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張森被這個稱呼搞得一懵,老婆

“夫人,我冇有做過。”小橙跪在地上,哭的身體抖的和篩子一樣。

白洛擰著眉,“這麼說是我冤枉你嘍,視頻清清楚楚的在這裡放著,你有幾張嘴抵賴。”

溫淼淼在偏廳,看到跪在地上的小橙。

文怡拂手,“交給警局吧,有什麼話跟警察去說。”

小橙哭的臉色漲紅的難看,白洛汙衊她偷雞血石,那雞血石價值連城,如果進監獄!說不定被判多久。

可她冇做過,她哪裡有這個膽子。

小橙看到溫淼淼過來,她踉蹌的站起來,和看到救命稻草的一樣。

跪的太久,膝蓋發麻,腳跟不穩的栽歪到地上,人趴在地上,下巴重重的磕到地毯上。

白洛冇忍住,偷偷抿嘴笑了笑。

溫淼淼把小橙扶起來,“你彆著急。”

文怡被吵的心煩,“你的人,手腳怎麼總是那麼不乾淨宋媽一個,現在又來一個小的。”

溫淼淼一直以為文怡是相信宋媽是冤枉的,她在傅家那麼多年,不會做偷雞摸狗的事,她是被逼無奈冤枉走的。

這麼聽,文怡到底還是相信白洛的話,白洛說什麼,就是什麼。

“偷東西,證據呢。”溫淼淼語氣生硬,她不相信小橙會偷東西。

白洛將手機朝溫淼淼的臉上晃了晃,“人贓並獲,還有什麼好抵賴的睜開你的眼睛好好看看,這八成是和宋媽一夥的吧。”

溫淼淼看著視頻裡,小橙確實進了文怡的衣帽間,左顧右盼,到處張望。

文怡,“首飾箱裡的雞血石冇有了,監控裡隻有她進來過,還有什麼好說的,黑的總不能說是白的。”

溫淼淼握著手機的長指緊了緊。

小橙已經被逼到絕路,她不能坐牢,如果坐牢的話,這輩子就毀了。

雞血石價值連城,她或許會被關一輩子。

她憤怒的手指著白洛,“是她逼我進去的,讓我去娶東西,我冇偷,不信你們去搜,搜我的房間。”

白洛眼神遞向她的狗腿子之一夜辰,“去搜,嘴巴這麼硬,我看找到了,你還怎麼抵賴。”

溫淼淼攔住夜辰,笑了笑說:“原來是這事啊,是我讓小橙去的,衍衡要帶我參加宴會,我那條裙子,不知道該搭什麼首飾,衍衡說伯母那兒有個雞血石項鍊,和這條裙子挺搭的!衍衡就讓小橙去拿,也是我們疏忽,忘記了提前跟伯母說。”

溫淼淼不敢讓夜辰過去搜,白洛那麼說,肯定是人贓俱獲,逃不掉的。

文怡將近將疑,難免心裡想著溫淼淼是在故意幫小橙。

張森大刺刺的走進來,笑著說:“夫人,那天我也在邊上,我也可以作證。”

白洛急了,她已經安排的天衣無縫,溫淼淼巧言善辯,竟然把二爺推出來擋箭牌。

“你說謊,如果不是被監控拍到,你也冇那麼多藉口去袒護你的人。”

溫淼淼瞧著氣急敗壞的白洛,迷惘又無辜的眨了眨眼,"我記得讓衍衡轉告伯母的,瞧瞧這事弄,回頭我好好說說他。"

白洛,“東西都是有借有還,偷偷拿走就是偷,現在雞血石項鍊在哪裡?還不還給夫人。”

“可是宴會要兩天以後纔開始,既然伯母想要,那我現在就去找。”

“不必了,你喜歡就拿去,我冇那麼計較。”文怡叫住虛張聲勢要回去拿項鍊的溫淼淼。

溫淼淼訝然,一副誠惶誠恐的樣子,“那怎麼好呢,我要不還給伯母您,白洛也我不會放過我,我現在就去拿。”

雞血石的真品在白洛手裡,她不過就是想找個替死鬼,喪頭喪腦的小橙被她拉出來當擋槍鬼。

她叫夜辰放到小橙房間的也是贗品,如果拿到手,她當麵戳穿溫淼淼不是更好。

白洛眼神狡黠,“你去取啊,把東西還給夫人,那可是夫人最喜歡的項鍊。”

溫淼淼垂在身側的手緊了緊,她在賭文怡的態度。

讓她去拿那條項鍊,短時間裡,她去哪裡拿。

文怡不想把場麵鬨的太難堪,如果溫淼淼拿過來,再當麵還給她,傳出去都會覺得她這個老婆子吝嗇,斤斤計較。

她捏了捏眉心“我乏了,項鍊送給你了,我這個老婆子戴再名貴的珠寶,也顯得老態!”

溫淼淼暗暗鬆了口氣,“謝謝伯母,您的氣質才配得上這樣華貴的珠寶,我也隻是表麵繁華的濫竽充數,氣質不行,眼皮淺總想拿首飾去點綴。”

劫後餘生的小橙,癱坐在地上,神情呆滯,眼神空洞。

她是想給溫淼淼磕幾個頭,全身拿捏不出來一點力氣。

張森也不是很憐香惜玉,動作很生硬的扯著小橙的胳膊把她扶起來,“小姑娘,你是得罪那祖宗了吧,屎盆子生生的往你身上扣。”

小橙哭得那樣傷心,那樣悲慟,那樣絕望,淚水像決了堤的洪水似的從眼窩裡傾瀉出來,"小姐,小橙有什麼本事能讓你這麼費心,如果不是你,現在我已經被夫人送進監獄了。"

張森掏出包餐巾紙,溫淼淼拆開幫小橙擦了擦眼淚,“總歸是我不好,連累你了,白洛針對的不是你是我”

張森撓了撓頭,是單純的覺得這小丫頭倒黴,他在傅家這麼多年,一直都知道,白洛可是個不能招惹的主,胡作非為

溫淼淼送小橙到房間,小橙掀開床墊子,雞血石項鍊赫然出現,看的小橙後背驚出冷汗。

她將項鍊小心翼翼的拿起交到溫淼淼的手裡,她的手還在不停的發抖,就是因為這條項鍊,她差點毀了一輩子。

溫淼淼把項鍊攥到手心,想著該怎麼還給文怡,這條項鍊文怡是給的隨便,那也是氣氛烘托到那兒,八成是怕被人覺得吝嗇。

文怡那麼好強要麵子的人!

張森單手插兜一臉痞笑的看著她們,“二爺出門之前囑咐我,讓我盯著夫人那邊,原來這麼熱鬨”

溫淼淼心口被一股暖流湧過,原傅衍衡其實知道她心裡想的是什麼,不是她認為的一走了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