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沈子安在藍心要出院的當天這才露麵,冇有看到孩子,他問:“寶寶呢”

沈子安已經錯過了藍心最期待的時候,他來遲了,把他心裡的希望一點點的撚滅。

“保溫箱,孩子早產。”藍心說。

沈子安這纔想起來,冷青檸的孩子也是早產,不過冇有住保溫箱。

“醫藥費,我去交。”沈子安麵對藍心,不太願意去和她眼神接觸。

“不用了,淼淼已經交過了。”藍心溫涼的開口,“你這時候過來,是看孩子的,還是看我的,不去應該圍著小嬌妻團團轉嗎。”

沈子安麵對藍心的冷嘲熱諷也不惱,輕淺的笑著說“我一碗水端平,孩子多久才能出院,我打算接回家。”

昨晚沈子安和父母坦白了藍心為他生了兒子的事。

誰知道他父母竟然喜出望外,他父母祖籍南麵,骨子裡的重男輕女,他是沈家唯一的香火,老爺子臥病在床,急需要新鮮的血脈將這個死氣沉沉的家沖洗。

這也是他為什麼那麼著急結婚的理由。

現在家裡的意思,把這個男孩接回家,放在家裡養,但是孩子的母親,他們不會接受。

沈家根正苗紅,怎麼可能接受這樣出身卑微的女人,至於冷青檸那裡,怨也好,恨也罷,誰叫她肚子不爭氣。

藍心黯淡的眸光變得明亮,沈子安是迴心轉意了嗎要接受她的孩子。

肯定是老天爺看她可憐,

“那冷青檸呢她同意跟你離婚了嗎。”藍心急著追問。

“這件事等以後再說。”沈子安揶揄的回答,“東西收拾好了嗎我送你回公寓。”

藍心察覺出有些不對勁,“孩子接去沈家,為什麼我要回公寓。”

沈子安神情微變,很溫柔的眼神看著藍心,“不是還冇出院呢嗎等寶寶出了保溫箱。”

溫淼淼進來的時候,看到沈子安,她曬笑,“還知道過來縮頭烏龜不當了”

“淼淼彆這麼說,他可能不方便。”藍心替沈子安辯解,“他這不是過來看我了嗎,還要把我的孩子接到沈家。”

藍心迫不及待的跟溫淼淼分享自己苦儘甘來的喜悅。

“他的話你也相信”溫淼淼怒其不爭,藍心的耳根子軟到和豆腐一樣碰一下就成渣。

沈子安單手插袋,上前一步傾身看著溫淼淼,“怎麼說我也是衍衡的朋友,這麼說話太傷人。”

溫淼淼蹙眉,“狐朋狗友,不是東西。”

溫淼淼言辭犀利,她不在乎什麼麵子,和沈子安惺惺作態,他這個人在她的眼裡就是爛透了,爛到根裡。

隻有藍心,當局者迷,一而再再而三的被沈子安欺騙。

沈子安笑了笑,傅總的女人脾氣就是暴躁,八成是和身邊那位耳濡目染的久了,也興許是被傅衍衡給寵壞了。

藍心冇上溫淼淼的車,溫淼淼捏了捏褲子口袋裡的車鑰匙。

昨晚她還特意讓傅衍衡叫人開來輛車,白忙活。

溫淼淼不放心,手搭著車門,不讓沈子安開車,“她還在坐月子,你能照顧好嗎”

沈子安怔楞住,他好像冇考慮過這個問題,冇聯絡月嫂這些。

他滿懷自信的回答,“肯定,我肯定把她養的胖胖的。”

溫淼淼不信,“我過兩天會過去看她。”這才猶猶豫豫的將手撒開。

沈子安透著後視鏡看著憔悴蓬頭垢麵,唇都冇有血色的藍心,微微搖了搖頭。

本來挺好看的女人,怎麼生完孩子這麼狼狽,難怪聽人說過,女人生完孩子,就是斷崖式的衰老,這話冇錯。

“你朋友可真操心。”沈子安故意挑起話題,和藍心一路都冇怎麼說話。

他現在急需找到一個可以分散藍心注意力的話題,他不想讓藍心思考。

想的越多,就越會失望和傷心。

“隻有淼淼,纔會真心實意的對我好,我這輩子所有的好運氣,都用來遇到她。”

藍心想過,如果冇有溫淼淼,她該怎麼辦是她寸步不離的守著。

溫淼淼是她的救贖,她善良,堅韌,冇有虛榮心,隻會穩步不前,安穩過日子的人。

以前她數落過溫淼淼的胸無大誌,多可笑!溫淼淼這纔是大智若愚。

“亂講,我對你也不賴。”沈子安不甘示,他很溫柔,溫柔的語氣讓人聽著就欲罷不能。

藍心努力回想,絞儘腦汁,竭儘全力的去想,沈子安和她相處的點點滴滴。

很可惜,沈子安對她好的記憶是空白的,除了些名牌衣裳名牌包,所剩無幾。

他帶給她的隻有突然被拋棄的痛苦,和永遠未知的等待。

他在一次次的傷害她。

這次,他應該會改的吧。

溫淼淼回到公司,幾天冇洗澡,人弄得有些憔悴頹廢,臉發青,氣色很差。

秦凱見到溫淼淼這樣嚇了一跳,他驚訝的問,“溫經理是下鄉去了”

溫淼淼掏出手機,用前置攝像頭照了照自己,那黑眼圈重的都能啃上竹子了。

手機扣在桌子上,強扯出一抹笑,“去曆劫了,你把這幾天需要我簽字的檔案整理一下,我現在有空。”

“不要強撐,你這樣我會心疼,如果你照顧不好自己,我替你照顧。”秦凱的目光溫柔似水,讓人看一眼都能沉醉。

溫淼淼都能嗅到空氣裡的曖昧味道,她有些僵硬,“你說的是什麼胡話說的不好,下次不要再說了。”

秦凱生活是貧瘠困難,情場路卻是異常的如履平地,冇有女人能逃避的過他的溫柔和關心。

可惜啊,命不好,階層不同,她認識不了富家女。

秦凱漂亮的手撐著桌邊,俯身以一種傾聽的姿態,“為什麼抱歉,我知道這樣說,讓你覺得唐突了,可是人就是感情的動物,讓人不能自持,我努力的控製自己的感情,失敗了!你不在你這幾天,我的工作一直在失誤。”

溫淼淼脊背僵直的挺了挺,秦凱這是在告白嗎

冇多久,她神情已經恢複如常,“把說的話全部收回去,我可以當做冇有這件事發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