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冷青檸因為情緒激動,刺激到了肚子裡的孩子,肚皮硬的不行,陣痛開始一波_波的襲來。

正好是在醫院,有醫生過來詢問情況,發現這邊也有孕婦要發動了。

冷青檸被陣痛折磨的,也冇有了剛纔的生龍活虎勁兒。

醫生,“我們需要做內檢,看看開了幾指。”

冷青檸斷然拒絕,哪怕是被巨大的痛苦折磨著,還保持著身上的高傲勁兒,“這種破醫院我信不過,我要去私立醫院生。”

沈子安打電話聯絡車,知道勸不動冷青檸,她不會受一點的委屈。

產房裡,藍心痛的死去活來,溫淼淼和傅衍衡在走廊裡等著,還能聽到從裡麵傳來撕心裂肺的慘叫。

溫淼淼的心都揪著,坐在長椅上,頭往傅衍衡的肩膀慢慢靠過去,“生孩子,這麼可怕,為什麼必須女人生孩子,男人就不行。”

傅衍衡聽著慘叫安慰,“你要生,就剖腹產,一刀總比這樣折磨的好。”

溫淼淼已經開始恐孕,女人太不容易,男人做父親那麼簡單,痛苦都讓女人去背。

傅衍衡用手捂住溫淼淼的耳朵,“彆聽,聽了又要胡思亂想,累就睡一會,這裡我幫你守著。”

溫淼淼昏昏沉沉,睡不著,心裡祈禱著藍心能順利生產。

“男孩,四斤二兩。”

醫生抱著繈褓中的孩子出來,溫淼淼第一時間跑過去,看這孩子瘦瘦小小的。

藍心在懷孕的時候,一直都是自己照顧自己,營養也跟不上去,再加上心情不好。

溫淼淼以為會把孩子抱進病房,醫生通知,孩子早產,需要住保溫箱。

藍心從產房出來以後,灰突突的一張臉,用了太多的力氣,嘴唇泛白,和剛剛經曆過一場殘酷的酷刑一樣,眼睛渙散不無神。

“沈子安呢。”她看到拿著洗漱用品進來的溫淼淼,就迫不及待的問。

“陪他老婆生孩子去了。”溫淼淼冇回答,傅衍衡的一句話,對藍心是毀滅的打擊。

她嘴唇顫抖著,指甲狠狠的陷進床單,“她也生了,這麼巧…這個女人,這也要跟我爭,跟我搶。”

溫淼淼埋怨傅衍衡乾嘛說的那麼直接,彆藍心接受不了,產後抑鬱。

女人生完孩子,身體的孕激素褪去,更容易變得悲觀,沮喪,心情不好。

傅衍衡隻是想讓藍心接受現實,第三者就是這樣,你受委屈,覺得被忽略,也要忍著,清醒過來,彆再抱著自欺欺人,可憐的幻想。

藍心看東西隻有黑白灰的顏色,心裡烏雲密佈,颳著瓢潑大雨。

她在產房的時候,還在幻想,沈子安和他們的孩子的第一次見麵。

小傢夥肯定很可愛,讓人愛不釋手,讓沈子安油然而生那份責任感,會心疼她的辛苦。

他人在哪裡,在陪著自己的老婆生孩子。

“我去給你買點吃的。”溫淼淼看藍心虛弱的樣子,心裡和劃刀子一樣難受,也冇有安排月嫂,不知道她能吃什麼。

藍心應該要吃月子餐的吧。

她當初是那麼灑脫,那麼拿的起,放的下的人。

遇到沈子安,就是她的劫難,把原本向陽的生活,推到萬劫不複的深淵。

藍心虛弱的搖頭,她現在心裡苦,嘴巴苦,哪裡有胃口吃東西。

溫淼淼還是去了,傅衍衡也跟著她後麵,一起去了醫院的超市。

溫淼淼不懂,坐月子的女人,應該要吃什麼。

傅衍衡選了兩瓶咖啡,要去結賬的時候,這纔看到溫淼淼還是在仔仔細細的挑選,手裡拿著一包麥片。

“好了冇有”傅衍衡催促的說。

溫淼淼最後隨便買了幾樣,回去的路上,她問傅衍衡,“藍心給送出國怎麼樣,她需要新的人生,我不想看到她繼續跟沈子安這麼糾纏下去。”

傅衍衡,“這是你自以為是的安排,你想送,她會走嗎如果她真的想重新開始,又怎麼會留下這個孩子。”

溫淼淼緘默閉嘴,傅衍衡說她自以為是,她是心疼藍心。

藍心生孩子,冇有家屬過來,冇有一個人,哪怕知道訊息,也冇有人會過來看她。

醫院冇有單人間,她睡在雙人間,看著隔壁床的產婦,丈夫圍在病床,體貼的照顧妻子,噓寒問暖。

公婆父母都看著小床裡的寶寶,一臉慈祥,眼神裡都是寵溺和看不夠的樣子。

她孤零零的躺在病床上,連孩子都住在保溫箱裡,冷冷清清。

藍心嘴角蒼涼的微笑,她可能是上輩子做了什麼錯事,這輩子是過來還債的,讓她註定要孤獨一輩子。

比誰都渴望想要有個家,那麼簡單的事,比登天還要難,如果這時候,沈子安能來看她一眼,她也不會那麼難過。

溫淼淼去病房送吃的,傅衍衡冇有跟著上去,走到醫院門口抽菸。

掏出手機撥通沈子安的號碼。

“衍衡,你還在醫院”沈子安語氣沙啞,難以掩蓋的憔悴。

“在,你那邊怎麼樣了”傅衍衡問。

沈子安還是很驚訝,傅衍衡會主動問起來,傅衍衡和他關係雖然好,他很有性格,從來不會關心彆人的家事。

冇什麼同情心,也冇有同理心。

“要生了,人在產房,我家裡人也都過來了,藍心呢孩子生好了嗎。”

沈子安語氣隨意,好像在討論一件商品,他知道自己和這個孩子,冇什麼緣分。

“生好了,男孩!因為早產,進了保溫箱,冇什麼大事,你過來看看”

沈子安沉靜了半晌,不知道該怎麼回答傅衍衡,男孩…

他不喜歡這個性彆,冷青檸知道是男孩以後更會變本加厲。

“我就不去了吧,這個時候,我不能離開所有長輩都在。”

傅衍衡.“好。”

傅衍衡冇有多勸沈子安,他自己的事情自己決定。

沈子安長歎了一口氣,“幫我轉告藍心,孩子我會負責的,生活費方麵,其餘的我也幫不上什麼忙,她和這個孩子已經給我帶來太多的麻煩了。”

傅衍衡曬笑,“做男人,你太失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