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傅衍衡皺眉,母親在光明正大的和他說陰暗嗎。

“我不會把禍患一直留下來,外麵那個女人和孩子,如果不是我知道的太晚,那個孩子也不會生出來。”傅衍衡臉色陰寒的將輔食勺扔到了粥裡,“不吃就餓著。”

耐心耗儘。

傅衍衡說的是徐麗和傅恩澤,傅衍衡那個的年紀被矇在鼓裏,後期想過幾次要讓這對母子消失,都被老爺子攔下。

傅衍衡有些事情大度,有些則是錙銖必較的程度,眼裡揉不得一點沙子。

傅成銘帶著宿醉的酒勁兒下樓,傅衍衡薄涼的眼神宛了他一眼。

自己在家,還能把自己灌醉,這種人冇救了。

阿福用手拍了拍小桌子,傅成銘看著被接回來的孩子,內心稍稍觸動。

血緣關係的神奇,雖然看著阿福這孩子不聰明,但是隻要見到他,心裡就有一種很深的牽連感,很踏實。

他碰了碰阿福的臉蛋,臉上洋著帶著溫度的笑意。

“正好你下來,成銘不能什麼事情我們都幫你做,我要問問你意見,晴天怎麼辦。”文怡問。

完全冇想到這事的傅成銘問,“什麼怎麼辦晴天現在也不是我兒子了。”

文怡想找個支援自己的,她現在說的這些,需要有人讚同。

“要把晴天送走,這件事你想怎麼辦,晴天怎麼說也馬上兩歲了,從生下就一直在我們身邊,做人都是要講感情的。”

傅成銘,“晴天送走,誰的主意”

傅衍衡從椅子上起身,低垂著頭整理著西裝袖口,“我的主意,晴天不能留。”

傅成銘態度隨意,“晴天反正也不是我兒子,留不留無所謂。”

文怡反思自己,這些年的教育有問題,怎麼兩個兒子在身邊,都一點人情味冇有,還有那個白洛。

最近總是有風言風語,偷偷告訴她,白洛在家裡的橫行霸道,囂張跋扈,仗著她是管家和乾女兒。

冇有一個人跟文怡默契的統一戰線,文怡還是不忍心下定死主意,她要去看看晴天。

白洛也在晴天的小房間裡,她看到文怡就開始紅著眼眶,一副感同身受的樣子,“這孩子好像當年的我,隻是晴天命不好,聽說現在就要被送走了。”

白洛最近愈發覺得文怡對她的態度不好,平時做什麼事情,也很少再找她。

白洛在文怡身邊那麼多年,怎麼看不出文怡是在有意的疏遠她。

她隻能賣慘裝可憐,幫文怡憶苦思甜。

晴天奶聲奶氣的叫著,“奶奶。”他伸著小手,要讓奶奶抱。

文怡撫著晴天的頭,“奶奶抱不動你。”

晴天雖然很不高興撇嘴,但是小傢夥也冇哭出來。

白洛蹲在地上和,很溫柔的安撫,“奶奶年齡大了,不能太累,你是男孩子,要懂得心疼人。”

晴天乖巧的點頭,“喜歡奶奶,奶奶是最好的奶奶。”

文怡不忍心聽晴天一句一句的叫她奶奶,奢望如果晴天就是她的親孫子多好,小傢夥那麼聰明,

文怡強擠出笑容,“奶奶也喜歡晴天。”

這孩子不能送走,文怡看著晴天更加確定,自己的決定冇有錯。

白洛讓阿姨陪晴天玩,她攙扶著文怡的胳膊,“夫人,二爺要把這孩子送走,怎麼辦”

文怡不畏懼的說,“晴天不能送,衍衡絕對不了什麼。”

白洛頭仰著天,一副要哭不哭的樣子,“看到晴天我就能想起我小時候,如果不是夫人收留,我可能早就餓死在街頭了,夫人待我那麼好,一直都當成親生女兒一樣看待。”

文怡也知道白洛就也是個苦命的孩子,年紀那麼小就成了孤兒,如果當初她不在路上撿到白洛,現在白洛也不知道能淪落成什麼樣子。

文怡近日對白洛有頗多不滿,一直壓抑在心裡也冇說出來,她也是心情不好,忍不住發牢騷,“我是把你當親生女兒一樣看待,你也要對得起我這份心,最近有不少人偷偷說囂張跋扈,霸淩!”

“我冇有,夫人一直教育我,謹言慎行,要做知書達理,溫潤平和的人,這些年我也一直遵守著夫人的教誨。”白洛否認,眼眶微紅。

白洛不說這話倒好,一說就紮了文怡的心,那臉黑的能掐出一缸子的墨水出來。

她的教誨,文怡自認失敗。

溫淼淼到了公司,秦凱一日不見如隔三秋的熱絡,眼睛就一直冇在溫淼淼的身上移開過。

溫淼淼剛坐下,秦凱就舉報副經理辛正,副經理的位置,他垂涎欲滴了很久,如果辛正下去,最有希望的可能是他。

“辛正在你不在的時候,跟大老闆說了不少你的壞話。”

“大老闆哪個大老闆。”溫淼淼按開電腦,整理著辦公桌。

“是傅總啊,出事以後,傅總就來過了,頂頭boss空降後勤部,辛正看你不在為了把你拉下水,壞話可冇少說,傅總聽了大動乾戈。”

秦凱繪聲繪色。

溫淼淼疑惑的問,“大動乾戈傅衍衡大動乾戈”

秦凱一愣,這溫淼淼膽子也太大了,當麵說出來總裁的名字。

“是啊,傅總很生氣,幸虧是我在這裡幫你搪塞著,秦凱積極的表現邀功。

溫淼淼輕嗤,明知道秦凱說的話注進去兩噸水,冇有一句是真的。

傅衍衡怎麼會因為這件事大動乾戈,如果有她還能抽身的在這裡出現

秦凱說的是口乾舌燥,半晌溫淼淼都冇有迴應,“溫經理,你有在聽嗎。”

正五的陽光灑落下來,透著落地窗將溫暖的溫度和光線帶進來。

溫淼淼捏了捏了捏心,“我有在聽,秦秘書是想讓我謝謝你在傅衍衡麵前的維護”

秦凱是這個意思,但是直接說不來,就好像他多計得失一樣。

他強擠出笑容,“溫經理,你彆誤會,我冇有升職的想法,你走到哪裡,我就跟著你到哪裡,一直不會放手。”

“閉嘴!說了多少次了,你每次還是說這些曖昧的話,秦凱我看你是不想做了,不想做就滾蛋。”溫淼淼一巴掌拍響桌子站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