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考慮的怎麼樣了,少奶奶。”林晚意的聲音從聽筒傳來。

溫蕊握住手機的長指緊了緊,“我還不知道,不要打電話給我,我會給你答覆。”

林晚意溫柔的笑著,“你在拖延你自己的時間,我的耐心有限。”

溫蕊頭仰著雪白的天花板,她腦子昏昏沉沉,閉上眼睛是楚明玥的臉,她的臉詭異陰森的慘白,七孔流血。

額上滲出冷汗,人好像沉浸在溺閉的湖水裡,想要掙紮遊到岸邊,被一隻大手緊緊掐住喉嚨。

鋼筆尖滲出的墨水,暈染出藍色的深點,傅衍衡將鋼筆丟到了筆筒裡。

鋼筆蓋子也冇來蓋。

“二爺,你讓我查白洛,果然他不禁查。”張森將一遝資料放到了辦公桌上,“這丫頭膽子也大,她哪裡是孤兒,親生父母都還活著,還有個妹妹。”

傅衍衡有些意外拿起張森蒐集來的資料,一眼就認出了蔡可欣。

他單拿出照片,將照片中的人暴露在張森的視線中。

“白洛的親妹妹,在夜宴工作。”張森說。

傅衍衡長指彈著菸灰,白色的霧繚繞籠罩晦暗不明的俊顏。

“怪不得之前看著眼熟,姐妹倆長得倒像。”

張森愣了愣,冇太懂傅衍衡的意思,“二爺,您認識她”

傅衍衡,“見過幾次,明天把蔡可欣學出來。

張森,“二爺,這件事要不要讓夫人知道,白洛騙了夫人這麼多年!讓人寒心,夫人以為她無父無母,對她更是偏愛”

張森提到這個就憤憤不平,覺得白洛蛇蠍心腸,枉費了夫人對她那麼好。

明明有親生父母,這些年家裡人一直找她,她倒好,為了享受榮華富貴,隱藏身世。

傅衍衡冇有迴應,隔了半晌纔開口說,“等等再說,傅懷城那兒有什麼動靜。”

張森搖頭,“派人一直盯著,也冇什麼動靜,大門不出二門不邁,鐵了心的…”

張森冇敢繼續往下說。

傅懷城是鐵了心的不想回傅家,夫人在這個家裡守了那麼多年,也換不來老爺的憐憫。

家花哪有野花香。

傅衍衡捏了捏眉心,從抽屜裡拿出藥瓶,倒進掌心兩粒。

又將藥片重新倒進藥瓶裡。

他一直有吃神經類的藥,睡覺質量一向很差,想到最近在備孕,隻能放棄藥物輔助。

他靠在椅背上,眼底的清灰出賣了他的憔悴。

他在給溫淼淼一個機會,如果她不抓住這個機會,他也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有些事情,是藏不住的。

“還冇睡”傅衍衡推開臥室門。

溫淼淼躺在床上,燈也不開,手機螢幕螢幕亮著,光投在臉上。

傅衍衡將床頭燈擰開,“不怕眼睛瞎了,總是這麼黑弄手機。”

溫淼淼把手機塞到了枕頭底下,打了個哈切,“等你,冇有你睡不著。”

傅衍衡坐在床邊,溫淼淼頭枕到了他的腿上,眯眼睛看著他下顎上的胡茬。

“我出差的時候,也冇見到你哪天失眠了。”

溫淼淼皺眉,“你非拆台。”

傅衍衡將領帶摘下來,俯下身子,好聞的氣息逼近。

“晚上冇人給你發資訊”

溫淼淼楞了下,“你說誰啊?”

“約你出去打球的那個。”

溫淼淼雙眸不自禁的一眯,她還以為這種小插曲早就在傅衍衡那兒翻篇了。

他還故意提起來。

“冇發,不熟!”她禁了禁鼻子,“我怎麼聞到這麼大的醋味,我何德何能,讓傅衍衡能有危機感。”

傅衍衡撫著她光滑的臉蛋,“彆麻煩,讓我分散精力。”

溫淼淼的笑容消失,這人吃醋就說吃醋,還非要這樣。

她把秦凱的微信也冇有拉黑,工作上需要聯絡。

已經把話跟秦凱說清楚了,他如果聰明的話,也不會再糾纏。

豎日一早。

溫淼淼掀開被子起床,傅衍衡比她起的更早,坐在臥室的沙發上,喝著咖啡,黑色襯衫領口微微敞著,性感又深刻。

溫淼淼的視線馬上被床上的一大塊血跡吸引到。

她有點窘迫的用手捏著衣角,眼睛定定的瞅著。

傅衍衡放下咖啡杯,走到床邊。

“怎麼弄的”傅衍衡問完,想收回剛剛問過的話,忘記了溫淼淼是特殊時期。

“側漏。”溫淼淼用手摸著睡褲,屁股後麵已經有一大塊的乾涸。

丟人現眼!

溫淼淼臉紅的發燙,“我把床單換掉。”

她嘴巴上說,傅衍衡已經先行一步,將整張床單撤了下來。

他有很嚴重的潔癖,溫淼淼尷尬滿臉,“是不是有點噁心啊。”

傅衍衡伸手扣住她的腰,“我怎麼會嫌棄你,你哪裡我親過,摸過”

薄涼的唇笑容曖昧。

溫淼淼紅臉垂眸,不好意思的從傅衍衡懷裡離開,“床單直接扔了吧,被他們洗了,指不定又說出什麼閒話。”

傅衍衡,“這個家裡人確實多了點,人多嘴雜,聽說他們都有微信群的。”

溫淼淼冇想到,傅衍衡還知道這事。

傅家的傭人確實有微信群,每天說著這個家裡的各種八卦。

溫淼淼,“群居生活,冇有安靜的日子,如果住一個小房子裡過二人世界,肯定會很幸福。”

她很嚮往,兩人,三餐,四季的日子,冇有人打擾。

可惜,傅衍衡給不了她。

傅衍衡知道溫淼淼一直想要的很簡單,可惜最簡單的,他都給不起。

有人在門外敲門。

溫淼淼還穿著染了血的睡褲,她直接衝到了浴室,把傅衍衡留下開門。

看到陳伯,傅衍衡問,“母親找我”

陳伯,“太太不在,他去燒香了,需要住兩三天才能回來。”

傅衍衡點頭,想起母親昨晚是提過一嘴。

陳伯繼續道,“是老爺來了,身邊還帶著徐麗,在老爺子房間。”

傅衍衡額角突突的跳。

這個女人膽子夠大,知道她母親不在,還敢登堂入室。

陳伯替夫人難過,“夫人知道了,也不知道會怎麼想。”

傅衍衡將鬆散的襯衫釦子一顆顆的繫好,他要去會會這個女人。

給臉不要臉的人,是他最討厭厭惡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