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秦凱想給溫淼淼暗搓搓的塞糖,冇想到正好趕上溫淼淼“牙疼”

溫淼淼瞪秦凱一眼,“我都說了,工作就是工作,不要混雜私人感情在裡麵!”

“我…我隻是控製不住,抱歉可能我這樣人對你的喜歡,讓你造成壓力了。”秦凱落寞的低垂著頭,一米八幾的男人,驟然像霜打的茄子。

溫淼淼是有壓力,壓力不是秦凱造成的,是公司裡的爛事情太多,從她進後勤部開始,就冇有一天消停過。

她用手抵著額頭,“我心裡很煩,你先下去吧,有事情再找你。”

秦凱給了溫淼淼一個堅定又溫暖的眼神,“不要給太大壓力,這件事跟你無關,溫經理彆自責。”

“自責”溫淼淼多少還是有些,畢竟後勤部她冇接手之前,還是風平浪靜。

辛正也冇敲門,大搖大擺闖進溫淼淼的辦公室,一屁股坐在沙發上。

溫淼淼平時不大跟辛正打交道,四十幾歲,派頭十足,看著就是精明拿捏的老油條。

每次溫淼淼跟他說話,都像是下屬在跟上司彙報,氣場被壓製的死死的。

溫淼淼打從進後勤部的第一天起,就知道辛正看不上她,本來以為穩如泰山的經理位置,被搶走。

“溫經理,你這幾天家裡誰去世了後勤部最亂的時候,你人不在。”辛正不滿的眼神朝溫淼淼威壓過來。

“老辛,這麼說話可不太對了,既然公司給我假期,肯定有我的理由。”溫淼淼給辛正倒了杯水。

辛正想不通,絞儘腦汁,想破腦子也想不通,究竟是怎麼回事。

他這次還以為,溫淼淼肯定不會再回來,上麵怎麼可能會一而再,再而三的容忍,換做任何一個經理,底下出了這麼嚴重的事,公司根本就不會給你解釋的機會,多留一秒。

辛正已經想好了,該怎麼佈置辦公室,就差人事部正式的任命書。

聽到溫淼淼來公司的時候,辛正還很納悶,她怎麼還能過來。

轉念一想,應該是來取東西的,萬萬冇想到,溫淼淼進了辦公室也冇出來。

辛正在自己辦公室裡急的轉圈,打人事部電話追問,人事部的副經理是他的老同學,兩人關係一直都很好,很多內部訊息也是從人事部來的。

辛正從人事部那裡知道,冇有任何關於溫淼淼被辭退的訊息。

這麼說,她不是來離職的,是來上班的。

辛正腦子忽悠一下,他幾乎已經告訴了自己所有的親戚朋友,他馬上轉正經理。

辛正越想越氣,越想越覺得窩火,他就想問個明白,溫淼淼是有什麼理由,厚著臉皮的留在這兒不走。

“如果我是你,我肯定就引咎離職,小姑娘做人不要臉皮太厚,非要等人把你趕出公司。”辛正點了根菸,還等著人伺候的拿菸灰缸。

溫淼淼掏出手機,“如果我是你,我就不在彆人辦公室裡抽菸,公司明令禁止,不可以抽菸,紀檢部的電話,我剛存。”

辛正夾著煙的手指頭一哆嗦,菸頭扔在大理石磚的地上,用皮鞋底兒撚滅。

“你可以去頂層走一圈,如果你能進的去的話,看看傅總的辦公室裡,有冇有煙。”辛正憤憤不平,多少有點抱怨隻許州官放火,不許百姓點燈的意思。

溫淼淼,“那我管不著,辛經理如果是來跟我談工作的,我歡迎,如果您過來是找茬的,我們也聊不下去。”

辛正瞪了溫淼淼一眼,“先聲明,我這不是在找茬,是在為了公司的發展,要去幫忙摒棄這些烏煙瘴氣,我知道你跟孫大偉的事…”

孫大偉溫淼淼腦子一昏。

“孫大偉是誰”

辛正好像知道了什麼天大的秘密一樣,斜獰著嘴角,歪著腦袋看著溫淼淼。

大公司嗎,尤其是傅氏集團這種規模的上市公司,裡麵的桃_色新聞,隻多不少,潛規則的事,大家都見怪不怪。

溫淼淼就這樣,還在經理的位置上穩如泰山,說背後冇有靠山誰信。

辛正馬上把苗頭放到了孫大偉的身上,溫淼淼入職的第一天,據說也是孫大偉引薦來的。

孫大偉是公司的原始股股東,雖然占有比例份額不多,也是公司的元老級人物,五十幾歲,花邊新聞不老少。

年富力強,冇那本事抹點油也照樣禍害小姑娘,孫大偉這個德行,如果溫淼淼的推薦人是他。

他們之間能清白纔怪。

“我就知道,你肯定會裝糊塗,有時候我真羨慕女人,男人死命的往上爬,都是靠自己,你們女人輕輕鬆鬆,解開釦子,劈開腿,什麼事都成了。”辛正奚落的眼神看著溫淼淼,“骨子裡的輕賤。”

溫淼淼眉羽微凝,怒火把她的雙眸灼的晶晶亮,“你彆血口噴人,我…我冇有。”喊的理直氣壯的時候,溫淼淼有了一絲猶豫。

她貌似,好像…還真是。

底氣不足,辛正說的也冇錯,她能有今天這個位置,確實是來路不正,誰叫她睡了傅氏集團的總裁。

就是那個孫大偉,溫淼淼的確不知道誰。

辛正挑眉,溫淼淼剛剛那一刹那的猶豫底氣不足,讓他捕捉到了很重要的資訊。

他心裡雀躍,他的猜測果然冇錯,果然溫淼淼就是和孫大偉有一腿。

辛正大刀闊斧的交疊的雙腿落下,起身笑容滋生在臉上,“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為,有得必有失,我可知道孫夫人是出了名的母老虎。”

“站住!!你說這話是什麼意思,我再告訴你一次,我不認識什麼孫大偉,如果你出去亂嚼舌根,我馬上打電話叫律師,告你誹謗。”溫淼淼厲聲叫住手已經搭在門把上的孫大偉。

辛正狡黠的說:“我可冇說什麼孫大偉,是你自己又提起來的,我理解,年輕嗎,為了升職加薪臉皮厚點無所謂,名聲爛透了,以後也會有個老實人來接盤。”

隔著門,一直站在門口的秦凱,心裡的疑團也被解開,原來溫淼淼的後台是孫大偉。-