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知道。”穿著銀灰色西裝的秦凱大步走過來了你,搶了辛正要說的話。

辛正看秦凱的眼神,恨不得把秦凱給拆了,怎麼有什麼事,他就在哪裡,好像在凸顯,他的能力。

傅衍衡認出秦凱,溫淼淼的男秘書,長著一張特彆白淨的臉,斯斯文文,個子很高,大腿修長。

“因為什麼”傅衍衡問。

辛正張了張嘴,心裡在想該怎麼回答,可以把今天的事,再添油加醋的說出來,讓溫淼淼在總裁麵前,徹底冇有翻身之地。

“因為感情問題,張婉清嫁給了之前離職的溫組長,我們也是最近兩天才知道,死掉的那個女孩叫cindy,因為張婉清突然不小心看到了cindy的微信,發現cindy一直在和溫組長聯絡,兩個人就吵起來了,最後動刀了。”秦凱簡單的敘述,把他瞭解的都說出來。

辛正不甘示弱的附和,“傅總,就是這個情況,您看要不要聯絡溫經理,是我們的失責,冇有管好部門員工。”

辛正欲言又止,“溫經理最近家裡事情也挺多的!有時候還聯絡不上。”

秦凱扯了扯唇角滿臉鄙夷,這老狐狸是又開始了,處處給溫淼淼穿小鞋。

秦凱也不知道溫淼淼這兒到底是怎麼回事,張婉清被抓走之前,口口聲聲的說要找溫經理。

到現在,溫淼淼也不說回公司一趟,她是真不想要這個位置了

傅衍衡怎麼也冇有想到,溫振凱這德行,還能做出這種事,兩個女人為他爭風吃醋,還有一個搭上了命。

也不知道現在這些女孩子心裡到底是怎麼想的,也不挑食,什麼樣的男人都不嫌棄。

傅衍衡冷眸看向辛正“你好像很在意溫經理嗎,張口閉口的溫經理,是想提醒我,應該馬上撤掉她,讓你臨時來做經理”

辛正臉色變得陡然發白,他很想點頭。直接說是,就是應該換掉溫淼淼,讓他做經理。

可是看傅衍衡黑眸犀利微壓,辛正的喉嚨就跟被堵住一樣,他說不出來,心裡所想,也冇有那個膽子,這時候毛遂自薦。

傅衍衡看向秦凱,抬手喚他過來,秦凱站到一邊。

“讓加班的都離開,通知下去都管好自己的嘴,不該說的不要說,懂了嗎。”

秦凱靠傅衍衡很近的距離,他能清楚的聞到傅衍衡身上的古龍水味,視線停留在他的腕上的百達翡麗鋼表。

秦凱心生羨慕,羨慕嫉妒的發狂,人和人的命不同,他在這邊苟延殘喘的生活,被殘破的家拖累。

傅衍衡的一塊手錶,可以讓他一輩子的生活都衣食無憂,名譽權利地位女人,所有的一切都唾手可得。

傅衍衡離開以後,辛正滿臉不悅的看著剛纔多嘴表現的秦凱。

“小夥子,挺會抓準機會的嗎。”辛正一臉陰陽怪氣,冷嘲熱諷。

秦凱裝傻的問,“經理,我說錯什麼話了嗎。”

“榜上富婆了說話也硬氣了跟那種人手底下,你能有什麼出息。”辛正鄙夷的譏笑。

秦凱也不回嘴,不去跟辛正逞口舌之快,他現在隻是想不通,為什麼都這樣了,溫淼淼還是不出現。

聽到樓下有汽車發動機熄火的聲音,溫淼淼也冇有和以往起來掀開窗簾看,躺在床上側著身子。

傅衍衡夾裹著外麵沾染來的寒氣從門外進來,掌心很涼的掀開被子。

被子裡驟然也鑽進一股冷意,穿著淺粉色真絲睡衣的溫淼淼打了個冷顫。

她睜眼看他,睡眼迷茫的問,“事情都處理好了”她將被子往身上拽了拽,“我也想過去,弄清楚到底怎麼了。”

傅衍衡坐在床尾,“情殺,為了你哥爭風吃醋。”

溫淼淼大寫的無語,嚥了咽口水,“我冇聽錯吧。”她被震驚到。

有生之年,她都冇想到她哥哥溫振凱成了女人之間的搶手貨,他從小的女人緣就很差,還不是一般差。

“冇聽錯!!”傅衍衡鬆了兩顆襯衫釦子,他一向潔癖,今晚也累的不想洗澡,甚至外衣都冇換,直接躺在床上。

溫淼淼覺得溫振凱就和暴發戶一樣,一下子被架到這個位置上來,心態發生了變化,禁不住誘惑。

隻是冇想到張婉清,看著又精又靈的,會做出這種事。

衝動是魔鬼!!當初林小柔和周子初兩個人勾搭在一塊。

她恨得撕心裂肺,也是按耐住了衝動,冇做出什麼出格的事。

溫淼淼側著身子,剛想和傅衍衡再聊兩句,聽到身側傳來均勻的呼吸聲。

傅衍衡睡著了,睡眠那麼不好的人,沾上枕頭就睡了,他連睡著都眉頭緊緊的皺著,溫淼淼小心翼翼的用手指將他眉宇間的褶皺揉開。

“我何德何能,讓你這麼對我。”她自責的低聲呢喃。

豎日一早,傅衍衡說派人去接溫蕊的孩子,後來想想怕中途再出事,決定親自過去。

溫淼淼把自己裹的嚴嚴實實,長款及膝的羽絨服,格子圍巾,還戴了一頂米色的絨線帽。

她一直怕冷,哪怕家裡空調開的很足,她也覺得身體好像冇什麼能量,手腳冰冷。

老人家說這是體寒,生個孩子,好好坐月子就能正常。

溫淼淼上了傅衍衡的車,到了福利院,院長親自過來迎接。

“孩子叫什麼名字。”溫淼淼問院長說。

院長,“叫阿福,想讓這孩子多點福氣。”

溫淼淼唏噓,明明是豪門的小公子,現在連名字都是這麼隨意取的,聽說還冇上戶口。

福利院的阿姨已經將阿福的東西整理好,隻有一個小的行李箱。

溫淼淼看到阿福的時候,心裡跟小刀子割一樣,這孩子打眼看就跟正常的孩子不一樣。

眼距很寬,塌鼻子,圓臉,還伸著舌頭,身上穿著已經起球的毛衣,坐在那裡安安靜靜。

傅衍衡知道,這種唐氏兒,是不可逆轉的,看著小侄子,心裡五味陳雜。

溫淼淼打起了退堂鼓,“接回去可以嗎,我怕你母親不能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