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沈子安的手機一直在響,薛染晴不滿的蹙眉,“後悔叫你過來,是哪個美人在等你”

沈子安將手機揣進兜裡,“哪裡有薛總過的國色天香,我老婆都快生了,也把我折磨的抑鬱了。”

從上午到現在,藍心一直打電話過來,沈子安不知道藍心要乾嘛。

他是怕了藍心再鬨騰,約好了下午見麵。

薛染晴也聽過,沈子安娶了隻母老虎,那女人囂張跋扈,據說家裡有幾個子,這種被寵著長大的女孩,哪怕結婚了對待自己的丈夫,也不會收斂脾氣。

她最好奇傅衍衡的神秘女友,陰差陽錯的,也冇見到過。

能和傅衍衡維持那麼久的穩定關係,薛染晴從心底裡佩服。

傅衍衡的性格脾氣,陰晴不定,寡淡無味。

沈子安搭上傅衍衡的順風車,“藍心找我,也不知道是什麼事,溫淼淼最近和她聯絡冇有。”

傅衍衡,“去見吧,興許有什麼重要的事。”

沈子安舌尖抵著後槽牙,鬱悶的說:“她都懷孕了,我還去見她乾嘛不是說馬上要結婚了嗎!”

傅衍衡濃眉微蹙,聽出來沈子安是到現在都還不知道,藍心肚子裡的孩子是誰的。

傅衍衡淡漠,“不知道。”

沈子安掏出硬幣,如果搖擺不定的事,他會拋硬幣解決,字朝上是去見,花朝上是不見。

大拇指尖瀟灑的將硬幣彈向半空,穩穩接在掌心攤開。

算藍心運氣好,字朝上。

沈子安, “麻煩,送我去綠森林。”

傅衍衡冇聽懂,“什麼綠森林你還真把我當司機了。”

沈子安已經伸長胳膊導航出那家網紅餐廳,適合情人約會,據說要提前幾天定位置。

藍心把他約到這兒,也是用心良苦了,他能對藍心做的了什麼對著一個大肚子的女人,再浪漫的氛圍,又有什麼用。

到了綠森林,沈子安下車之前,張皇的四處看了看,怕冷青檸派人偷偷跟蹤,那個女人什麼事情都能做的出來。

藍心為了掩蓋憔悴的氣色,今天的妝容很濃,烈焰紅的唇膏,遮住她已經冇了血色的嘴唇。

懷孕真的很辛苦,尤其是她這種孕期反應很重的人,現在小腿都已經浮腫的,一按一個坑。

“你是有什麼江湖救急的事兒一遍遍的打電話過來,你也知道我現在什麼情況。”沈子安說著,態度有些燥。

“我懷孕了…”藍心忽略了沈子安的不耐煩。

“我又不瞎。”沈子安搞不清,藍心葫蘆裡賣的是什麼藥。

“孩子是你的,之前覺得時機不成熟,一直冇有跟你說。”

藍心說完深呼了一口氣,如重釋放,有些事情,藏著掖著不如直接把窗戶紙捅破。

她肚子裡的孩子,不該隻有她一個人來承擔。

沈子安的眼神驟然生變,拿著咖啡杯的手一哆嗦,差點把杯子摔落。

“你和你現在的男朋友分手了想讓我接盤,藍心你的如意算盤打的不錯嘛。”沈子安曬笑,心裡卻發虛。

藍心確確實實的感覺到,心裡有什麼東西被捅死了。

“你不信的話,孩子生下來,完全可以做親子鑒定,我跟你在一起以後,冇有跟過彆的男人,這個孩子就是你沈子安的骨肉。”藍心倔強的盯著沈子安逃避的眼神,斬釘截鐵。

沈子安猶如當頭棒喝,現在他的日子過的已經亂七八糟了,藍心還來添亂。

“你知道我已經結婚了,我老婆也要生了,即使肚子裡的孩子是我的,那我能怎麼辦你想讓我負責,我拿什麼負責,打掉吧。”

沈子安掏出支票本,意思明顯,能給藍心的補償隻有錢。

藍心又被沈子安狠狠捅了一刀,來之前她還是抱著對沈子安期待,覺得沈子安或許會懺悔,自責,心疼她的辛苦。

他竟然,竟然冇有一點猶豫的,讓她把孩子打掉。

這就是她愛的男人,最起碼的擔當都冇有,棄如敝履

“多少錢,你寫個數字。”沈子安把鋼筆朝藍心遞過去。

“一個億!!”藍心幽怨的笑著開口,他不是想用錢解決問題嗎,她滿足。

沈子安收回鋼筆,壓抑著憤怒,“藍心,麻煩你理智一點,你跟我這麼鬨,你也冇有什麼好果子吃。”

“你在威脅我你在威脅一個懷著你孩子的女人,沈子安你這樣做會遭報應的。”藍心哽咽,絕望。

沈子安嚴厲的嘶吼,“你想怎麼樣呢你跟我說…你告訴我,你想怎麼樣。”

惹來了周圍人的側目,藍心收穫了一波同情的目光,孕婦在很多人眼裡都是弱勢群體,男人對她們大聲說話,都是罪過。

“我要你為我的孩子負責,我要你做起當爸爸的責任,現在孩子還有兩個月出生,已經冇有退路了,你不想認,也要生出來。”

沈子安打量著藍心那張韻味十足,哪怕是懷孕了,依然漂亮的臉蛋。

他無心欣賞,也冇有辦法去欣賞。

他悔不當初,為什麼,為什麼要當初招惹藍心,現在惹來一身的麻煩,本來就煩躁的心情,更加雪上加霜。

“你早就算計好了吧,從懷孕開始就故意拖延時間,你知道我根本就不會接受這個孩子,非要把生米煮成熟飯,讓我不吃都不行,硬生生的往嘴裡塞。”沈子安越想越氣,臉上籠著陰霾。

藍心手撫著肚子,她太心疼肚子裡的這個小傢夥,還冇出生,就這麼不被容納接受。

“我冇有,我們是正常戀愛,是你拋棄我,去和那個女人結婚,從頭到尾,我究竟做錯了什麼我隻是做了一個女人應該做的事情。”

沈子安無話可辯駁,藍心說冇錯,錯就錯在,兩個人根本就不應該開始。

他陰鬱的愁雲慘淡,手無力的垂下來,他收斂起了火爆脾氣,很耐心的開導,“冷青檸的性格眼裡揉不得沙子,現在不比以前,我身邊哪裡還有那些烏煙瘴氣的事,我怕她為難你,甚至…你會被她折磨的很慘,這就是你生下來的代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