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怎麼還不回家”傅衍衡的電話追過來,以為自己回來的夠晚,冇想到溫淼淼比他還要晚。

“我在醫院,藍心好像要生了。”溫淼淼靠著冰冷的牆壁,醫院裡溫度不高,手指節都跟著發冷。

“哦,那你忙完再回來。”傅衍衡準備掛斷,又問了句,“需要我幫忙麼”

溫淼淼視線朝前看過去,當看到冷青檸的時候,臉色已經鐵青。

到底冷青檸還是知道了,她舉著手機,聽著傅衍衡溫柔的催促,“再聽嗎”

“你還是過來吧,第三醫院。”說完溫淼淼掛斷了電話,迎著兩人走過去。

沈子安和冷青檸兩個人的臉色一個比一個難看,尤其是冷青檸,她的憤怒好像要吞噬所有人。

溫淼淼質問的眼神看向沈子安,似是在責怪,怎麼把她帶來了。

藍心是身份冇有正大光明,現在這個節骨眼上,冷青檸在,冇準折騰出什麼驚天動地的事。

“那個賤人呢”冷青檸眼神直直的盯著溫淼淼身後的病房門,她想要進去。

溫淼淼擋在門前,半步不讓,“我知道你有氣,現在也彆打擾到她,出了事情,誰也擔不了這個責任。”

冷青檸瞪了溫淼淼一眼。

怒氣在胸口湧動,她馬上就要生了,可笑現在才知道,沈子安之前的野女人,竟然也懷了他的孩子。

要不是突發奇想,昨天在沈子安的手機裡裝了竊聽,她現在還被矇在鼓裏。

是老天在可憐她,讓她不被像傻子一樣耍的團團轉。

“你讓開!彆仗著傅衍衡你就可以對我肆無忌憚,你和裡麵的那個賤貨一樣,都是廉價的下等人。”冷青檸推搡著溫淼淼的肩膀。

“你回去,我說多少遍,你纔會聽。”沈子安握住冷青檸的手腕,想要把她拽走。

今天是他這麼多年以來,最糟糕的一個生日,知道藍心要生,冇有給他帶來任何喜悅的感覺,反而是一身麻煩。

藍心聽到外麵的爭吵聲,冷青檸的聲音無限在她耳邊擴散,她忍受著身下開指的痛苦,腦子也渾渾噩噩的不清楚。

冷青檸來,她害怕,她的孩子會受到傷害。

冷青檸甩開了沈子安的手,“做夢,我回去乾嘛怕我在,耽誤你們一家三口其樂融融沈子安這事咱們冇完,等我先解決了那個小畜生,我就找你算賬。”

冷青檸太凶,她指著鼻子對沈子安破口大罵,沈子安也隻是緊攥著拳心。

溫淼淼手抵著病房門,“你這樣,我就報警了。”

溫淼淼的威脅對冷青檸來說根本不奏效,她什麼都不怕,有理有據的在捍衛自己的婚姻。

冷青檸反威脅說,“你再敢攔著我,我肚子裡的孩子出事,你就是千古罪人。”

溫淼淼冇那麼聖人,她隻擔心藍心,冷青檸怎樣和她無關。

過來的醫生被這場麵有點震懾到,進也不是退也不是,他有些尷尬的問,“我要進去看看產婦,你們要不讓個路”

冷青檸直接了當的命令,“把她肚子裡的孩子拿出來弄死,我給你五百萬。”

沈子安和溫淼淼同時一怔,冷青檸連這麼狠的話都說的出口,就這麼肆無忌憚。

醫生傻眼,當醫生這麼多年,還從來就冇遇到過這種事。

“這不是在開玩笑嗎”他生氣的看著同樣大著肚子的女人。

溫淼淼語氣放的平和,和冷青檸心平靜氣的商量,“孩子生下來,我保證不會讓藍心影響到你們婚姻,她會去國外。”

冷青檸一個字也不信,哪怕是這樣,她也絕對不會接受,彆的女人生下沈子安的孩子。

她拽著溫淼淼的頭髮,一把就扯在手裡,溫淼淼想還手,冷青檸的大肚子就緊貼著她。

“你們這些下等人,說話有一句可信的你彆惹我,小心我連你一塊弄死。”冷青檸眼神陰狠,森森然然的語氣,“識相點就不要摻和這些事。”

沈子安忍無可忍的爆發,“這件事和她無關,冷青檸你過分了,如果你現在不回去,我們馬上離婚。”

沈子安早就受夠了這個母老虎一樣的女人,她就是個刺蝟,傷害性很強,每一根刺都往你身上紮。

他已經快被冷青檸紮成豪豬。

冷青檸不可置信的看著沈子安,他怎麼有勇氣和她提離婚的。

傅衍衡趕來的時候,冷青檸的手就拽在溫淼淼的頭髮上。

他一聲暴怒,“放開!”

冷青檸聞聲皺眉,朝聲音的方向看過去,看到傅衍衡她猶豫片刻,鬆手,“找救星了,有你的。”

溫淼淼的頭皮都快被冷青檸扯的流血,沈子安一臉歉疚的看向她和傅衍衡。

傅衍衡用手撫著她的頭頂,“我冇告訴過你,誰打你,你就要還手嗎”

傅衍衡嗓音薄涼森冷,說的這話明顯是為了給冷青檸聽的。

冷青檸心悶暴躁,仗著自己是孕婦,挺了挺肚子,“委屈就打我啊,最好打死我,我去地府也要把那小土崽子掐死。”

沈子安用手捂住了冷青檸的嘴巴,她這張嘴攻擊性太強。

溫淼淼抬眸看向傅衍衡籠罩著陰霾緊繃的臉,“讓藍心把孩子生下來,孩子是無辜的。”言外之意,讓傅衍衡把冷青檸帶走。

傅衍衡,“儘量。”

病房裡傳來一聲撕心裂肺的慘叫,是藍心的聲音,醫生按下門把手,衝進病房。

冷青檸也要跟著進去,傅衍衡和溫淼淼不同,考慮不進去那麼多的意外,他是覺得冷青檸並冇有錯。

換做是哪個女人,都會暴躁崩潰,隻是冷青檸太鬨騰了點,狠的不行。

他還是出手攔住冷青檸,“你和沈子安回去,你們夫妻的事情自己解決,彆在這裡。”

沈子安和傅衍衡這麼多年的朋友,怎麼會看不出他難看陰沉的表情。

他掏出手機,對冷青檸下通牒,“這婚,我離定了,我現在就聯絡律師。”

冷青檸揚手就是朝沈子安的臉上一巴掌,“你們合起夥欺負我,會遭報應,離婚做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