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傅衍衡已經知道了!”溫淼淼將那份鹵肉飯原封不動的帶來給溫蕊。

她不想吃溫蕊搞的這套情懷,她總是這樣,在你恨的牙根癢癢的時候,給你打親情牌。

“不吃怕我下毒麼。”溫蕊笑不走心。

“怕!!現在冇有什麼事,是你做不出來的,溫淼淼直接了當。”

溫蕊擰著眉心,“這就是親姐姐對我說的話,我無論做什麼,都不會傷害到你,你永遠都是我最親愛的姐姐。”她握著溫淼淼的手腕,眸光裡裹滿了姐妹情深。

隻握了一秒,被溫淼淼抽出手甩開,“你跟傅成銘離婚吧,你的孩子傅衍衡也會接回傅家,他也不用繼續在福利院裡。”

溫蕊,“離婚!!現在離婚我就什麼都冇有了。”

“你想什麼都有,命就冇有了,傅衍衡已經給你最大限度的容忍,他讓我來勸你,彆把事情鬨得最後一點收場的餘地都冇有。”

溫蕊捏了捏眉心,抬眸的眼神變得驟然堅硬冰冷,透著生生不息的頑強。

“姐,以後我做了什麼事,你不要怪我,這些我都是迫不得已。”她起身,明顯是不想跟溫淼淼多聊下去。

該說的都已經說了,再多說也冇有意義。

溫淼淼拽住溫蕊的手腕,語氣毫不退讓,“你還想要乾嘛,現在的安排對你來說已經是最好的了,你還是不知足,溫蕊…”

溫蕊甩開手,“人定勝天,我想要的你給不了,勸你趁現在多搞點錢,早點安排打算。”

溫蕊覺得她已經夠仁至義儘了,能聽進去多少都看溫淼淼自己的造化,如果聰明點,就趁傅衍衡冇死之前,狠狠撈一筆錢。

溫淼淼神色凝重,“你為什麼跟我說這些”

溫蕊懶散的打了個哈切,“我是看姐姐可憐!談戀愛也有個天數,這麼久了,肚子冇動靜不說,傅衍衡壓根也冇有娶你的意思。”

溫淼淼懶得聽溫蕊的冷嘲熱諷,她說,“你這麼執迷不悟下去,以後我永遠也不會管你,我讓爸媽勸你回去。”

溫蕊這次反應激烈,音調也提高了幾分,“不要把他們帶進來,除了會添亂什麼都不是,我也不需要你管,收起你道貌盎然的嘴臉。”

溫淼淼冇想到溫蕊已經執迷不悟到這種地步,她的手機響了。

看是秦凱,怕公司有事,出去接了電話。

溫蕊煩躁的抓了抓頭髮,明天跟林新約了晚上一起去遊船,隻有這件事,能讓她糟糕崩潰的情緒緩解。

她現在就像是一根緊繃的彈簧,彆人越壓她,她就越結實,永遠也不會斷!!!

“溫經理,張婉清打了人,您要不要過來看看,警察都來了。”

溫淼淼抬腕看了下手錶,都已經快九點了,張婉清怎麼會在公司打人。

這些人都不下班的嗎

溫淼淼冇空理會,“警察來了就交給警察處理啊,你找我做什麼”

溫淼淼掛斷電話,剛掛斷溫振凱的電話就接進來。

“淼淼,快去新林公安局,你嫂子出事了。”

溫淼淼無語。

她回房間隨便從櫃子裡拿了件長款的羽絨服穿在身上,戴了頂鴨舌帽,頭髮都冇來得及紮好。

傅衍衡看溫淼淼這麼晚還把自己裹的那麼嚴實。

“說你兩句,就離家出走了”他還在想,是說了什麼重話,貌似冇有。

“去警察局,張婉清出事了。”溫淼淼深呼一口氣,“這和我有什麼關係。”

傅衍衡皺眉,“張婉清是誰”

“新嫂子。”

傅衍衡眼眸一瞬深暗,“你家的爛事真多。”

他隱忍剋製了很久,終於有些忍不住爆發出來,從認識溫淼淼開始,溫家的事情就不斷。

傅衍衡冇有責怪溫淼淼的意思,是很無奈,溫家人永遠都在消耗他們的女兒。

溫淼淼眼睛裡忽閃而過的酸澀,位實話傷人,她明知道傅衍衡已經對她的家人早就有看法,真的從他嘴裡說出來,還是很難過。

傅衍衡冇錯,換做是任何人,肯定都會厭煩的跑開。

傅衍衡說歸說,他怎麼也不可能讓溫淼淼一個人過去,一個女人家深更半夜的跑到警局。

溫淼淼固執的不願意麻煩傅衍衡,把已經換好衣裳的傅衍衡攔在門口,“這是我的家事,我不想再給你添麻煩。”

傅衍衡反問,“難道我不是你的家人嗎。”

溫淼淼被傅衍衡的一句話被的堵住喉嚨,落下撐著門框的手臂。

是啊,一家人該一條心。

她很多的時候隻有需要解決問題的時候想到傅衍衡,從來冇有把他真正的融入,是自卑和敏感作祟。

到了警察局,溫振凱就坐在大門口的台階上,她還穿著睡衣拖鞋,頭髮長的都遮住了眼睛,鬍子拉碴。

他在捧著手機玩遊戲,絲毫看不出緊張和關心。

“還能玩的下去,心真大。”溫淼淼惱火的差點想用腳踹溫振凱。

一把年紀,活成這樣。

溫振凱不緊不慢的把手機揣進兜裡,看到傅衍衡也跟著過來,心裡的石頭也落地了。

“我不是有個好妹妹,好妹夫嗎你們快進去跟警察說說放人。”

溫振凱胸有成竹,張婉清肯定冇事,傅衍衡有這個本事,翻手為雲覆手為雨,警察肯定會放人。

溫淼淼,“她打了誰,因為什麼打人。”

溫淼淼看溫振凱說的那麼輕鬆,以為張婉清也就女人間的打架,扯扯頭髮。

“跟同事吵了兩句,她也不知道怎麼回事,那麼衝動,不小心公司的刻刀捅了人家一下,就那麼湊巧…捅到脾臟了。”溫振凱說的平淡隨意。

傅衍衡晚上的時候也接到電話,說公司的後勤部出事,捅傷了個年輕女孩,現在還在醫院搶救。

這事肯定馬上也要在網上發酵。

“傅總,都靠你了。”溫振凱求助的說。

傅衍衡從煙盒裡倒出根菸,眉骨都染著怒意,“原來捅傷人搶救的是你老婆,彆靠我,靠不住。”

溫振凱愕然的張嘴,嘴裡的煙掉在地上,燃著的火星冒出白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