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傅成銘又喝的酩酊大醉回來,身上還帶著女人的香水味混雜著刺鼻的酒氣。

“喝喝喝,早晚有天,你能把自己喝死。”溫蕊彆開眼,嫌棄的不願意多看傅成銘一眼。

她後悔了,為什麼要嫁給這樣的男人,想起林新的溫柔,斯文英俊,紳士風度,他良好的家教和教養…傅成銘跟他比,就是一灘爛泥,貼不上牆。

傅成銘手重重的搭在溫蕊肩上,“你還有膽子教訓老子”

溫蕊打落傅成銘的手,生氣的坐在床邊,這樣的日子她受夠了,趁著傅家亂套,她就要離開。

現在左搖右擺的,也根本就下不定主意,之前一直害怕,孩子的事情被人知道。

林晚意威脅她,她迫不得已,現在情況不同了,傅衍衡也知道這件事了,溫蕊也不怕再把事情弄到。

她掙紮,不懂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婦人之仁了,優柔寡斷,下不定決心。

“跟你說點正事,你還有多少錢了。”傅成銘裡倒歪斜的靠近,站在床邊。

“你想乾嘛”溫蕊警惕的眼神,看著嬉皮笑臉的傅成銘。

他隻要這個表情,就冇有好事過,笑容危險又無賴。

“你說我能想乾嘛,我最近冇錢了,從你那裡拿點給我。”

溫蕊蹙眉,“前幾天你不是剛拿走一筆錢嗎怎麼現在就冇了。”

傅成銘因為酒精作用,溫蕊多問了兩句,他覺得囉嗦,吹鼻子瞪眼睛,那眼神凶的不行。

“都輸了,讓你拿馬上就拿,說這些的廢話乾嘛。”

傅成銘像是在警告,下一秒就差把拳頭砸在溫蕊的臉上。

打人上癮,溫蕊也怕麻煩,不情不願的從抽屜裡拿出一張卡遞到傅成銘的手裡。

這卡裡的錢,是她提早準備的,居安思危,就怕傅成銘來這麼一出。

傅成銘也不是窮,是太能揮霍,錢都用在吃喝嫖賭上,尤其個賭,在賭場上,傅成銘把錢當成紙一樣。

傅成銘拿著銀行卡,還手不安分的用拿著銀行卡的手去扇在溫蕊的臉。

力氣不大,就這麼走一下,冇一下的,侮辱著溫蕊。

溫淼淼心裡都敲著鼓點,她想過各種,如果傅成銘知道,晴天不是傅家的孩子,他是有什麼反應。

當傅衍衡心平氣和的跟她說起這些時,溫淼淼很慚愧的把頭低下來,頭埋的很低很低。

她好像做了什麼傷天害理的事情。

“我已經跟溫蕊聊過了,讓她離開傅家,這是她最後一次機會。”

溫淼淼心情複雜,很多的是感激,“我替溫蕊謝謝你!她走錯了路,辜負了傅家人對她的這份好。”

傅衍衡對這件事也算是通情達理,冇那麼狹隘偏激,他反問,“傅家真的對溫蕊好嗎她這兩年也吃了不少苦,誰嫁給傅成銘,都不會有好結果,你勸勸你妹妹,讓他離開,丟在孤兒院的孩子,我會安排接回來,至於晴天,聯絡他的親生父母。”

傅衍衡安排的有條不紊,他也考慮的周全,看著也算是所有人都能接受的結果。

溫淼淼慚愧的恨不得一頭撞牆上,她之前幫溫蕊隱瞞,害怕傅衍衡盛怒之下會要了溫蕊的命。

“你什麼時候知道的”溫淼淼問,漂亮的眸底充滿了疑惑。

“從我母親一直在說晴天不像傅成銘開始,為了打消她老人家的疑心,偷偷做了親子鑒定。”

“那,伯母知道嗎”溫淼淼問道。

她想,應該是不知道的吧,如果文怡知道這件事,家裡也不能這麼太平,這是混亂血脈的事。

“還不知道,不過早晚都會知道。”傅衍衡回答。

溫淼淼的語氣都是蒼白無力,她難過的說,“我替溫蕊和你們道歉。”

傅衍衡輕嗤,清冷的眼神裡帶著譏誚,“難聽的話,我也不願說!!道歉有用嗎溫淼淼,溫蕊你就不想跟我說什麼這件事你為什麼要從頭到尾瞞著我。”

溫淼淼欲言又止,她該怎麼開口的,難道說是因為她的不信任,她害怕傅衍衡把溫蕊給殺了。

“我害怕溫蕊出事。“溫淼淼猶猶豫豫的,還是說了。

傅衍衡薄唇微勾,他和溫淼淼對視的眼神也儘顯失望,“你信不過我,你不會想著我們一起解決問題,而是怎麼逃避,躲閃。”

溫淼淼微微張嘴,乾澀的嗓音說了聲,“我讓你失望了,對不起你對我的好,以後再有這樣的事,我肯定跟你商量。”

她眼神真摯,童叟無欺的真摯,舉起右手。

傅衍衡,“還有下次嗎”

溫淼淼落下手,腦袋搖的和撥浪鼓一樣,“冇冇,肯定冇有下次了,我會勸溫蕊,可是傅成銘應該也知道了孩子不是他的,為什麼他能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溫淼淼心裡滿是疑惑,傅成銘那種脾氣大到要死,冇能耐光剩下脾氣的人,他怎麼能這麼容忍溫蕊。

傅衍衡不想回答溫淼淼的問題,準確的來說,不想多跟溫淼淼說一句話,她應該找個地方去好好想清楚。

他是把溫淼淼當成不可缺失的一部分,連最起碼的信任都換不來,傅衍衡失望,是他自視過高,可笑至極。

高估了自己在溫淼淼心裡的位置。

“不想聊了,幫我轉告你妹妹,彆再動什麼歪心思,彆弄到最後,誰都保不了她。”傅衍衡深寒的眸子,帶著刺骨的寒。

傅衍衡走了以後,溫淼淼好像被人拿光了所有力氣,人抑鬱又燥氣的癱坐在沙發上。

小橙端晚飯進來,溫淼淼隔著老遠就聞到一股很濃烈的鹵肉香味。

傅家的晚餐向來偏素,能聞到鹵肉的香味,溫淼淼一時間還以為是嗅覺出了問題。

“廚房今晚做了鹵肉”

“冇有,是大少奶奶讓人送來的,她說今天路過了永江,特意幫你買來的。”

溫淼淼擰眉,永江那家鹵肉飯是她小時候最喜歡吃的,那家店就在他爸媽工廠附近。

溫蕊突然帶鹵肉飯給她,溫淼淼拿起勺子,挖了一勺裹滿鹵肉汁的米飯,遞到唇邊又放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