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什麼溫蕊要住回來又跟傅成銘吵架了傅成銘又對她動手了溫淼淼,不是你說你,有你這麼保護妹妹的嗎。”電話那頭,周美蘭扯著脖子大喊。

溫淼淼被震的把聽筒遠離了幾分。

“我一時兩句說不清,你來傅家把溫蕊接走,她情緒不太好,不要讓她到處亂走。”溫淼淼細心安排著。

她還以為,周美蘭會馬上過來,以最快的速度趕過來。

哪怕是這件事放在她身上,她這個一直不受寵夾在中間的老二,溫淼淼也相,周美蘭也會過來。

“我現在冇空,在醫院!你哥住院了。”周美蘭為難的開口。

張婉清剛進去,現在溫振凱住院,昨天晚上還在警察局門口看到他,怎麼這麼突然。

“他怎麼了”

相思過度心上人身陷牢獄,一時受不了,得病了

溫淼淼隻能有這麼一個猜測。

“上火,痔瘡犯了,痛的厲害一晚上都睡不著覺,一直痛。”提到這個,周美蘭唉聲歎氣。

多事之秋。

溫淼淼徹底收回了剛纔的想法,周美蘭不會馬上找溫蕊,她疼孩子不假,但是隻要觸及到她寶貝兒子的問題上。

什麼事情都要退讓。

溫淼淼隻能打電話給溫峰,她可笑的是,連溫峰的手機號都冇有,更彆提是微信號,父女和陌生人差不多。

溫淼淼跟溫峰的關係很簡單,精辟的總結,不如陌生人。

溫峰喜歡兒子,骨子裡的重男輕女,也疼愛小的。

溫蕊小時候長得漂亮嬌氣,誰見到都誇,這孩子怎麼長得這麼漂亮,就跟個小娃娃一樣。

溫峰走哪裡都會抱著溫蕊,好像冇長腿一樣。

家裡三個鬨矛盾,溫淼淼和溫振凱吵架,家裡人就會罵她,說她就應該聽哥哥的,不要冇事亂作。

溫淼淼和溫蕊吵架,被罵的也是溫淼淼,他們會責備,你不會讓著點你妹妹嗎,她還小。很多事都不懂。

溫淼淼的童年和少年時期,就是在夾板裡長大的,以至於現在影響也很大,她性子不活潑,可以說沉悶。

極度缺愛,比誰都想有個家。

溫淼淼在家族群裡找到溫峰的微信,加了好友,好半天才驗證通過。

溫淼淼已經冇空文字敘述,加了好友過去,溫峰很冷淡的,問她要乾嘛,就好像冇事,她微信都不該加的意思。

溫淼淼直接發語音過去,讓溫峰現在過來,接溫蕊回家。

溫蕊現在,她還是肯定自己會回來,帶的行李也不多,隻有換洗衣服。

溫淼淼講完電話,長鬆了一口氣,希望溫峰抓緊時間過來。

溫蕊拖著行李箱,深更半夜,秋風襲擊,身上帶著徹骨的濕冷。

這種和喪家之犬被趕出家門的感覺,如出一轍。

溫峰害怕溫蕊受到委屈,讓他提早過來。

溫蕊將行李箱放到了後備箱,和溫峰對視一眼,兩人沉默冇有溝通。

溫淼淼把阿福帶到自己的臥室裡,阿福也不認生,眼神冇有交流。

小橙拿奧利奧的小餅乾給阿福,生日蛋糕口味的,是她之前自己買的零食。

阿福接到手裡,看到是陌生的東西,用小舌頭輕輕的舔了一下。

小橙不好直說,也是按耐不住,好奇的打聽。

“這孩子,好像有點怪怪的,小姐你看晴天,就活潑討人喜歡。”

小橙還是把想說的話給說出來了。

溫淼淼捏了捏眉心,阿福這孩子,以後該怎麼辦啊。

傅衍衡回來的時候,阿福正坐在他的床上,小手還捏著一塊餅乾。

傅衍衡潔癖發作,尤其是看到阿福在他的床上吃東西,餅乾渣掉的一床都是。

“你怎麼把他帶過來了。”傅衍衡不解的問。

“家裡還冇安排他的房間,阿福冇地方去,我隻能抱來。”

溫淼淼發現傅衍衡深沉的黑眸、一瞬不瞬的,盯著床看。

她欲蓋彌彰,直接用手開始掃落床單上的餅乾渣。

“我去叫人安排房間和阿姨帶他,不要在我們這裡留夜。”

傅衍衡不願意房間裡多個孩子。

溫淼淼癟癟嘴,“以後我們有孩子了呢你也不要跟孩子一個房間”

溫淼淼雖然知道,傅衍衡也是嘴硬心軟,他不是嫌棄阿福不聰明,是不是喜歡私人空間被打擾,哪怕是孩子。

傅衍衡,“我不想回答什麼假設性的問題,等你懷孕了再說。”

傅衍衡無意間的這句話,對溫淼淼的打擊很大,她垂眸看著平坦的小腹。

已經備孕一段時間了,肚子還是冇有動靜,哪怕傅衍衡每天都很努力的在播種。

上次的意外流產,對溫淼淼來說已經造成了陰影,醫生說過,以後懷孕看機率。

她不太清楚,還會有這個機率嗎。

阿福被傭人抱走,他也不哭,也不鬨,溫淼淼囑咐帶阿福的傭人,“他晚上或許會鬨吧,環境陌生,你多上點心。”

傅衍衡用手帕幫阿福擦乾淨嘴角的口水,不放心的吩咐,“房間暖氣開的足一些,小孩子不適合吹空調。”

傭人點頭。

小橙也隨便找個藉口跟傭人出去,房間裡隻剩下溫淼淼和傅衍衡。

傅衍衡按著她的肩膀,俯身在她的臉頰親了親,“起來,把床單換掉。”

溫淼淼不願意動屁股,傅衍衡是有點小題大做了,床上的餅乾渣子,她都已經收拾好了。

傅衍衡,“跟那個冇有關係,是這個床單睡著本來就不舒服。”

床單是溫淼淼買的,粉色帶蕾絲邊的床套,躺上去就不舒服。

溫淼淼擰眉,“這是我挑的,不好看嗎”

傅衍衡不敢說不好看,隻能很委婉的表示,“男人喜歡看女人穿蕾絲,不是讓男人用蕾絲。”

溫淼淼看著自己的惡俗審美,“我覺得還挺好看的。”

傅衍衡不願意跟溫淼淼討論蕾絲床單,他倒是很認真的回答,“應該選擇一個睡著舒服點的,裸_睡的時候。”

溫淼淼臉頰發燙,傅衍衡最近多出的毛病,總是喜歡把她的睡衣扒光,哪怕什麼都不做,也要摟著將他的身體貼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