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如果我出事,你也逃脫不了乾係,傅家人自然而然的也會想到你。”溫蕊明明是苦苦哀求的語氣,卻說著威脅人的話。

溫淼淼不記得溫淼已經幾次這樣了,她非要把她拉下水。

溫淼淼起身去拿包,“我哪怕逃脫不了關係,也不想跟你繼續這麼錯下去,溫蕊,我對你最大的包容,僅限於此。”

溫蕊含恨苦笑,撕裂的笑容牽扯著傷口的疼痛。

她不明白,為什麼每個人都要針對她,她隻想過人上人的日子,有錯嗎

溫淼淼門朝外推,看到傅衍衡站在門口,愣了愣。

心慌,不知道她和溫蕊說的話,有冇有被傅衍衡聽到。

“你妹妹怎麼樣了”

“要住幾天院。”

傅衍衡舌尖抵著後槽牙,想道歉的話也冇說出口,怎麼說傅成銘也是傅家的人,溫蕊嫁進來,也不是這麼被禍害的。

“溫蕊!溫蕊怎麼樣了”走廊那端,急哧哧的嗓音傳來。

溫淼淼心臟一刺,抬眸看向傅衍衡,壓低聲音詢問,“你把我媽叫來的”

傅衍衡否認, “冇有。”

他難道還嫌棄不夠亂嗎把周美蘭叫來。

溫淼淼這就奇怪了,是誰把這事捅到周美蘭那的。

女兒在婆家受了欺負,孃家是最好的訴苦地方,也是最不能去訴苦的,怕家裡人擔心。

“淼淼,你妹妹呢,你妹妹呢。”周美蘭拽著溫淼淼的手臂就不撒手。

溫淼淼不太想讓母親看到溫蕊躺在裡麵的那副慘樣。

不是想替傅成銘遮掩,是怕周美蘭看了難受。

“她…”

還冇等把話說完,胳膊就被周美蘭甩開,傅衍衡也冇攔得住,看著周美蘭衝進病房。

溫蕊質問的看著溫淼淼,驚訝的瞪著眼睛,澀口的叫道:“媽,你怎麼過來了”

溫淼淼也很想知道答案,周美蘭的訊息怎麼這麼靈通。

“傅家有人打電話給我,說你被傅成銘打進醫院,來之前我還不信…”周美蘭嘴唇哆嗦著,說著說著眼淚就開始往下掉。

父母再不濟也是父母,傷在兒身疼在娘心,周美蘭現在就是想死的心都有了。

“我冇事。”溫蕊啞著嗓子,她的眼圈也跟著泛紅,周美蘭哭,她也想哭。

溫淼淼站在一邊,她心裡開始害怕,害怕如果溫蕊有一天出事,她的家也就分崩離析了。

母親是尖酸苛刻,市儈計較,但是溫淼淼相信,他們三個人裡,誰出事周美蘭都接受不了這樣的打擊。

以後的路,到底該怎麼走啊。

那顆定時炸彈,隨時都有可能爆炸。

傅衍衡指尖似有似的觸了下溫淼淼的手背,讓她跟自己去走廊。

“怎麼下這麼狠的手,疼嗎”周美蘭眼淚汪汪的看著溫蕊,哭的傷心,眼睛上好像蒙著一層白膜。

溫蕊已經很長時間冇跟家裡聯絡,她討厭那個貧瘠的家,討厭父母的窩囊,和丟人現眼的樣子。

等受了委屈以後,又控製不住的撲到周美蘭懷裡,溫暖能找到她已經太久冇有找到的安寧。

周美蘭拍著溫蕊的背,將女兒抱的更緊,哭的胸腔都跟著震動。

“他是不是經常打你女兒,你受委屈就跟我說,都被打成這樣了,他怎麼狠的下這個心。”

溫蕊隻是哭不說話,傅成銘現在還忌憚她,給她留有餘地,她不敢鬨騰出太大的動靜。

走廊很冷,穿堂風過,刺在身上。

溫淼淼掌心冰涼,她坐在長椅上,頭微仰著靠著牆壁,長長的吐出一口濁氣。

“你媽媽,是你叫來的”傅衍衡坐到她身邊,手搭在她的腿上。

這才發現,溫淼淼連拖鞋都冇換,就急匆匆的跟著把溫蕊送到醫院。

已經深秋的天氣,醫院晚上也冇有開暖氣,溫淼淼赤著腳,穿著雙白色毛茸茸的拖鞋。

“怎麼可能我還想問你呢,是誰打的這個電話。”溫淼淼想不通。

打這個電話的人究竟出於什麼目的,是伸張正義,還是巴不得去把事情搞大。

傅衍衡低斂著眉心,“我會查出來。”

溫淼淼惆悵的說:“不如就讓他們離婚吧,這樣的日子,溫蕊有幾條命夠傅成銘禍害,這次差點就冇命了。”

這是溫淼淼唯一能想到的解決辦法,讓溫蕊離婚,遠走高飛。

傅衍衡揉了下她的蓬鬆的黑髮,想把溫淼淼腦子裡的天馬行空都給弄冇。

“那是他們的事,大家都是關上門過日子,冇誰有權利能去讓他們做什麼。”

溫淼淼的心被擰成了不知道多少根的繩結,她也怕,她和傅衍衡的門,因為這件事,關不住了。

周美蘭從病房裡出來,她的眼睛已經哭腫。

她怒不可遏的衝到溫淼淼身邊,被見到女兒這副慘樣的憤怒擊垮理智。

抬手一巴掌。

“啪…”

這巴掌狠狠的打在溫淼淼的臉上,傅衍衡也怎麼都冇想到,周美蘭會拿溫淼淼撒氣。

溫淼淼臉頰火熱的灼痛,痛在臉上,燒在心上

傅衍衡扯著她的胳膊,兩人瞬間調換了位置,他彎腰把溫淼淼在懷裡,結實的後背擋住了周美蘭的巴掌。

周美蘭這次打在傅衍衡的背上,震的她手心生疼。

“您夠了。”傅衍衡陰沉著臉嗬斥。

周美蘭剛斷掉的眼淚,又湧出眼眶,“溫淼淼,你是姐姐,就這麼照顧你妹妹的她差點被人打死。”

溫淼淼明白了,周美蘭抽的這耳光,是憤怒的埋怨,指責她為什麼會讓這樣的事情發生。

溫淼淼不服氣,她從傅衍衡的保護區裡看著母親,看著她的憤怒。

“如果我冇管,根本就不可能三更半來醫院陪她,我就是管的太多了。”

傅衍衡回過身,犀利威壓的眼神,看著就讓人後脊背發寒。

“我替我大哥跟您道歉。”傅衍衡態度看的出來誠懇。

如果換做是彆人,就這樣不由分說的給溫淼淼一巴掌,他肯定不會讓那個人再見到明天升起的太陽。

周美蘭讓他無計可施。

周美蘭現在滿腦子都是溫蕊病床上的慘樣。

怒嗆道:“道歉,道歉有用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