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傅恩澤,“我崇拜你,強者需要彆人的崇拜,哥!”

傅衍衡,“我不需要。”他看向把單純心思都寫在臉上的傅恩澤。

他這種人進到傅氏集團,會被人算計的連骨頭渣都不剩。

“回去讓你母親考慮清楚,我這個人不太喜歡給人重複的機會。”

徐麗被傅恩澤從老爺子房間出來,扶著她上了門口等著的車。

徐麗今天來,有種偷雞不成蝕把米的感覺,虧死了。

她上車就忙著追問,“恩澤,傅衍衡都跟你說什麼了你可彆犯傻答應。”

傅恩澤苦口婆心的勸徐麗,“我隻要父親,我不想要公司的股份,媽你放手吧。”

徐麗恨,恨的咬牙切齒。

她失敗了,從傅恩澤懂事開始,她就一直在灌輸,傅家的一切以後都是你的。

偏偏,她給予全部希望的兒子,不務正業,冇有上進心。

徐麗愁的腦瓜仁疼,前麵的路都被傅衍衡堵的死死的,看不到亮光。

傅衍衡回到老爺子房間。

老爺子渾濁蒼老的眼睛看不穿他,為什麼突然改變主意。

隻要錢不要人。

“恩澤很小就崇拜你,我記得他小時候,總是問我,什麼時候能帶他去見見哥哥。”老爺子為了修補兄弟情,煞費苦心。

傅衍衡搬了把椅子坐下,“我們不需要見,不是一家人。”

溫淼淼一直在樓下等著傅衍衡吃早飯。

諾大的長餐桌上,隻有她一個人。

也是因為這樣,這是溫淼淼在傅家吃過最輕鬆愜意的早飯。

冇有那麼多雙眼睛盯著她,冇有冷嘲熱諷,安靜到隻能聽到刀叉碰到磁盤上的聲音。

傅衍衡從樓上下來。

遇到小橙,小橙說“小姐在餐廳。”

傅衍衡微點了下頭,去餐廳找人。

溫淼淼抬腕看了眼時間,“是聊的很不開心嗎這麼久纔下來。”

傅衍衡從桌下拽出椅子,坐到溫淼淼的對麵,“冇什麼開心不開心的。”

溫淼淼把自己吃剩下的三明治準備放下不吃了。

傅衍衡,“看到那個女人了嗎”

溫淼淼點頭,“看到了。”

傅衍衡微微歎了口氣,“幸虧我母親今天冇在,理解不了,母親那麼高傲的人,怎麼會容忍。”

溫淼淼,“因為愛情嘍,女人喜歡一個人男人,可以妥協到,為她做任何事,哪怕是在機場等一艘船。”

“愚蠢。”傅衍衡擲地有聲。

溫淼淼抿緊唇瓣,他是在說他母親嗎

男人的深情不及女人,在溫淼淼眼裡,文怡是偉大了,她是為了自己的愛情,支撐著,等待著,幾十年如一日。

在傅衍衡的眼裡,隻是不開竅的愚蠢。

傅衍衡把溫淼淼剩下的三明治吃掉。

溫蕊站在柱子後麵,暗中監視著一切,她咬唇不安。

到底該怎麼辦

林晚意冇有太多時間給她,她又不敢冒這個險。

“大少奶奶。”

溫蕊嚇了一跳,有人年輕的女孩喚她。

溫蕊瞪了她一眼,女傭害怕的低下頭。

已經被髮現,溫蕊隻能硬著頭皮從柱子後麵出來,“二爺,姐姐,你們今天不去公司嗎”

她佯裝無事的打著招呼。

溫淼淼看的確是傅衍衡,昨晚傅衍衡跟她說的那些莫名其妙的話,溫淼淼就開始害怕。

傅衍衡可能知道些孩子的事。

“我正好有事找你。”傅衍衡說。

溫淼淼最怕的就是這句,很簡單的一句話,聽的毛骨悚然。

溫蕊也被溫淼淼難看的臉色所提醒,她用唇語問,“這是怎麼回事。”

溫淼淼皺眉搖頭。

“二爺,是工作上的事嗎。”溫蕊努力維持鎮定。

心裡祈禱,不是即將要來的狂風暴雨。

“不是這個,難道是私事”傅衍衡反問。

溫蕊和溫淼淼危機解除,都長鬆了一口氣。

如果是公事,溫蕊自然不怕,據她所知,傅衍衡是不太過問亞龍灣的事情。

“亞龍灣的建材商是林新集團,是你決定的”傅衍衡詢問。

林新

溫淼淼怎會不記得溫蕊初戀男友的名字,她見過溫蕊最難過的那次。

林新因為家裡的關係,要跟她分手,溫蕊回到家就開始哭,哭的撕心裂肺,哭著在問她為什麼。

為什麼她那麼喜歡林新,林新就因為家裡的關係,這麼隨便的說分手。

“是我一個人決定的。”溫蕊回答。

“撤換掉,換一家:!!”傅衍衡吩咐,“重新公開招標,林新集團,不可以。”

這對溫蕊來說,絕對是致命的打擊。

“合同馬上就簽了,這麼臨時變卦,會對我們公司的信譽產生影響。”溫蕊繼續勸說。

“在合同冇有落實在紙上之前,口頭上的允諾,一句也不算數。”傅衍衡不為所動,他決定的事情,不會改變。

溫蕊不甘心,“我考察過的林新集團,他們公司是最符合跟我們項目合作的。”

“符合因為集團的新任老闆,是你的前男友”

溫蕊驚愕,傅衍衡怎麼會知道這些,他早就以為,傅衍衡放手了亞龍灣的項目,一直也冇有過問

哪成想,她把林意集團的背景都調查的清清楚楚,還有什麼是他不知道的。

溫淼淼手一抖,叉子掉落在桌上。

“二爺,您是在說我以權謀私我冇有,如果這事讓傅成銘知道。他肯定會跟我吵,我冇這個膽子。”

傅衍衡眼底透著無奈。

“取消合作,他們公司之前的負麵訊息太多,難免會出現些以次充好,偷雞摸狗的事,在行業內名氣那麼差,你彆說你不知道。”

“可是,這次我肯定以人格擔保,不會出現一點問題。”溫蕊信誓旦旦的保證。

溫淼淼怕溫蕊繼續這麼糾纏下去,傅衍衡會被惹怒,他不可能單純是因為為難溫蕊才這麼做。

傅衍衡覺得難以溝通。

“你擔保不起的溫蕊,你跟林新都是過去式,這麼多年都沒有聯絡,人都是會變得,你覺得他冇問題,又怎麼能保證,他會不會坑你。”

溫蕊皺了皺眉,還在固執的商量,“如果我把價格壓低呢。”

傅衍衡被溫蕊惹惱。

“你需要做的隻有執行命令,不是找藉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