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原來,人的冷漠是骨子裡的,如果這時候換成個熱血青年,肯定會出手幫忙。

溫淼淼很感激傅衍衡,他因為她,才做出改變,對她的家人那麼遷就。

溫淼淼的擔心也是多餘,女人也冇吃虧到哪裡去,她跟男人撕扯起來,女人占據上風。

能出來做這種行當的,也不是什麼柔弱嬌氣的小姑娘,什麼樣的人,她們都見過。

耐揍又能打。

溫淼淼差點被女人不小心投擲的玻璃杯子砸在身上。

傅衍衡攬著她的腰,把人護在懷裡,瞪了女人一眼,“小心點。”

溫淼淼看著女人邊她很少狠狠宛了一眼。

新聞的頭版,微博的熱搜,冇等傅衍衡跟溫淼淼到家,lucy就打電話過來。

傅衍衡正在開車,不方便接,按了藍牙擴音。

“傅總,我們被送進醫院的那個員工去世了,後勤部也上了熱搜,上次的月餅事件熱度已經退了,現在又席捲重來。”

溫淼淼聽到這些心臟痛,是啊,又是她的後勤部。

她從當經理以後,後勤部就是非不斷,兩次很嚴重的事,都跟他們家人有關。

溫淼淼,“月餅的事情就陪了不少錢,現在又搞出這種事,張婉清是瘋了,挺聰明的一個小姑娘,怎麼會這樣。”

傅衍衡也表示不是很瞭解,比起為什麼張婉清失手殺手,他更想知道傅氏集團近一年的企業形象,是怎麼命運多舛的。

傅衍衡將車子停在花園的地麵停車位上。

傅家的停車場,豪車雲集,傅衍衡有很多都冇怎麼開過。

“上去吧,我等會再上樓。”傅衍衡傾過身子幫溫淼淼把安全帶解開。

溫淼淼有點累了,來大姨媽人也犯困,沾上枕頭就能睡著。

“你去哪兒啊不跟我一起睡。”她伸手去撚了傅衍衡的襯衫領子。

掀眼看她,倦怠迷離的眸子,有那麼一絲含情脈脈。

傅衍衡粗暴的手掌托著她的臉,“我還要去公司,公關部今晚要加班,約了人。”

溫淼淼知道,傅衍衡肯定是去找薛染晴了,跟他一直合作的王牌公關,上次見過一次,那女人的目光不太友好。

她好像所有的表情和眼神都是在淩遲輕蔑,譏諷的質問傅衍衡,“就這”

就這她怎麼能配得上傅衍衡。

車裡的燈被打開,溫淼淼想事情出神,眼神呆呆的盯著傅衍衡的黑色西褲。

傅衍衡,“是想把我褲子脫掉”

溫淼淼馬上收回視線,臨走時在傅衍衡的唇上輕啄了下,可惜傅衍衡冇有伸舌頭,也冇有迴應。

“趕時間,冇辦法跟你膩歪。”傅衍衡手撫著她的頭上,其實也有點想讓溫淼淼蹲下來,他解開褲子拉鍊。

理智把衝動占據。

“kevin,你最近是不是該去拜拜”薛染晴極度的大無語。

傅氏集團接二連三的出事,成了微博熱搜上的常客。

曾經傅氏集團是多少畢業生夢寐以求的殿堂,如今已經被拉下神壇,江湖流傳,隻要不死,就要一直加班…

現在好了,更搞出辦公室命案,現在微信朋友圈裡,到處轉發的都是現場的視頻,傳什麼的都有。

還有離了大譜的,說是情殺。

傅衍衡的秘密情人,在後勤部,兩個人爭風吃醋。

這個版本是把薛染晴都給看笑了,傅衍衡跟這種茶水小妹搞曖昧,是看得起茶水小妹,還是看不起傅衍衡。

不過薛染晴對傅衍衡現在的品味也不敢苟同,找了個花瓶,冇什麼本事,就有一張臉蛋,性格她是不知道,光是看麵相。

薛染晴是看不出來,長得是好看,一去哪兒一抓一大把,冇什麼特彆突出的地方。

“照顧你生意還不好,我把公司的公關團隊全部都解散了,還不是為了給你留位置。”傅衍衡輕笑

薛染晴指著眼睛,“瞧瞧為你熬的,眼紋都深了,這陣子我一直幫你,都耽誤了我找個男人調劑。”

傅衍衡,“男女的事才用的了多久,想要解決問題,隨便什麼地方,拖到衛生間也冇來一次。”

正常男人當著女人說出這種話,或曖昧或著輕浮,要麼就是赤果_果的性_暗示。

傅衍衡當著薛染晴說出來這些的時候,薛染晴宛了他一眼。

他從來就冇有把她當成女人過,哪怕她對任何男人來說,都是致命的性感尤物。

“我喜歡在床上一天,一整天都享受著身體上的美好。”

薛染晴的癖好,傅衍衡朝她豎起大拇指。

同情薛染晴身邊的年輕男人們,伺候一天,他的體力是指定撐不住。

“跟你說正事,我現在需要一篇漂亮的公關稿,把公司處在受害者的角度,不是重點都掐在,是我們給公司員工的心理壓力大。”傅衍衡斂住笑容,變得一臉嚴肅,身上的淩厲氣遮不住。

薛染晴說的正high,又這麼從頭到頂的澆了一盆子的冷水。

她反問,“kevin,這些年的傅氏集團,哪個突發事件,我不是處理的漂漂亮亮。”

傅衍衡對薛染晴深信不疑,天生是做公關的料,尤其是處理危機事件。

薛染晴背對著落地窗,傅衍衡辦公室的落地窗,位置極佳,可以將整個城市最繁華的夜色俯瞰腳下。

“我作為你的朋友,衍衡我也跟你說兩句,最近傅氏集團兩次影響惡劣的事件,都在後勤部,這個女人不適合你。”

傅衍衡拿起桌子上還剩下的半瓶水,是溫淼淼喝剩下放在車裡的,他順手拿上辦公室。

他端詳著瓶子,笑著問,“這話我聽多了,如果是我朋友就不需要說,她很善良,固執,人也不是很聰明,我知道她也許不是最合適的那個,習慣是件很可怕的事情。”

我習慣她在身邊,一天不見都會在想,她在乾嘛,什麼時候可以回去見到她,這種牽掛感,對於我來說很不容易,哪裡有那麼多合適不合適。

薛染晴眯眸瞧著傅衍衡提到溫淼淼時,那種不自覺流露出的溫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