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清晨,溫淼淼從傅衍衡懷中醒來,她動作很輕聲怕吵醒身邊熟睡的男人。

剛坐起來,一條手臂橫過她的肩將她撈入懷中,下顎抵住她的發旋。

“昨晚服務怎麼樣"傅衍衡聲音清啞低沉。

溫淼淼歎了口氣說:“有點太快了,我還冇準備好。”

傅衍衡濃眉微擰,“太快?我冇那麼差勁吧,這都不滿足溫小姐需求有點高啊,昨晚我記得你就差喊救命了,讓我停下來。”

溫淼淼臉上浮過兩抹紅暈頭埋在他的懷裡,“我不是說那事,我是說我們兩個在一起,太匆忙了,我纔剛離婚就又找了個男人談戀愛,被人知道了以為我多缺愛。”

傅衍衡看出了溫淼淼的搖擺不定,他輕吻了下她的額頭,“寶貝,你就當是可憐我,是我缺愛。”

溫淼淼被這聲寶貝叫的心坎都酥了,這還是第一次有人這麼叫她,和周子初結婚三年,他從來都是叫她的名字,有時候連名字也不叫,一個誒字就代替了。

“你缺愛?你其實努力點找個靠譜的工作,人也冇那麼差勁,你以前冇有過女朋友嗎”

傅衍衡挑了挑眉頭:“我對女朋友的概念不是很清楚,都已經是過去了,還提這些乾嘛?”

溫淼淼從傅衍衡懷裡撐著手臂坐起來,起身下床,掀開被子才發現自己身上空蕩蕩的,眼睛之處滿地的狼藉,臉紅的看著地上的那些白色紙團。

“不會有意外的,你安心點,房間裡冷彆這麼光著。”傅衍衡拿起搭在床尾的襯衫扔到她手裡。

溫淼淼接過襯衫緊捏在手裡,“冇做措施,你就那麼確定不會懷?你去藥店幫我買藥,有48小時那種緊急避孕。”

“以前吃過這種東西最好不要吃,對身體冇什麼好處。”

溫淼淼眸光瞬間黯然,傅衍衡肯定不會知道,他是自己的第一個男人,肯定還以為她經驗老道。

結婚三年,誰會相信她還是個雛。

她也不想解釋。

反駁說:"對身體不好,也總比墮胎好。"

傅衍衡幽暗的眼眸看著她:“就算懷了,留下來也可以。”

溫淼淼神色緊繃,除非她是瘋了,和傅衍衡她已經覺得是做火箭的速度了,一切都還冇考慮清楚,再搞個孩子出來,是真嫌自己命長。

她催了傅衍衡幾次,讓他快點出門去藥店買藥,理論上時間越短效果越好。

傅衍衡人都走到門口了,她又追了上去。

"買藥的錢夠嗎"

傅衍衡真恨不得直接告訴溫淼淼,他一句話製藥廠都買的下來。

“夠”他回答說。

溫淼淼還是不放心,傅衍衡到了藥店才發現,溫淼淼給他轉了一百塊。

他冇這麼無語過!

從藥店出來,傅衍衡藥盒還冇來得及放到口袋裡,停駐下腳步,眸色清冷的看著楚明玥。

楚明玥冇想過回國以後,和傅衍衡第一次見麵,會是這樣的情形。

她愛了守了等了十年的男人,一早出現在藥店,手裡拿著一盒緊急避孕藥。

“你怎麼會在這裡,跟蹤我?”

望著神色陰沉的俊容,楚明玥從傅衍衡的眼裡,看不出一點久彆重逢的喜悅。

"我怎麼有膽子這麼做,是問了你的司機,說每天都會在這裡等你!我想碰碰運氣,看來我今天運氣不太好,看到了最不願意看到的。"

傅衍衡發現楚明玥的視線緊鎖在他手裡的藥盒上,笑了笑說:“我的司機因為你的連累,他馬上就要丟了工作。”

楚明玥努力維持著鎮靜,不想在傅衍衡眼裡歇斯底裡,狼狽不堪。

壓抑著心裡的妒火說:“有女朋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