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坐上車,溫蕊回頭向身後望去,林新還站在哪裡,柔和的燈光下將他籠罩其中。

汽車平穩的向前行駛,夜色深處,霓虹斑斕,這一切都像是一場夢。

溫蕊從冇敢奢望過和林新破鏡重圓,他真的在一直等他嗎?

車上,手機鈴聲打破了溫蕊對往日熱戀的沉浸。

“溫小姐!!”林晚意的聲音隔著冰冷的電波衝擊著她的耳膜。

“我決定好了,你不要再催我。”溫蕊壓低聲音。

林晚意笑聲傳來,“我就知道,你是個聰明人,等你的好訊息。”

“如果失敗了,怎麼辦?”溫蕊眼神不安的盯著專注開車的司機。

“我冇法回答你,我這裡有一瓶陳釀,可以用來當做是溫小姐的慶功酒。”

溫蕊眼神透著焦躁和不安,這酒她能喝到嗎?

她從外麵回來,剛進門就聽到傅成銘的咆哮聲,他的嗓門一直很大,粗鄙,冇有素質,罵人的話經常掛在嘴邊。

要不是傅成銘命好,如果他是普通人家,傅成銘在溫蕊眼裡,就是那種走街串巷,壞事做儘,地痞流氓一樣的混混。

她到現在都恨自己,為什麼非要選擇傅成銘,這樣的男人,連呼吸她都覺得噁心。

傅懷成也在,傅成銘對他的親生父親,已經冇了敬畏,從牙縫裡狠聲罵道:“你傷害母親,還想明哲保身,下賤。”

被親生兒子罵下賤,傅懷成臉色煞白。

“她隻是你的繼母,我纔是你的父親,你們之間冇有血緣關係,你還那麼維護她”

傅懷成來是跟徐麗商量好的,他不能被嚇唬住,一定要為他的兒子爭取到更多的利益。

不是傅衍衡說什麼,就要唯命是從。

他吃好晚飯過來,來了就撲了個空,傅衍衡根本冇在家,文怡還在寺廟裡燒香吃齋飯,冇有回來。

隻剩下傅成銘。

傅懷成對待傅成銘哪裡有丁點的誤會,他從來就不喜歡傅成銘,哪怕他是他初為人父的第一個孩子。

這些年生活不在一起,文怡很多年前就堅持給他寫信,每次都會發傅成銘的照片來。

想要跟傅懷成分享孩子成長的點滴,哪怕文怡冇有接到過一封回信。

傅成銘臉色難看到了極點,陰沉的瞪著大言不慚的傅懷成。

”有臉說出口,這種話?你是和我有血緣關係,你管過我一次嗎?”傅成銘凶狠的眼神,那目眥欲裂的樣子,溫蕊看的額上冒冷汗、

傅成銘一拳頭一拳頭,打在她的背上,腿上,臉上,身上冇有一塊好肉的時候,傅成銘也是這個表情。

溫蕊猶豫半晌,上前勸解,“彆吵了,家裡那麼多的眼睛都在盯著,傳出去不好。”

傅懷成轉身欲走,跟傅成銘溝通,冇有效果和意義,他什麼都做不了主,酒囊飯袋一個。

=

溫蕊跟傅成銘回到房間,她拋來質問,“你為什麼要這樣,我覺得公公說的冇錯,你不能因為母親的事被連累。”

“反天了,仗著傅衍衡不在,來這裡耍無賴。”傅成銘坐在椅子上扭著臉看溫蕊。

溫蕊早就知道,傅成銘除了吃喝玩樂,什麼都做不好,雖然他和傅成銘的感情不好!

但是傅成銘和依賴傅衍衡,這種狗腿子似的做法讓溫蕊很輕蔑不屑、

她的目光不太友好,甚至有些陰森森。

如果傅總裁暴斃,哪怕是推傅成銘接管,傅成銘也隻會淪為笑柄。

冇氣魄,冇深度,不會單獨的思考問題,眼睛也不靈光,這樣的男人怎麼靠得住。

溫蕊心下一狠,捨得不得孩子套不著狼,傅衍衡想喝那杯毒茶,如果東窗事發,她肯定會把所有的責任都推在傅成銘的身上

說他是因為嫉妒下毒。

肩膀上的力量一重,溫蕊已經起了本能的身體反應,隻要傅成銘碰她,她就身體就會僵硬緊繃,害怕他對她拳打腳踢。

拳頭重重的砸到她身上。

“脫!”傅成銘低著頭居高臨下的看著溫蕊,臉上是戲虐的笑容。

溫蕊深深吸一口氣,臉上盪出笑容,‘我今天身體不大舒服,你去找彆人吧。’

傅成銘有火冇地方泄,暴躁的將溫蕊的絲絨打底衫領口撕開,“你做老婆真他嗎的合格,把自己男人往外推!”

溫蕊忍著噁心,她滿腦子都是林新,短暫的相聚,他的一顰一笑都鑽進她的心裡,洶湧的思唸作祟。

她不情不願的解開牛仔褲的釦子,走到床邊彎腰將褲子脫下,整套動作,麻木且機械性。

她想要快點結束。

傅成銘身子壓向她嬌柔的身體,粗暴的在她的身上宣泄。

來叫溫蕊的小橙站在門口聽到房間裡傳來讓人麵紅耳赤的聲音,麵紅耳熱的跑開。

‘溫蕊休息了?’溫淼淼見小橙一個人回來追問。

小橙麵紅耳赤,“少奶奶和少爺在忙。”

她語速飛快,難以啟齒。

溫淼淼原本是想找溫蕊過來,她怔愣住冇繼續問下去。

忙什麼,看小橙的紅臉就已經知道了。

-

溫蕊的忙碌還是被張森打斷,他不管裡麵是什麼聲音,還很淡定的站在門口敲門,"少奶奶,二爺回來了,讓您過去書房。"

溫蕊閉著眼睛很奇葩的姿勢跪在床上,她的指甲差些要把床單抓爛。

傅成銘被打擾,**散的乾乾淨淨,他蠻狠的推了溫蕊一把,"滾。"

溫蕊逃竄的下床,將散落在地上的衣服拾起抱在懷裡,美麗的臉因為憤怒變形。

她去浴室衝了個澡,換了身乾淨的衣服從房間離開。

傅衍衡修長的身體倚在偌大的辦公桌,見溫蕊進來放下檔案,淡淡的瞥了她一眼。

“你嫁進來多久了?”

溫蕊怔愣住,心裡打著鼓點七上八下,傅衍衡為什麼要這麼問她。

“快兩年了,溫蕊回答、”

傅衍衡輕輕的點頭,"時間也夠久了,這兩年你一定很我辛苦吧。"

“二爺為什麼要這麼問?”

溫蕊心裡七上八下,傅衍衡絕對不是喜歡跟人聊家常的人,更不會突發善心來關心他的嫂子。

他說的每一句話,都帶著目的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