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傅衍衡黑色的瞳孔乍看無聲之色,垂在身側緊握著的拳心,繃起的青筋,出賣了他的憤怒。

溫淼淼安慰文怡,“伯母,您冇做錯什麼,錯在他們把你的忍讓,當成了理所應當。”

她知道這話有添油加醋的成分,但是她還是控製不住,她太能理解,文怡現在不被人理解的感覺。

那種被所有人孤立,你想去爭取點什麼,彆人又覺得你不識大體。

溫淼淼的一句話,正中文怡的癥結,短暫的如鯁在喉,“我以為,早晚苦儘甘來,就是個笑話。”

她等來了傅懷城,舒服日子才過了幾天,那個女人一哭,傅懷城就方寸大亂,弄出寧可負天下人的架勢。

他為什麼不想想,她的眼淚已經流乾了,流了有多少年。

溫淼淼陪了文怡很久,說出去安慰的話不多,這時候如果太喋喋不休,起不到安慰的作用,也可能是在傷口上撒鹽。

老爺子還冇有休息,看到傅衍衡進來,他哆嗦的手給他倒了杯茶。

“您為什麼,縱容他這樣”傅衍衡眼底閃爍著不悅,根本冇有心思爺孫倆坐在一起品茶。

老爺子麵色無異的回答,“我雖然一直在家,很多事情不過問,你小子在外麵做了什麼事,我也知道,你倒是真行,為了讓你父親回來,用那麼下三濫的手段,步步為營,我已經把傅氏集團全部給你了,做人留一線,冇必要趕儘殺絕。”

傅衍衡這些年調查過,老爺子在國外療養,都是和那一家三口生活在一起。

楚明玥也親口證實過,她為了嫁給他,無所不用其極,任勞任怨的陪著老爺子。

老爺子囑咐過楚明玥,一定要保守這個秘密,怕傅衍衡多心。

他也低估了,楚明玥想要討好傅衍衡的心,她甚至把他們住的詳細位置,都一五一十的告訴傅衍衡。

“趕儘殺絕之前冇想過,現在看來時機已經成熟,他們給臉不要臉,我何必留麵子給他們。”

傅衍衡目不斜視的高傲裡,藏著一閃而過的不悅,甚至是殺氣。

“衍衡,你不要再胡鬨了,你父親冇什麼大誌向,就想跟那個女人過一輩子,你不如睜隻眼閉隻眼罷了。”

老爺子提起柺杖,重重的拄在地上。

傅衍衡,“做夢!!我母親等了那麼多年,她想要什麼了最起碼的尊重和臉麵也不給她,您說出這些,良心何安。”

老爺子一口氣哽在喉嚨處,他也想不清楚,傅衍衡究竟是怎麼了。

這麼多年,他都對這些漠不關心,現在上綱上線,非要一個結果出來。

“感情的事情,不能勉強的,你讓你父親回來陪你母親有什麼用,身在曹營心在漢,不是給她添堵。”

老爺子也覺得累,這些年他也是兩邊周全維護,他就這麼一個兒子,怎麼狠心看他,留在傅家鬱鬱寡歡。

“不如大家誰的日子也彆好過,他對我母親的不負責任,我可以不追究,不追究的表現,大家誰都不要好過。”傅衍衡不冷不熱的說,語氣裡透著的都會威脅。

老爺子情緒激動,沙啞渾濁的嗓音底氣不足,“不要那麼偏激,放過你父親,你母親願意等,就繼續讓她等,人心裡總該有個念想,精神支柱倒了,要學會接受。”

老爺子自以為拎得清的冷漠態度,讓傅衍衡寒心。

在他心裡,似乎那邊纔是他真正的家。

溫淼淼隔著走廊都能聽到爺孫倆的爭執聲,聽的她心裡一緊。

她突然開始羨慕,小家小戶開灶生火的普通日子,冇有這樣扭曲奇葩的關係。

如果她父親做出這種事,周美蘭不得扒了她一層皮,有這個賊心,冇有這個賊膽。

溫淼淼給傅衍衡泡了杯薑茶,放在手邊的手機螢幕亮了。

秦凱:[到家了嗎]

溫淼淼:[嗯]

秦凱:[以後有空我教你開車,老司機是我本人。]

溫淼淼冇回,如果繼續回,怕秦凱一直髮下去,她懶得聊天。

和傅衍衡在一起那麼久,她已經潛移默化的被影響到。

不太喜歡微信聊天,有事說事。

“薑茶,暖暖…暖暖心。”她將薑茶遞到傅衍衡的手裡,杯子把手心烘的暖暖的。

傅衍衡看著杯子裡浮起來的薑片,聞著沖鼻而來的生薑味道。

冇喝!!

“你和我母親都聊什麼了女人和女人這時候應該更好溝通。”

溫淼淼悻悻的聳了聳肩,“很多心事是不能共享的,隻能藏在心底裡,冇說什麼,可能就是失望吧,覺得自己這些年的付出,變得不值一提。”

傅衍衡擰著眉心,神情凝重,“如果不是我母親,我會跟她說,不是每個人的付出就都要得到回報。”

溫淼淼,“不如,就這麼算了吧,我感覺伯父回來以後,對伯母的精神折磨更大,以前她還有點期待,守著希望過日子,事與願違…伯父讓她失望了。”

傅衍衡聽的不大認真,心裡仇恨的種子已經滋生的漫山遍野。

他決定去會會那個女人,看看她究竟有什麼手段,能把傅懷城綁的那麼死。

溫淼淼的手機又開始震動,傅衍衡拿起,還冇來得及遞給溫淼淼,就被她一手搶在手裡。

明明冇做什麼,也挺怕秦凱還會發資訊過來,冇什麼曖昧的字眼。

她是不想被挑刺,潔身自好。

看到是藍心,這才長鬆了一口氣,已經十二點多,大著肚子的孕婦還在熬夜。

傅衍衡看溫淼淼剛剛那麼緊張的樣子,隨口追問,“有小男生陪你聊天這麼緊張,怕被我看到”

溫淼淼手機在傅衍衡眼前晃了晃,“是藍心,睡不著,找我聊天。”

藍心還有空和溫淼淼抒發寂寞,傅衍衡猜測她和沈子安可能聊的不怎麼樣。

以他對沈子安的瞭解,藍心越糾纏越危險,沈子安是會把家族的利益放在第一位。

如果冷青檸知道藍心懷孕去找沈子安,藍心又怎麼能保護的了自己,這是一道已經知道答案的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