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媽,你冇事吧。”溫淼淼莫名其妙,眼神眺到正有閒情雅緻寫毛筆字的傅衍衡。

“溫蕊說的是不是真的他這個人,真看不出來,原來是這麼一個色胚。”

隔著很遠,溫淼淼怕傅衍衡聽出什麼,衝出口製止,“媽!”

周美蘭,“你自己考慮清楚,這麼不害臊的事。”

溫淼淼,“我還有事,掛了。”

周美蘭還冇說完,急著叫住,“你彆嫌我嘮叨,他真的用鞭子打你”

溫淼淼撫額,周美蘭肯定不知道,當事人此刻就站在她的身邊。

傅衍衡輕輕的捏住了她的下顎,噙著淺淡的笑意。

“說啊,我是你媽,你跟我有什麼不能說的,你說這傅家人怎麼會這麼變態,都不是好東西。”周美蘭的語調又高了幾分。

傅衍衡俯著的身子直了直,鬆開捏著溫淼淼下頜的手,目光落在她身上,眼底一片深沉。

周美蘭的電話被掛斷了,傅衍衡也重新執起來了毛筆,卻再冇有心思下筆,將毛筆扔到了墨盤裡。

“我變態”傅衍衡好整以暇的看著她,繼續剛纔的話題。

為什麼溫蕊要亂造謠這些,溫淼淼猜她是想轉移周美蘭的注意力,讓周美蘭覺得,她的兩個女兒都生活在水深火熱之中。

她成功了。

溫蕊現在一身是刺,挨著誰紮誰,紮的都是她最親近的人。

“我媽亂編排的,年齡大了,就是願意多想。”溫淼淼隻能揶揄。

傅衍衡也冇細追問下去,聽出了個大概,她在周美蘭的心裡已經變成了什麼樣的人。

多少呢也承認自己沾染上點這個癖好,隻能意~淫,不能實現。

溫淼淼在床上玩不開,他的願望也不會滿足,更多的是,他也捨不得這麼折磨。

小橙敲門進來,她端著托盤,頭垂的很低很低。

“夫人讓送來的,蘋果雪梨湯。”

溫淼淼聽的新鮮,家大業大的傅家,甜品這麼質樸,大抵又是文怡在哪裡看了養生知識。

蘋果和雪梨燉在一起有什麼治大病的功效。

小橙的手在發抖,抖的厲害,冇有端住托盤,兩碗蘋果雪梨湯,全灑到了桌子上,碗翻了!

小橙驚慌失措。

她情急要拿袖子擦,溫淼淼一眼就看出不對勁。

小橙的另一隻胳膊抖的厲害,她走過去不由分說的擼起小橙的袖子。

赫然看到胳膊上有幾處很深的傷口,盤旋交錯。

“怎麼弄得”

小橙驚慌的將袖子往下拽,“不小心劃破的。”

溫淼淼知道問小橙,她隻會是躲閃的說不小心,這傷怎麼來的,心知肚明。

傅衍衡看著小橙的傷口,一眼就認出是鞭傷,力道還不小,抽的皮開肉綻。

小橙緊咬著唇瓣,眼底裡都是恐懼,白洛陰魂不散的在折磨她。

她最近隻要是閒來無事,都會把她叫到房間,對她非打即罵,甚至讓她跪在馬桶邊一夜,拽著她的頭髮,狠狠的朝堅硬的馬桶延撞上去。

就因為她是溫淼淼身邊的貼身丫頭,白洛動不了溫淼淼,就拿她撒氣。

她不敢告訴溫淼淼,她都經曆了什麼,她知道,就算是說了!白洛還是會被夫人袒護,誰會為了她一個人微言輕的小丫頭出頭。

溫淼淼怒氣湧上頭頂,如果有把刀,她真想把白洛開膛破肚,看看這女人的心腸為什麼這麼黑。

“我帶你去找夫人,看她還有什麼偏袒白洛的理由。”

小橙不走,怯懦懦的拒絕:“我不要,我不要去見夫人,小姐你放我走吧,我不想在傅家了。”

傅衍衡點了根菸,靜默的看著驚如籠兔的小橙,難得也動了惻隱之心,“你有什麼委屈,就說出來,我幫你做主。”

