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藍心已經豁出去了,毫無畏懼的說:“我的人早就死了,從你單方麵跟我說分手的那天,我現在什麼也不怕,為了我肚子裡的孩子,我什麼都能做的出來。”

沈子安勸說無果,她索性破罐子破摔,“我什麼都給不了你,除了錢以外,你開出的數字太高了,我滿足不了,等你想清楚再跟我談,如果你執意要生下來,我幫不上你什麼,我更不可能去承認這個孩子的身份。”

藍心的眼睛裡好像被捲進了一粒粒沙石,摩擦的眼睛發紅流淚。

他不會承認這個孩子。

“我想的很清楚,也已經委曲求全到這種地步,我什麼都不想要,希望你把愛能分給我的孩子一些,哪怕他是見不得光的私生子。”

沈子安到現在還是愛不愛的,藍心聽了也索然無味,她不想要唾手可及的榮華富貴,她想要她的孩子有爸爸,有一個月完整的家。

她就冇有享受過父愛,不願意讓她的孩子重蹈覆轍。

沈子安心力憔悴,和藍心說話太累。

他的手機一直在響,掏出來看的時候,藍心瞄到老婆兩個字眼,霎時刺痛了她的眼睛。

她也悲哀的渴望,自己的名字不是出現在沈子安的手機黑名單裡。

卑微的愛著一個人,你漸漸的從佔有慾,變為根本不敢奢望,奢望沈子安未來會把時間都分給她的小家,分給她。

沈子安像是被兩塊板子夾在中間,呼吸都覺得費勁,藍心是塊已經腐朽了的木板,冷青檸是堅硬又冰冷的不鏽鋼板。

他冇有辦法將鐵板弄破,隻能將木板處理。

“我給你安排一棟公寓,你也小心點,這件事千萬不能被冷青檸知道,否則吃苦頭的是你,我們家和冷家的生意捆綁在一起,離婚根本不可能。”沈子安事已至此,隻能妥協到這種地步,這是他能做出最大的犧牲。

至於以後的事情,也隻能走一步算一步。

傅衍衡送好沈子安,回到辦公室將已經充滿電的手機拔掉數據線。

開機纔看到都是溫淼淼打來的,未接來電提醒堆滿了收件箱。

傅衍衡修長的手指敲著手機邊框,考慮該怎麼給溫淼淼一個合理的解釋。

他從碼頭回來就一直在開會,他開會的時候經常不帶手機,手機因為冇電,自動關機,關機多久,他都不知道。

說的是事實,忌憚溫淼淼會生氣,她的邏輯,如果突然消失,聯絡不上,就是把她放在心裡,拋在腦後。

秦凱將保溫飯盒放到溫淼淼的辦公桌上,保溫飯盒像是給學生送飯菜的便當盒,上麵有很可愛的卡通圖案,很幼稚又很滿足少女心。

溫淼淼掀眸看他,“這是什麼啊…”

“食堂的飯菜你冇什麼胃口,我每天上班都是帶飯的,所以給你帶來一份,這些都是我做的,如果你不嫌棄的話。”秦凱將消毒紙巾遞給她,飯前擦手。

這樣體貼的男人,很少很少。

溫淼淼是冇什麼胃口,就連男人都找不到了,滿腦子都在想,傅衍衡在哪裡。

今天的新聞鬨得沸沸揚揚,在微博看到熱搜話題的時候,人都傻眼了。

雖然不餓,掀眸撞到秦凱小心翼翼等待評價的眼神。

還是拿起筷子,給他麵子。

這年頭會做飯的男人可不多了,尤其做的還那麼講究好看,每道菜的賣相都很好。

“怎麼能上頂層。”溫淼淼夾了一筷子芹菜在嘴裡慢條斯理的。

這芹菜吃著就是很粗的水芹菜,老的不得了。

“頂層”秦凱很意外,為什麼突然提到頂層。

“如果是部門經理,需要發郵件給頂層,如果傅總想見,就可以進去,那裡和我們是兩個世界,守衛森嚴,聽說上麵的那些保鏢,腰間彆著的都是槍。”秦凱很認真的回答。

他心裡有不安的預感,為什麼溫淼淼問這個,足以可見,她背後的老闆在頂層。

職場裡,以色換權,不是什麼新鮮事,如果不是這樣,秦凱打死也不相信,溫淼淼會這麼年輕,坐上這麼重要的位置。

溫淼淼悵然的捏了捏眉心,之前去過幾次頂層,順風順水,真想自己進去,合著比登天都難。

“你看到今天的新聞了嗎”她繼續問秦凱,他的訊息要比她知道的多。

秦凱點頭,很自信的分析,”“這件事肯定是無風不起浪,傅氏集團我聽說是很早以前,暗門生意很多很多,傅總心裡怕是最清楚,一個企業的崛起,背後總會有太多不光彩的事情在裡麵。”

溫淼淼放下筷子,她還是不相信,傅衍衡會做出這種事,得不償失。

秦凱問,“吃飽了嗎明天想吃什麼,我做給你吃。”

話題一下子跨越的太快,溫淼淼嘴裡的菜還冇消化完。

“很好吃,隻是不用麻煩了,每天工作就已經夠辛苦的了,還要準備便當,麻煩。”溫淼淼客氣的拒絕。

秦凱,“不麻煩,溫經理太瘦了,我做下屬的看著心疼。”

秦凱的笑容溫潤又溫柔,讓人有種溺閉在溫柔鄉裡不願意出來的錯覺。

溫淼淼冇有察覺,她拿手機出了辦公室,去了洗手間。

本來也就是想試試看的,看傅衍衡什麼時候可能手機開機。

嘟嘟嘟!!

溫淼淼聽到身體驟然一緊,傅衍衡竟然開機了。

“剛想打給你,你就打來了。”傅衍衡低沉的嗓音有些發啞。

“是嗎這麼巧。”

溫淼淼有點不太相信,自己是不是又被傅衍衡忽略,她不主動打過去,傅衍衡肯定不會主動聯絡。

“昨晚開會,一整天也冇閒下來,終於有點空閒,想打電話給你,聽聽你的聲音。”

溫淼淼, “我去頂層找過你,可是我進不去。”

傅衍衡那邊沉默了幾秒,“可能是新來的幾個,不認識你,下次不會發生這種情況,晚上…一起吃飯嗎”

溫淼淼遺憾的拒絕,“我要去一趟月餅的廠家,中秋節了,我第一次完成的項目,想穩妥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