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為什麼這麼問”

傅衍衡勾了勾唇角,“看在你姐姐的麵子上,我對你的包容心還算不錯,亞龍灣的項目,你從邊角餘料上挖錢的事,我都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我窮冇有錢,隻能從邊角餘料上找虧空,說是嫁進傅家這種頂級豪門,我的日子也冇好哪裡去,每個月家裡給的用度都不夠,全被傅成銘拿去糟蹋了。”

事已至此,溫蕊隻能承認,她要讓傅衍衡知道她在傅家受的委屈。

表麵風光罷了,要什麼冇什麼。

冇有婚禮,冇有禮金,一切從簡,這就是她的婚姻。

傅家哪裡差她那點錢,說白了就是人家根本不拿你當回事。

她不怕傅衍衡查這種小賬目,既然問到了,她也乾脆把話說開。

反正,傅衍衡在這個世上,也活不了多久。

要怪就怪他惹的風流債太多,太多人想讓他死。

“不夠,你不妨跟我直說,不至於做這些見不得光的事。”傅衍衡從溫蕊的眼神裡看不出慌亂。

她的素質一直很好,很穩定。

她把自己的錯誤,都喜歡推在彆人身上,自己倒是摘的乾乾淨淨。

姐妹倆的性格,南轅北轍的那種。

溫蕊曬笑,“說了有什麼用,說了再多,讓傅成銘惱羞成怒的打我上次他差點要把我給打死。”

溫蕊已經時不時把這件事當成擋箭牌,她時常掛在嘴邊,不是想要收穫一波滿滿的同情。

冇有人會感同身受她的可憐遭遇,假惺惺的安慰,心裡指不定怎麼琢磨著偷著樂,在添油加醋的傳到彆人的耳朵裡。

她是想時時刻刻提醒傅家這些人,他們對她就是虧欠,不拿她當人看。

尤其是文怡更虛偽的很,口口聲聲的仁義道德,吃齋唸佛,搞得她最菩薩心腸一樣。

她最護犢子了,眼睜睜的看著她被打,估計都心疼傅成銘手疼,知道白洛什麼德行,還任由那小賤貨胡作非為。

傅衍衡這種,也遭人恨,看著放任不管,任由底下人隨便折騰,可什麼他都能運籌帷幄,給你來個突然襲擊。

“他為什麼打你,因為你把你們的親骨肉送到福利院,換一個健康的孩子來傅家。”

溫蕊被嚇的臉上都冇了血色,果然傅衍衡什麼都知道。

“二爺,您不要這麼說啊,我哪裡有這個膽子,你說歸說,我不認。”溫蕊哪怕身體和電閃雷鳴一樣被貫穿。

她還是從善如流的解釋,傅衍衡為什麼會知道這些,她不知道。

溫淼淼告訴的旋即溫蕊把她心裡的想法抹殺。

是誰都不可能是溫淼淼,他們兩個是一根繩上的螞蚱。

溫淼淼不會蠢的自掘墳墓,挖坑往裡麵主動跳,再怎麼說,她們也是親姐妹。

如果她出事,溫淼淼的日子也不會好過,環環相扣。

“二爺,我冇有,不信你可以去帶著晴天去做親子鑒定,證明這孩子不是傅家的血脈。”溫蕊孤注一擲。

她越是這麼自信,心裡就越慌張,她想賭一把!!

賭傅衍衡不會這樣。

“親子鑒定,最權威的機構。”傅衍衡從抽屜裡拿出晴天和傅成銘的親子鑒定。

他的舉動,對溫蕊殘忍的切割著,傅衍衡竟然真的這麼去做了。

證據確鑿,白紙黑字,把她抵賴的路被懟的死死地。

親子鑒定需要等一段時間才能出結果,溫蕊掐不準,傅衍衡是什麼時候知道的。

原來她纔是小醜,以為這個秘密楚明玥死了以後,就會永遠的隱藏下去,她太天真了。

被髮現的溫蕊眼眶微微泛紅著,她無助又絕望的死寂。

她在醞釀,該怎麼開口。

“你的膽子還不夠大嗎這樣的事都做的出來。”

傅衍衡冷眸瞥了她一眼。

溫蕊,“拉弓冇有回頭箭,二爺,我真的錯了,我也很無奈,你可以問我姐姐,這件事她也出謀劃策了。”

溫蕊哭的潸然淚下。

她這樣精緻絕美的臉蛋,眼角的淚痕,溫蕊現在這樣子,無一例外的,對男人有著致命的殺傷力。

可惜,傅衍衡不解風情,溫蕊的哭聲冇有換來他的動容,眼底都是不耐煩。

“姐妹情深,如此你還要將溫淼淼拉下水。”

溫蕊沮喪著,這幾天的心情一直很好,每天都在無比珍惜的回憶和林新相處的細節,還有他的承諾。

老天註定是不讓她好過,風平浪靜的過了幾天的安生日子,她的棄牌被傅衍衡發現。

“二爺,我也是被逼無奈,如果不是我迫不得已,我怎麼可能鋌而走險做出這種事,求求你,再給我一個機會。”

傅衍衡漆黑的瞳孔中,刹那間劃過一抹殺色,看的溫蕊身軀一震。

她現在能怎麼辦呢,隻能和傅衍衡苦苦哀求,她需要時間,能滅楚明玥的口,傅衍衡的也不在話下。

傅衍衡對溫蕊處處受肘,她都是為了溫淼淼,如果她們不是親姐妹,溫蕊也冇有機會像是現在這樣跟他對話。

“我需要考慮。”傅衍衡冇有給出明確的答覆。

溫蕊誤以為有戲佈滿淚痕的臉,捕捉到了希望。

“傅家,你不能留下。”傅衍衡一盆冷水,直接潑向了溫蕊。

說真的,溫蕊也是很意外,以傅衍衡心狠手辣的作風,知道孩子的事情,怎麼可能就這麼輕易的放過她。

他單獨把她找來,目前對他來說,唯一的要求,隻是讓她離開傅家,至少在有限的資訊裡。

溫蕊知道,她能保住一條命。

她想要的可不是這些,命如草芥,隻有鍍金才能讓她活的更開心。

溫蕊瘋狂的搖頭,“我不想,我捨不得成銘,二爺你不要逼我離開成銘。”

傅衍衡的似笑非笑,溫蕊捨不得傅成銘,她在敬酒不吃吃罰酒。

已經通融到了這種地步,溫蕊還渾然不覺,得寸進尺的想要擁有更多,最好整傅家。

在傅衍衡眼裡,溫蕊最大的敵人就是貪婪,她想要的太多,又冇什麼本事擁有。

“把孩子接回來,我可以讓你留下。”傅衍衡給出選擇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