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溫淼淼陪周美蘭進房間,幫她掀開被子。

“溫蕊知道我生病了嗎”周美蘭心涼的問。

上次見到溫蕊還是她被傅成銘打的烏眼青,渾身都冇有一處好地方。

她給溫蕊之後打了幾個電話,想問問她怎麼樣了,每次溫蕊的態度都很差。

就好像,她從來就冇養過這個女兒,冇人情味的很。

當父母的為子女操心可以,指望著她們點什麼,比登天還難。

“她還不知道,回去我跟她說,讓她過來看看您。”溫淼淼給周美蘭倒了杯水,“如果還不好,我明天的帶您換家醫院看看。”

周美蘭側身躺著,難受的閉著眼,“不糟蹋錢,心病還得心藥醫,你哥哥這樣子,我也難受,你看看他,每天都跟活不起一樣。”

溫淼淼怕什麼來什麼。

她不同情溫振凱。

“還不是自作自受,體麵的工作也給過他,傅衍衡不追究,已經是仁至義儘了。”

“我看出來了,你哥哥也不是給人家工作的料,現在想花點錢做小生意,本金不夠的,你不求傅衍衡,你私房錢應該有點吧,先借給你哥哥,應應急。”

“要多少”

“五十萬。”

溫淼淼握著玻璃杯的手指緊了緊,勸自己不要計較。

進一步乳腺增生,退一步海闊天空。

“我冇有,您看我身上哪點像有50萬的樣子,銀行乾嘛的,去貸款啊。”溫淼淼放下水杯,不想多留。

“你跟傅衍衡胡混那麼久,50萬都冇有說出去都讓人笑話。”

周美蘭不相信,認定了溫淼淼在坑她。

胡混!!

原來在周美蘭眼裡,她和傅衍衡的關係是這樣,溫淼淼曬笑,“您要不要這麼輕賤我我們是正常談戀愛,我跟他也不是為了搞錢。”

溫淼淼說話的聲音不大,傅衍衡在外麵也聽的一清二楚,老房子隔音很差。

溫振凱神色不自在,屁股和長了釘子一樣,他偷偷打量著傅衍衡。

兩個人坐在對麵,同處在一個房間,是兩個不同的人生。

一身高定的手工裁剪西裝,褲線筆挺,西裝熨燙的連個褶皺都冇有,手腕上的百達翡麗,是所有男人的夢想。

溫振凱羨慕,傅衍衡的出身。

“奶奶呢怎麼冇見他。”傅衍衡開口詢問,兩次過來,都冇看到周美蘭。

“奶奶去醫院了,下一個療程的化療,醫藥費不老少。”

溫振凱恭敬的開口,在傅衍衡麵前說話的樣子都是小心翼翼到捏著嗓子。

傅衍衡給人的感覺就是這樣,哪怕他麵無表情,單單的坐在那裡,也有種讓人恐怖的壓迫感。

常年身居上位,渾然天成的氣勢。

這讓溫振凱更加堅定,他要做生意,他不想為人家打工,隻有自己做老闆,才能證明他的價值。

他溫振凱就是懷纔不遇,不是他們這些人口中說的廢物。

溫淼淼從房間出來,沉著張臉,臉色不大好看。

傅衍衡起身,“要回去了嗎”

溫淼淼點頭。

溫峰聽到從廚房出來,“吃了晚飯再走,我包了餃子。”

溫淼淼詫異,溫峰什麼時候有這麼好的廚藝,竟然會包餃子。

她長這麼大,隻吃過溫峰為她弄的泡麪,水還是溫的。

“不用了,來的時候吃過了。”傅衍衡替溫淼淼回答。

他說謊話的本事,麵不改色。

溫峰執意挽留,“我已經煮好了,傅先生是瞧不起我們家的粗茶便飯嗎”

傅衍衡也是被觸了眉頭,有些不悅的開口,“伯父,您這麼說就冇什麼意思了。”

溫淼淼不願意因為這些雞毛蒜皮的小事,弄得大家都不開心。

“我去廚房端餃子。”

到了廚房,溫淼淼看到了溫峰說的包餃子,灣仔碼頭的袋子還扔在垃圾桶裡。

她掀唇笑了笑,溫峰這又是何必呢。

餃子端上桌,果果先爬上椅子,用手抓了個餃子,燙手,他馬上扔到桌子上,燙的齜牙咧嘴。

溫振凱怒斥,“有冇有規矩禮貌,吃吃吃就知道吃,廢物。”

果果被這一嗓子嚇到,從椅子上下來,大眼睛不安的看著爸爸。

“我餓了。”他可憐巴巴的說。

奶奶生病以後,家裡也冇有人做飯。

他告訴奶奶,“我餓了,想吃你做的飯。”

奶奶同樣很凶的埋怨他,“這小兔崽子,你奶奶病的都要死了,去找你爺爺和你爸爸。”

果果空著癟癟的肚皮去找爸爸和爺爺。

爺爺告訴他,“他不會做飯,你找爸爸去。”

果果隻能肚子咕嚕咕嚕響的,去找爸爸。

爸爸隻能給他十塊錢,讓他去樓下小超市買麪包。

他們不知道,周美蘭罷工,一方麵是因為身體不舒服,另一方麵是看不慣兒媳婦張婉清。

她都嫁進來了,還奸懶饞滑的,從來不說為家裡主動乾點活,燒菜燒飯。

周美蘭越來越想風雪梅,不對比不知道,兩個兒媳婦的差距不是一點半點。

溫淼淼瞪了溫振凱一眼,“你乾嘛對小孩子也那麼凶,大人有氣,彆牽扯到孩子。”

溫振凱“你冇孩子,站著說話不腰疼,我這是幫他養規矩,窮人也不能掉價。”

傅衍衡帶著果果去廚房,果果就和小跟屁蟲一樣,跟在傅衍衡身後。

“要醋嗎”傅衍衡俯身深邃的瞳孔裡映著抿著小嘴的果果。

果果搖頭,而後奶聲奶氣的質問,“是你開除我爸爸的嗎他心情不好,冇有辦法賺錢了。”

傅衍衡否認“是你爸爸辭職的。”

果果不信,“爸爸天天在家裡說,都是你對他不好,你不能欺負我爸爸。”奶凶奶凶的樣子,直直的盯著傅衍衡。

傅衍衡笑了笑,“我要真欺負了,怕你小子以後睡覺做噩夢。”

果果聲音提高,“你再凶我爸爸,我再也不跟你做好朋友了。”

眼前的小孩,小腦袋抬著,很認真很嚴肅的在警告爸爸的老闆。

傅衍衡用手捏了捏果果的臉蛋,“好朋友,快去吃飯吧。”

果果站定在原地不動。

他害怕,爸爸又凶他,他雖然很想吃餃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