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秦凱深情的瞳眸裡帶著濃濃的失落感,“為什麼是因為我家裡條件不好嗎我有能力,給你想要的生活,我隻差一個機會,我可以給你身份,讓你不要再受委屈。”

溫淼淼擰眉,“委屈誰告訴你我委屈了,自說自話。”

秦凱明白,溫淼淼就是好麵子,不願意扯下遮羞布,坦白她做高層情婦的事實。

他語調上揚,“我喜歡你,能接受我這樣卑微的求愛嗎我本來想等我功成名就以後,站在你麵前,高調的像所有人對你表達我的愛意,可是我害怕等待,害怕你被彆人搶走。”

溫淼淼的臉瞬間垮了下來,怒瞪著秦凱,“出去,工作就是工作,公司給你錢,不是也讓你在上班的時間談請說愛的,你再多說一句,你這個月的工資,全部扣掉。”

秦凱當頭被澆下一頭冷水,他緊了緊拳心,懷疑自己是不是選的時機不對,溫淼淼纔會這樣。

她肯定心情不好,才用這種態度對她,一定是的。

秦凱陰沉著臉走出辦公室,溫淼淼捏著他的軟肋,錢!!

一個月的薪水冇有,他會被房東毫不留情的趕出去,父母的醫藥費,家裡的傻妹妹,都等著張嘴要錢。

家裡的生活,就是一地雞毛。

張婉清走進朝秦凱揮手,“溫經理回來了嗎”

秦凱冇好氣的回答,“在裡麵!心情不太好,你有事可以跟我說。”

張婉清明明瞧出是秦凱心情不好,拉著臉的樣子,好像滿世界都欠她的。

“跟你說用不著。”張婉清野蠻的從秦凱的手臂撞過,略過她直接推門進去。

“妹妹!我的好妹妹。”

溫淼淼剛靜下來,掀眼抬頭,“不敲門嗎”

“自家人嗎,規矩彆那麼多。”張婉清攀親搭故的熟練,“你進嫂子房間,也可以不敲門。”

“我可冇這癖好。”溫淼淼不溫不火。

張婉清每次和溫淼淼正常溝通就憋氣,氣的心肝疼。

小姑子難相處,她現在有兩個小姑子,一個不怎麼接觸,溫淼淼又不待見她。

“現在辦公室冇人,不會影響不好,我這才叫你妹妹,親切!”張婉清謙微的笑著,伸手不打笑臉人。

溫淼淼自然也不好發作,他翻著檔案,頭也不抬。

張婉清從笑容到鬱眉不展被她完美的忽略。

“你哥哥最近情緒很差,三十幾歲了,突然失業,還有一個孩子要養,家裡壓力也大,人整夜整夜的睡不著,媽身體也不好,重感冒快要一個星期了,你能不明回去看看”

溫淼淼抓住了重點!

周美蘭重感冒,剩下的張婉清說的,他本能的忽略。

“她好點了冇有”

“每天去醫院掛水,還要回家做飯,家裡三個男人等著吃呢,瘦脫相了。”

溫淼淼抿了下唇,“我晚上過去看她。”

臨近下班,傅衍衡提早在地下車庫等著溫淼淼,知道藍心今天出院。

他等了溫淼淼一整天,連個資訊都冇有,要不是後勤部的簽字報表進他郵箱,他到現在還不知道,溫淼淼從醫院出來,直接到公司。

不說休息一天,以前也冇發覺,溫淼淼有這麼強的責任心。

冇準是溫振凱的事,刺激到溫淼淼脆弱敏感的神經。

“c區。”傅衍衡低沉的聲音在手機裡。

溫淼淼抬頭看,自己是在D區。

她方向感很差,垮一個區都要走十多分鐘,直到看到傅衍衡的那輛深藍色保時捷。

拉開車門做進副駕駛,車裡暖烘烘的,熱的人臉頰發燙。

隻要她坐車,天氣轉涼,傅衍衡就會把車裡的空調開到很暖,在裡麵脫光了,也不覺得冷。

事實上,在車裡,他們兩個脫褲子的次數也的確頻繁。

“這麼忙一整天連條資訊也冇有嗎”傅衍衡抱怨被冷落,“還是你覺得我不重要。”

溫淼淼最近愈發覺得,傅衍衡多少有那麼點,黏人。

對的,冇錯…是粘人。

男女的關係,溫淼淼漸漸摸的清楚,就是你追我趕的事兒。

以前她給傅衍衡發資訊,十有**都是石沉大海,選擇性的忽略。

“還真挺忙的。”溫淼淼拿起車裡剩下的半瓶礦泉水,喝了口。

“今晚該跟我回家了吧”傅衍衡幫溫淼淼擰好蓋子。

她總是稀裡糊塗的,喝水瓶蓋不擰緊,灑的到處都是,不知道她忙的是什麼。

溫淼淼努起嘴,握住了傅衍衡正要掛擋的手,往自己臉上貼了貼,像是頭溫順的小貓,頭又蹭了蹭。

“我媽媽生病了,我要回去看看,我儘量早點回去,行嗎。”商量又撒嬌的語氣,和一口酥糖咬在嘴裡一樣。

“我陪你一起回去。”傅衍衡說。

溫淼淼麵露難色,她是不想傅衍衡多和她家人走的近。

那種癩蛤蟆貼腳麵的滋味,誰受得了,他們家人,見到傅衍衡就想儘一切的在他的身上挖。

“小感冒而已,也不是很嚴重。”

“我除非冇有知道,知道了又不露麵,這樣不好。”傅衍衡決定。

溫淼淼不好再說。

傅衍衡把車子停在一家進口超市門口,去看病人,也不能空手。

在水果區,傅衍衡在菠蘿攤前駐足。

粉色菠蘿,他還是第一次見。

溫淼淼看到一個菠蘿要2000塊,覺得這種進口超市真有良心,不坑窮人。

傅衍衡拿了兩個丟進購物車裡。

剛放進去,就被溫淼淼快手拿出去擺好,“太貴了,不買。”

她知道自己這樣很討人厭,不懂風情,斤斤計較,在她的認知裡,2000塊錢一個的菠蘿,是鋪張浪費。

哪怕傅衍衡最不缺的就是錢。

傅衍衡很執著又放進了購物車,這次不是兩個是四個,他也想買回來嚐嚐,是什麼味道。

“這是八千塊。”

“我數學冇那麼差勁,算的清楚。”

“吃幾個菠蘿要八千塊,不值!”

傅衍衡眸光發生了些許微妙的變化,這是不是和溫淼淼過上了茶米油鹽的日子。

溫淼淼現在這樣,很像精打細算的管家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