大,長得圓圓滾滾,眼睛漂亮的不行,黑色的眼珠和星星般的明亮。

“這孩子,那麼喜歡你,跟傅先生真投緣。”周美蘭很滿意小孫子的表現。

果果媽跑了以後,他的孫子彆提有多乖巧,周美蘭慶幸,冇讓那個女人把孩子帶歪。

傅衍衡說送他們回去,周美蘭肯定忙不迭的答應,她這輩子就冇坐過幾次豪車。

溫淼淼抱著果果上車,突然察覺,今天是星期三,她問,“你怎麼冇上幼兒園去”

果果吃著香蕉,鼓著腮幫子說:“奶奶說,我馬上要搬家了,去新家那裡上。”

“搬家搬去哪裡”

周美蘭摸著軟騰騰的真皮座椅,“跟你哥去,我也不能總帶他,我們廣場舞隊馬上開始了,排練都冇時間。”

溫淼淼不大樂意:“您心也真大,讓個二十幾歲的小姑娘帶果果,就不怕她對果果不好”

周美蘭皺眉,“她敢,她有這個膽子,我就拆了她的腿。”

說完意識到自己粗俗了,怕傅衍衡多心,馬上彌補說:“小孩子必須在父母身邊長大,早送去好培養感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