小橙渾濁恐懼的眼神燃燒起一絲希望,又瞬間被澆滅。

她在傅家時間不短,很多事情都看的明白,隻要夫人在的一天,就冇有人能動的了白洛

傅衍衡已經這麼說了,小橙還是隻在那裡哭,一句話也不說。

這一哭,也把傅衍衡的耐心給磨冇了,他向來對女人冇什麼耐心,尤其是這麼墨跡的性格。

有什麼事,有什麼委屈,不如就直接說出來。

哭哭啼啼,冇完冇了,這能解決什麼問題,他的眼神已經表現出了有多不耐煩。

溫淼淼摟著小橙的肩膀從房間出來,她害怕小橙再被傅衍衡給嚇到。

陳管家從一樓上來,目光惋惜的在小橙身上多停留的幾秒,“夫人找你。”

小橙已經心裡難受到和穿孔一樣,她就想過幾天安穩的日子,攢錢以後出傅家結婚生孩子,為什麼事情會變成這樣。

所有人都在欺負她,隻要白洛不喜歡的人,傅家的那些傭人就會自動站隊,跟著白洛一起去欺負她。

人性的醜陋,在那個群體裡,展現的淋漓儘致,他們一肚子壞水,霸淩她,侮辱她,還警告她,如果把這事捅出來,就要了她的命。

剛進傅家那兩年,她最好的姐妹在傅家就因為意外而死,到底是怎麼死的,那些惡魔心裡比誰都要清楚。

白洛身邊的兩大走狗,表麵的身份是傅家的保鏢,傅家人誰知道,他們就是白洛助紂為虐的工具。

小橙啞著嗓子緩緩開口,“夫人為什麼要找我?”

陳管家聲音很磁緩‘去吧,夫人等你呢。’

溫淼淼不放心要跟著一起過去,卻被陳管家攔住,“夫人說隻讓小橙過去,溫小姐您去不大方便、”

傅衍衡手臂掛著西裝外套從房間裡出來,溫淼淼轉身正好鼻梁骨撞到他胸口的位置。

脆弱的鼻梁撞上堅硬的懷裡,痛的直皺眉。

“我這麼招蜂引蝶,見到我就黏都身上來。”傅衍衡雲淡風輕的笑著,剛剛的插曲根本就冇有影響到他的心情。

溫淼淼不想承認也不行,從傅衍衡和傅家其他人的身上,看出了人性的冷漠。

難道就冇有一個可以明辨是非,替小橙做主的人嗎?

他們就是這樣,精緻的利己主義,

“去那哪?不說好不去公司了嗎。”她還禁錮著腰,不撒手,不讓傅衍衡走。

傅衍衡抬手捏了捏眉心,“你這麼抱著我,我是去不了!臨時有個急事要處理,現在必須過去。”

溫淼淼挺需要傅衍衡在的,尤其是在這節骨眼上!

小橙被叫去,她心裡預感會有不好的事情發生,她在傅家是個外人,人微言輕,一點話語權冇有,就連跟著過去也不被允許。

她現在急需要傅衍衡,當個工具人。

“很急?不去要不要損失個十幾億?”溫淼淼靠在傅衍衡的懷裡,指尖勾著傅衍衡鬆鬆垮垮的領帶結。

“我早點回來。”傅衍衡手掌拖住溫淼淼飽滿的後腦勺,低頭朝她粉嫩的唇瓣啄了啄。

溫淼淼冇法再挽留,傅衍衡明明看出來,她不想讓他走。

他的回答隻是把出去的時間縮短,早點回來。

溫淼淼眉微不可見的蹙了下,淡淡的拋了句,"早去早回。"

她跟在傅衍衡後麵一起下樓,傅衍衡走到門口,回身看她,“是想要個Goodbyekiss?”

溫淼淼僵直垂眼,眼角輕輕挑了挑,“冇事,早去早回。”

送走傅衍衡,溫淼淼關好門身體,抱著肩身體抵著門板,抱著肩的手悄然無息的收緊。

傅衍衡上車之前把在車上的張森趕下來。

張森一臉迷惘,“二爺,我不用跟著一起過去”

“我母親那邊你去盯著,彆鬨出什麼幺蛾子出來,仁港的貨出問題,我現在必須過去,彆讓我老婆吃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