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溫蕊渾渾噩噩的走在街上,包裡裝著林晚意給的毒藥。

林晚意說:“靜候佳音。”

溫蕊步伐沉重,這件事對她的誘惑也巨大,可是九死一生。

不能失手,一旦失手,萬劫不複,可能她連骨灰都冇地上找。

她還年輕。

溫蕊不知不覺,走到孃家,她踏進老小區,看著牆體斑駁,灰壓壓的筒子樓,心情是霧霾的灰。

她站在樓下抬頭仰望的往上看,家裡的燈亮著。

溫淼淼說母親生病了。

溫蕊走了幾步,又轉身朝小區大門走,不想回到那個家。

她變成現在這樣,都是無能的父母,窮人為什麼要生孩子。

她那麼努力的生活,眼看著亞龍灣的項目就會讓她在傅氏集團徹底站穩腳跟。

她不敢冒險,又忌憚林晚意。

像是弄死楚明玥那樣,把林晚意弄死

溫蕊的心裡很亂,像個一股股的麻繩,在她心裡打的都是死結。

溫淼淼站在窗戶口,看到溫蕊坐在花園的石凳上,天氣那麼冷,她就跟雕塑一樣,一動不動的坐在那裡。

聽到身後的腳步聲,溫淼淼回頭撞在傅衍衡的胸口上。

傅衍衡下巴抵著她的肩,“每次都這麼迫不及待的投懷送抱”

溫淼淼,“都這麼久了,你對我的投懷送抱,也冇新鮮感了吧。”

傅衍衡順著窗外溫淼淼盯著的方向看。

“溫蕊是不是跟傅成銘又吵架了,她在樓下坐了很久。”溫淼淼擔憂。

嘴裡說著,以後不會再管溫蕊的事,又怎麼能徹底的狠下心。

傅衍衡居高臨下睥睨的看著溫蕊,雖然看不到表情,也能猜的出來,她現在肯定是失魂落魄。

“你們姐妹之間,有什麼事情瞞著我麼”傅衍衡彆有深意的眼神看著溫淼淼。

溫淼淼微楞,勉強擠出個笑容,“有嗎記不得了。”

傅衍衡眸色微深。

“有時候機會在你麵前,你要把握住,這樣可能是另一種結局,時間不早了,睡吧。”

溫淼淼緊張的後背繃緊,傅衍衡絕對不會無緣無故跟她說起這些。

他難道知道了孩子的事

溫淼淼拉住要離開的傅衍衡。

傅衍衡噙笑看著她,“想跟我說什麼”

溫淼淼內心苦苦掙紮,鬆開手。

“晚安。”

傅衍衡,“晚安。”

溫淼淼躺到床上,捧著手機想找個電視劇看分散下注意力。

選了個民國虐戀的劇,剛看了兩分鐘,就心浮氣躁的腦子裡又想到傅衍衡的話。

該不該和傅衍衡坦白他好像留下口風在給她們機會。

可是如果傅衍衡說的不是這件事,她主動說出來,會不會溫蕊因為她,惹上打麻煩。

情緒在不斷的翻攪。

白洛聽家裡的傭人說,大少奶奶一直在花園那兒坐著。

她走出來,果然看到失魂落魄的溫蕊。

聽到細碎的腳步聲,溫蕊看到遠處走來的白洛。

正愁冇地方發泄。

白洛嘲諷的調侃,“是被打出來的怕大少爺打你,連家門都不敢進。”

溫蕊上前一步,拽住白洛的衣領,緊緊的捏著,“我心情不爽,你最好彆惹我。”

白洛絲毫看不出慌亂,她巴不得溫蕊打她,最好身上留點傷。

這樣她就可以和夫人告狀了!

可惜,哪裡來的血氣方剛。

溫蕊慫了,手上的勁兒一鬆。

“你說你多可憐,你姐姐被二爺寵上天,怕是連句重話,二爺都捨不得說她,你被打的時候,她估計心裡早就樂開花了吧。”

溫蕊隻覺得,渾身上湧的血氣衝到腦門前麵,有種怒氣翻湧的感覺。

“少在這裡挑撥離間,賤人。”

白洛嘖嘖嘴,“我們兩個何必當敵人,我對你也冇做過什麼傷天害理的事。”

溫蕊陰冷的笑了,“你是想跟我聯手嗎抱歉,你不夠檔次。”

白洛手抱著肩,溫蕊就是死鴨子嘴硬,不知道死心。

她繼續挑撥的說,“姐妹倆的感情算個屁,你那麼對待溫淼淼,人家也未必領情。

溫蕊,“我們姐妹關係很好,不用你在這裡挑撥。”

白洛,“好不好你心裡清楚,姐妹情,說出去就是笑話。”

溫蕊曬笑,“你這種無父無母的孤兒,自然理解不了。”

溫蕊自從得了亞龍灣的項目,在這個家裡愈發的硬氣,早就冇了之前的低眉順眼。

白洛氣不過,難道現在是個人,都能騎在她的頭上拉屎嗎

溫蕊懶得和白洛多說,她這個人肚子裡冇有二兩油,隻會窮橫。

“我勸你最好安分點,離開傅家,你算個什麼東西。”

白洛氣的一巴掌朝溫蕊臉上扇過去,溫蕊也不躲,任憑白嫩的臉蛋上多出一道清晰明顯的巴掌印。

白洛勝利者的姿態挖苦溫蕊,“你得罪我,就是得罪夫人。”

溫蕊捂著臉,一聲不吭。

她轉身走了,步伐很急,白洛嘲笑,溫蕊這個慫貨,肯定是被她打怕了。

溫蕊害怕再晚點巴掌印就淡了。

不管這個時間,文怡是不是在休息,溫蕊站在門口,哭著敲門。

文怡穿著睡衣擰開燈去開門,進來就看到溫蕊腫著臉抹著眼淚。

“成銘又打你”文怡心頭一緊。

怎麼剛消停兩天,又動手了。

溫蕊哭著搖頭。

“那是怎麼了。”文怡問。

溫蕊還是在哭。

文怡有些不耐煩的加重語氣,“你跟我說!怎麼了。”

“是,是白洛,她來報複我,因為我說了實話,她就來找我麻煩,動手打我,媽,再怎麼說,我也是傅家的大少奶奶,白洛隻是個傭人,她這是在打我嗎是打您的臉。”

文怡腦袋轟轟然然。

她纔跟白洛說重話,轉眼又去做這種事,做事越來越過分,不合規矩!

文怡安撫溫蕊說:“我會教訓她,你也彆委屈了,我讓她跟你道歉。”

溫蕊深明大義的重重點頭,“媽!我心裡不委屈!我知道您喜歡白洛,疼她,我要求也不多,隻要給我道個歉就行。”

“我會跟她說。”

溫蕊,“什麼時候白洛打我的時候,不少人在那裡圍觀我。”

文怡捏了捏眉心,怎麼會看不出,溫蕊是在教她做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